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擊》裡飾演伍六一的刑佳棟,這次可是魚躍龍門了,在《我的團長我的團》飾演師長虞嘯卿,比起炮灰團的灰頭土臉、滿身狼狽,虞嘯卿顯然是屬於精英一族,而且是精英中的精英。從海報(上圖)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男人的眼神既冷冽又堅定,有股不懼一切的傲慢感。不過我對他抱持的情感很複雜,因為他可能是導致迷龍死亡的重要關鍵,但是他偏偏是由曾經把伍六一烙進我心坎裡的刑佳棟所飾演,這種微妙的矛盾,不知道會不會成為我日後看戲的障礙(汗)。

雖然不確定我將來對虞嘯卿的觀感,但我對伍六一,絕對是死心蹋地的敬佩與喜歡。我以前曾經這麼形容過他:入喉不烈,後勁卻強得咋舌的美酒。

因為士兵的故事前段,焦點整個集中在史今與許三多身上,因此伍六一的形象尚未凸顯。直到史今復員,伍六一才蹦地一聲跳到觀眾面前,讓大家怎麼也無法忘懷。

伍六一不像史今,他的堅毅從裡到外,一目瞭然,卻也格外令人心疼。高城評史今時,伍六一曾巴著高城也評評他,高城把父親對他的話送給伍六一。「寧折不彎」四個字,比起高城,似乎更適合伍六一,但它同時也暗示了伍六一日後的命運。

伍六一是個行動遠勝於言語的男人,他不會說什麼花俏話,更不懂得裝飾,可是絕對值得信賴。所以史今復員、高城調離七連後,兩人才會紛紛將心頭最放不下的許三多,託付給伍六一;所以三多的父親要求他退伍時,伍六一會明明上一刻說著關他什麼事,下一刻卻為三多奔走打點,被記過也不以為意。他不擅言辭到一個地步,連安慰人都只能用打架的方式呈現。

當伍六一以他獨特的方式,為許三多撐起一片天時,我曾以為那會是永遠。哪知,就像編劇非得寫「走」史今才能讓許三多成長一樣,他把伍六一也列入了三多成長史中必然的「犧牲者」。

這個最像鋼七連的士兵,是中段劇情裡,我所有情感的投注。「不拋棄,不放棄」六個字在他身上,沒有任何灰色地帶。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我幾乎會以為這世間沒有難事。直到老A選拔賽,他拉開信號彈──

那瞬間,我才真正明瞭,「不拋棄,不放棄」背後的沉重與崇高。伍六一用他的拋棄與放棄,成全了許三多的不拋棄、不放棄,也等同貫徹了自己的信念。那一聲聲「放棄了……跑不動了……」像針扎心般,究竟痛的是呆立在一旁的三多還是觀眾,已經分不清楚了。

最殘忍的是,這並非終點。

這個高城第一次放下尊嚴求了個遍,就為讓他留在軍中的男人,依然保持七連的驕傲,拒絕了司務長的肥缺。

有時候我真想在這裡待一輩子,可是作為一個兵,不對,是作為一個瘸子,不敢太偷懶了。真的!否則,以後瘸的就不光是腿了。

我一直在想,當時背對著伍六一的高城,究竟有多傷心?他最愛的兵,即使殘廢了,也未曾捨棄七連的精神,他理應自豪自傲的。只是這種種最後都化成了擁抱與眼淚。每每想起高城抱著伍六一,口裡喃喃著「六一啊,你怎麼那麼傻」的情景,心頭一股股酸楚與疼痛便無法避免地全湧了上來。

伍六一等於是用他的軍旅生涯,甚至往後的人生來體現七連曾教給他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