自從拜讀過林斯諺的〈
純屬杜撰-中國推理疾馳中的腳印〉一文,我對此書在台的出版便充滿期待。

大陸的推理作品,我只讀過普璞的《不可能犯罪》。所以關於大陸在推理方面的發展,並不是很清楚。但既然有人掛保證,我當然不能錯過這部矚目的《純屬杜撰》。

台灣的必勝出版社並沒有直接以「純屬杜撰」為題而出版完整一部作品,而是將它拆成兩部分-「畫鬼」與「古墓謀殺案」。前者包含序與五篇短篇,後者則有三篇短篇與將近50頁的二篇後記(非作者本人所寫)。從後記可以看得出這群喜愛推理的大陸朋友,其熱情比我想像中還要強烈。

杜撰的文字非常流暢、易讀,故事敘述也很能吸引人,以我現在的「龜速」,居然可以在一天內將《畫鬼》讀完,可見一斑。與許多年輕的推理作家類似的是,從杜撰的文字裡可以感覺得出來他對於推理的那份「熱情」與「愛情」,但他採取的絕非二階堂黎人那種囉唆式寫法(笑),也絕不矯揉做作、故意硬生插入自己的看法。

杜撰在每篇短篇中,都會引用某些作者的某些作品,有時候還會提及某些理論、知識等(我姑且稱為「炫學」)。但我可以保證,這些作品或炫學在他的文章裡,只會增加親切感,以及對案件本身的理解性,絕不會令人感到作者在吹噓或充篇幅,更不會叫人霧煞煞,這點是我最感動的!因為這表示杜撰不僅深深了解這些作品與炫學,更懂得如何將它們應用於自己的作品,而不見斧鑿之痕。這可得具備相當的寫作能耐啊! 




我在閱讀本土與大陸的推理作時,通常會比閱讀日系或歐美的作品更懷有一股強烈的期盼。並非期望它們一定得具備多高水準的表現(能當然最好),而是期盼文中能夠讓我感受到濃濃的、屬於台灣與大陸獨有的文化味道。

中國有五千多年的歷史文化,能書寫的東西太多太多了,若不能加以利用,豈不可惜?因此在翻開杜撰的作品前,我便抱持著徜若能看到中國文化與推理的結合,那就夠了。正如後記提到的「偵探小說的中國化」,當時看到這八個字,我激動不已,因為這道出了我最初的心情。

而杜撰的表現,竟超越我所預想!

這八篇短篇,雖非每一篇都能與中國事物做結合,但一旦提及,除了可以看出杜撰本人的淵博外,更叫人不得不佩服他駕馭文字與歸納演繹的能力。我特別要提的便是我視為壓軸的世出之作-〈文字遊戲〉。坦白講,這篇作品的詭計簡單到不行。但我之所以愛不釋手,就在於杜撰將周幽王烽火戲諸候,與約瑟芬鐵伊的《時間的女兒》做了一個巧妙的連結。我前面說過,杜撰擅於將這些學問知識化用在自己的作品中,卻不會令人感到做作艱澀。〈文字遊戲〉中引用了史記、左傳等書來說明歷史的真相,未必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傳說故事,時間生出的孩子,可不是個個都是「真相」,與《時間的女兒》所昭示的主旨,不謀而合。(順道一提,我和羅培高警官一樣,也超愛《東周列國志》XD)史記、左傳的文字或許有人會覺得難懂,可是藉由偵探杜撰之口,將故事梳理十分明確,因此讀來並不艱難。

能將中西雙方結合得如此美妙,無怪乎我會感動啊!不過,若單從詭計來看,〈文字遊戲〉恐怕無法與前幾篇相媲美。沒辦法,凡事豈能盡善盡美呢?(攤手)

至於其它幾篇,杜撰挑戰的均是與不可能犯罪相關的範疇,諸如密室殺人、人體自燃、無頭屍體再度長出頭顱、封鎖的古墓出現現代死者等,這種華麗的詭計,近似島田莊司的風格,但明快活潑的文風,卻又使得作品整體顯得獨樹一幟(可能與短篇書寫有關)。事實上,在我看多了推理作品的情形下,杜撰的詭計並不難推敲,然而因為他的文字與故事安排具有吸引人的魅力,因此儘管謎底我大致上都猜得到,還是覺得精采。除了〈文字遊戲〉之外,我最喜歡應該是包含〈陰錯陽差〉之後的幾篇作品。


除了文章本身,我想也要特別來談一下杜撰的人物塑造。不同的人物性格,會造就不同的文風。杜撰的作品主要以偵探杜撰為主角,由警官羅培高擔任華生角色。而這位杜撰先生,是目前坊間推理小說中,難得出現的安樂椅神探。後記裡有人將他的特色整理成表,我覺得挺有趣的。在杜撰身上,可以看出許多著名的偵探原型:不修邊幅似金田一耕助、演說癖似御手洗潔……,但這些都不是我最感興趣的。對我而言,杜撰特別之處,在於他超「宅」,能不出門就不出門,房間亂到不行,而且非常怕雞,到鄉下去還要帶根手杖,出門的儀容恐怕比金田一先生還糟。難怪後記有人會質疑,這會不會是史上最猥瑣的偵探?(笑)但是事實上,這樣的杜撰很討喜。一般而言,短篇作品並不利於人物的塑造,但是作者卻藉由一篇又一篇短篇作品,將杜撰的形象逐漸具體化。然後,我便不知不覺喜歡上這個現實生活中,我應該不會喜歡上的男人XD。

另外,羅培高警官這個角色也頗為生動。長相不出色的他,一遇到難題,總會大剌剌地求助於杜撰。兩人之間並不存在相互較勁的心結,杜撰也很少會因為羅培高解不開謎題而出言諷刺,這樣的相處方式平和地讓我覺得舒服極了。比起某些偵探總是三不五時出言打擊一下助手的殘酷,杜撰的可愛之處又增添一筆了。與其說兩人是依賴-被依賴的關係,不如說兩人是相識已久的好友,即使相互吐嘈也不損其情誼。羅培高還會趁自己的老婆出差之時,跑到杜撰家蹭飯吃(雖然吃的是隔夜的隔夜的蛋炒飯XD),無聊時也會拎著酒瓶與下酒菜跑到杜撰家,所以可以想見兩人平時的相處情形。


看了一下後記,杜撰的作品除了本名系列外,尚有其它系列,希望往後還有機會拜讀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