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是世界拋棄了我;從今以後,是我拋棄了世界。』──鄭泰成

《魔王》,我有生以來第一部從頭至尾完整看完的韓劇,也是第一部我恨不得豎起十根大姆指(如果我有的話)推薦的韓劇。

聽說《魔王》在韓國收視率並不亮眼,或許這種沉重悲傷的主題不適合大部分的韓國人。但是它在日本播出時,評價不錯,所以才有了夏季日劇翻拍的消息。誠然,這種調調,是日本人會喜歡的。

《魔王》共二十集,每集約一個小時。起初我不太能適應這種長度,然而堅持看下去後,卻愈發喜愛,甚至到了完全沉迷的地步。我知道有些人不能忍受它的步調,我不常看韓劇,不清楚韓劇的節奏該是如何,但前幾集的《魔王》步調確實有些緩慢。可是那只是一開始,看到後來絕對會令人大呼過癮,甚至淚流滿面。 


整個故事以兩位男主角-姜傲秀、吳承賀為中心展開,從十二年前的校園誤殺事件,到十二年後多起殺人事件。十二年前牽扯其中的人員(包括女主角徐海茵),都無法倖免地再度被迫面對十二年後的種種黑暗。

姜傲秀是有名議員的小兒子,在學期間橫行霸道,與自己相好的三個朋友,以欺負同儕為樂,尤其是懦弱的金英哲。而貧窮卻非常有正義感的鄭泰熏為了幫助金英哲,在一次意外中竟被姜傲秀刺殺致死。有錢有勢的姜傲秀的父親,為掩蓋事實,將事件扭曲成正當防衛,鄭泰熏不但枉死,他母親更因為不能接受判決,最後遭遇交通意外而死亡。鄭家只剩一個人,泰熏的弟弟-鄭泰成……

十二年後,曾是殺人犯的姜傲秀(下圖左)搖身一變,成為奮力追捕犯人的警察。但正如傲秀自己所說:

『人可以忘記過去,但過去卻不會忘記人。』

如今過去緊握利刃,向他索討而來。他不斷地收到意味不明的塔羅牌與照片信件,他身邊的朋友、親人也一個一個面臨抉擇與死亡…… 




如果是一般的推理小說,《魔王》這種早早掀了底牌(兇手)的作品或許會被人視為無趣。然而正因為早掀了底牌,故事才開始精采。檯面上就那麼兩位男主角,觀眾們都很清楚幕後策畫一切的人是誰,但是為何策畫、如何策畫卻叫人匪夷所思。當死者一個個倒下,吳承賀(上圖右)卻完全不用手染鮮血,這實在令我不得不驚服。或許因為吳承賀太過熟悉人性的黑暗面,因此操縱起人心駕輕就熟。人們平時再怎麼和善,當自身利益遭受破壞時,也能瞬間從天使變成惡魔。就像第十六集的案件,這案件的設計是劇中最巧妙的,同時也是對姜傲秀打擊最大的,看到死者的臉孔因為毒物而扭曲變形,我的心臟幾乎要從嘴巴裡跳出來。

借刀殺人的極致,就在吳承賀的腦裡。


《魔王》約可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吳承賀的身份尚未被視破之前。這個階段著重於案件的發展,姜傲秀與同伴一路追查兇手留下來的線索,加上徐海茵的特殊能力(可以感應殘留在物品上的影像),故事往往因此推向高潮。塔羅牌的暗示、地獄之門的象徵……,一切的一切都使得故事愈加撲朔迷離。

然而當吳承賀的過去漸漸浮上檯面後,故事進入了另一個階段,全力將兩位男主角的過去與現在的黑暗面呈現出來。

其實這類關於復仇的作品並不鮮見,上回我才讀得牙癢癢的《彷徨之刃》(東野圭吾)便是其中之一。不過大部分的作品,會集中描述被害者的遭遇,但《魔王》卻選擇了兩者兼之的角度。它不僅闡明了被害者的痛苦與強烈的恨意,同時也把加害者的無奈、掙扎描寫得淋漓盡致。所以看這齣戲時,我常常被兩位主角拉扯得矛盾不已。

姜傲秀是混帳,因為他害死了鄭泰熏,一個原本貧窮卻幸福的家庭,卻在他的一刀之間全然崩毀。可是當十七歲的他哭著向負責的刑警和學校的老師懺悔時,我卻心痛到不行。

吳承賀是受害者,我同情他到一個完全無法責備他的地步。他借刀殺人,他害了無辜的人被判刑,但我和海茵、車事務長一樣,沒有辦法說什麼冠冕堂皇的話,因為我們都清楚,他經歷過的痛苦、背負的黑暗,是我們一般人無法想像的。

我曾經這樣形容過,若把兩人放在天秤的兩端,天秤可能會崩潰,畢竟他們都太令人心疼了。事實上,姜傲秀和吳承賀都將自己深深地鎖在陰暗不見天日的隧道裡。從鄭泰熏死亡的那一刻起,這兩人已經注定再也無法從黑暗裡掙脫出來。車事務長(十二年前負責誤殺事件的警官)曾這麼說:

那時姜傲秀才十七歲,要他拿出勇氣也太小了。
讓鄭泰成經歷那種痛苦,年紀也太小了。
結果兩人都還被封閉在十六、七歲裡……

十七歲的傲秀,除了哭著乞求泰熏原諒他,乞求活下去,他什麼也不敢做。
十六歲的承賀(泰成),除了滿懷恨意,對世界絕望,決心拋棄這個不要他和母親哥哥的世界,他什麼也做不了。

非常諷刺啊,兩人明明憎恨對方到極致,卻居然如此地相像。非但內心的悲慟,連最終兩人失去的一切都類似到令我感到悲哀。


故事走到了後面,悲傷簡直如浪潮,一波波向我襲來,最後竟成了海嘯,襲捲了我所有能承載的情緒。可以這麼說,《魔王》的後勁強烈到無法忽視,之後幾集我幾乎沒有一集不哭。為承賀的掙扎而哭,為傲秀的背負而哭,為海茵的無力與心疼而哭……

我曾經希望海茵不要成為承賀的救贖,我想看著承賀復仇下去,十二年前他的遭遇太慘了,不報復的話,他根本無法活下去。可是到後來,承賀到海茵吃飯,吃到他熟悉的食物(他哥哥最喜歡的米粉),突然衝到外面嘔吐落淚那一幕,我突然覺得一切對他太殘忍了。如果海茵能夠救贖他,能成為他的幸福,就這麼做吧! 



然而,還是太遲了,幸福的瞬間不到一天。結果,承賀和傲秀還是避不開地獄的召喚……


「復仇」是《魔王》的開始,為了報十二年前的仇,鄭泰成化身為吳承賀,極盡所能地奪走姜傲秀的一切,同時也讓許多無辜者牽扯其中。如果說這是正義的表現,未免粗糙得叫人大嘆不公。其實吳承賀自己心裡也清楚,當復仇的刀刃刺向姜傲秀時,他自己也無法倖免。但最悲哀的是,他停止不了。明明他已經原諒傲秀的過錯了,腳步卻怎麼也緩不下來,當他獨處,問向鏡子裡的自己:『你要怎樣才肯停止?』時,我彷彿看見黑暗正活活將他吞噬,死也不肯鬆口。但我知道,承賀不願承認原諒傲秀,或許是因為害怕會對不起天上的媽媽與哥哥。

我記得之前讀《彷徨之刃》後,曾經很獨斷地闡述為什麼不能不復仇,為什麼一位父親在看見自己女兒被蹂躪的畫面,不能殺死導致他女兒死亡的人渣?但看到吳承賀壓抑的淚水後,我似乎有點明白了。一旦踏入復仇的領域,就再也沒有快樂幸福的機會了。當承賀拋棄世界的同時,等同把世界美好的一面扔到他再也碰觸不到的未來了。雖然,我明白若承賀不復仇,恐怕他連生存下去都困難。恨意會支撐一切,包括生存的意志。只不過在復仇的過程裡,承賀卻像是重蹈傲秀的覆轍。一場悲劇會引發更多場悲劇,他利用無辜者殺死他所恨的人,再為無辜者擔任辯護律師,使他們逃脫法律的制裁。那麼被他殺害的人的家屬,又將成為另一個吳承賀。於是,最後被家屬刺殺而死的承賀,應該無力憎恨與懊悔了吧!

我想起《世界奇妙物語》曾有個故事--〈復仇秀〉,在那個虛幻的世界,人們被允許復仇。主角中谷美紀為了報父親的仇,終於殺死了對方。然而當對方生命消失的同時,對方的家屬也取得了復仇的機會,是相當諷刺的一部作品。承賀和其它被害者的家屬,恐怕也捲進了這個悲哀的輪迴。


事實上,在《魔王》裡,所謂的善與惡、是與非,完全處於灰色地帶。誰是魔,誰是佛,根本無法定奪。兩位男主角,同時具備加害者與被害者的身份,彷彿鏡子的兩邊,真是相似得可恨!連姜傲秀自己都對吳承賀說:

『荒唐的是,見到你,就能看見我自己。已經沒有了退路,也沒路可以繞著走,在你身上看到了這樣的我。』 

因此,這劇沉重的指數隨著集數益發增高,眼見兩個繞不出黑暗隧道的悲哀者,憐憫對方又痛恨對方,即便原諒了,也不敢承認,請求原諒的,也說不出口。

於是,愈到後面,我只能愈憎恨他們的命運。承賀說:『神預定命運,但人可以改變命運』,事實上,我認為什麼也改變不了,即使改變了,也都在神的命定之下。否則結局不會是那樣!如果……如果十二年前金英哲沒帶刀來,如果泰熏沒替他出面,如果傲秀不把刀搶過來,如果泰熏沒倒在刀上,或許……或許傲秀和承賀,在未來的某一日,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可以分享彼此的快樂與悲傷,最起碼,不會是這種結局…… 



當我看到承賀望著星空,拿著傲秀送給海茵、海茵再送給他的笛子,默然地倒向一旁的傲秀肩上,我已經哭到不能自己了。若編導以此做為一個和解的象徵,那麼對於後到的海茵,或是螢幕前的觀眾,會不會殘忍過頭了?雖然,我承認,這一幕真的很美很美,美到我心頭梗著的滋味都分辨不出來,只覺得好痛好痛!可是,我更希望,兩人是呼吸著夜涼的空氣,並肩從黑暗的隧道裡走出來,一同凝望美麗的星空。而不是並肩失去呼吸,在星空下逐漸墮入陰間……

 



《魔王》的精采,不僅是因為它的主題與劇情安排,演員的演技、配樂、運鏡等,均是功臣之一。

配樂我不用多說,聽過的人就知道。令我驚訝的是,連裡頭的曲子,歌詞也寫得如此貼近角色的心境。那是一聽,就會讓人忍不住落淚的心酸。另外,我極愛這齣戲的運鏡,搭配配樂,往往都能在恰當的時機醞釀出最佳的氣氛,尤其是每一集的結尾,落點幾乎都在最具震撼的情節上,所以才有辦法令我急著追下一集。

至於演員的演技,兩位男主角的演技實在實在實在是太讚了。故事剛開始我還感覺不到,可是到了後面,兩人的情緒掌握與表情舉動的拿捏,愈發精湛。像傲秀哭倒在父親病床前或看著親哥哥被逮捕那幕,承賀在姊姊、海茵面前落淚的模樣等,都令我難以忘懷。但是若說到最喜歡的一幕,應該是傲秀跑去找吳承賀,求他不要再殺人,兩人的對話與神情:

我沒想過殺死泰熏,真的不是那樣的,我是個壞蛋沒錯,但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是意外還是故意,你沒有為表明真相做了任何努力。

我知道很難饒恕我,因為我太卑鄙了。不過我還是想活著,明知道自己是個壞蛋,我還是想重活一次。睜開眼還是閉上眼、每次呼吸都會想起泰熏,活著真像是地獄般痛苦。即便如此,我還是想活著,活著一直請求原諒,只要那樣活著,說不定泰熏總有一天會原諒我,說不定會的,我想相信會的。

傲秀的痛苦在那瞬間爆炸開來,雖然之前十七歲的他也曾說過類似的話,但薑還是老的辣,飾演傲秀的嚴泰雄詮釋起來更感人,更深入我心。

而朱智勳的吳承賀,從起初的冷靜自持,到後來的面具瓦解,他演繹起來,毫不矯揉,尤其是後來他情緒開始因某些人而有所波動之後,更能看出他先前冷然的演技是多麼精準。

這兩人對峙的場面都相當精采,果然精湛的演技激起的火花特別燦爛啊! 

 
 
 


見識了兩人的演技,我不禁對日劇版本的《魔王》亦喜亦憂,喜的是我喜歡的生田斗真有機會挑戰這麼一個複雜的角色(姜傲秀),憂的是兩位男主角究竟有沒有辦法承擔劇中角色如此艱難的情緒。當然,我更擔心劇本被改編得四不像。不過,也只能祈禱了……


PS.剛剛看完《魔王》,心情好沉重,幸好有NG篇,稍稍撫平那股悲傷。話說回來,兩位主角私底下很歡樂嘛XDD

PS2.本劇可搭配以下作品同時服用──
      
東野圭吾《彷徨之刃》
       土屋隆夫《華麗的喪服》
      
電影《刑法第三十九條》 
       世界奇妙物語〈復仇秀〉

PS3.關於《魔王》我的其它心得:
第1-3集 第4-9集
       關於《魔王》的相關資料:魔王主題誌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