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日本、韓國的戲劇走到了一個微妙的境地,大概是劇本遇到了瓶頸(但這不光是日韓的問題,我覺得根本全球化了...汗,好的劇本可遇不可求),只好向外尋求。除了自家的漫畫、小說、遊戲通通拿來改編外,連其它國家成功的作品也買來自己改。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別人的經驗與成功的作品拿來模仿我認為不是壞事,若能夠造就另一部更好的創作,未嘗不可。

然而,改得好就算了,改成四不像就令人想開扁了。

改得爛爆了的作品我不想談,只是想來談談最近知道的兩個消息。

第一是《魔王》的日劇化。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我得知蘭曉龍這位作家兼編劇,是以《士兵突擊》為起點。 

《士兵突擊》帶給我的感動就不用多說了,直到現今仍然不曾褪去。當初我看完電視劇,第一個念頭便是把原著買回家。我想知道電視劇中留白的部分,更想知道劇中角色的原型為何。

有趣的是,書是買回來了,但我卻會下意識特別專注於劇中曾出現過的劇情。對我而言,戲劇的威力顯然還是勝於原著,沒有辦法,凡事都有先來後到,這點我無法控制。

《士兵突擊》也可以說是我接觸對岸小說的開始,以往除了同人文和論文參考資料外,我幾乎沒有機會、也沒有興趣了解內地的作品。畢竟兩岸在這方面的交流不算多,儘管販賣簡體書籍的店家是一間接著一間開,但我會逛這類書店絕大部分是為了撰寫報告的參考書籍。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這幾天整理了一下我的相本,翻出了多年前去日本的點點滴滴。

截至目前為止,我出國只到過日本,護照上的五次出境紀錄,全都獻給了這個孤懸於北方的島國。

上至北海道,南到九州,一些重點大都市我都跑過。一次跟團,其它四次不是跟同學自助,就是一個人背著包包到處晃。

每個都市都有它的特別之處,但是最常叫我想起的,是日光。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一開始對PUZZLE有著很高的期望,當然也不可免俗地犯了「期望愈高,失望愈大」的毛病,誰叫它和圈套是同一個編劇呢? 

坦白講,圈套在我心目中是經典中的經典,從來沒有一部日劇可以叫我反覆再反覆地看了N的N次方遍以上,有一段時間圈套甚至是我的三餐飯菜,也就是我吃飯時一定要有圈套的陪伴。(目前可與之抗衡的大概也只有古佃任三郎了) 




在圈套的雞蛋終於孵出小雞後,我也清楚不能再期待它有第四部了(如果由小雞變成大雞,不曉得電視台願不願意再製作……汗),因此PUZZLE的出現是一線曙光。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不知道是天生還是後天環境使然,我覺得我渾身細胞裡,找不出一絲一毫關乎生活情趣的嚮往或積極。

當同學興致勃勃大談她如何布置新家,並帶領我參觀,我在嘖嘖稱奇之餘,卻從未想過該如何裝飾一下我那單調到極點的房間。

同事的位子永遠亮麗而有型,桌上是一缸缸會發亮的魚類動物,我看了著實羨慕(因為魚很漂亮),但也不會想要整理一下自己混亂中其實有序(騙人!)的桌面,或者設法增添一下新意--養個小動物或植物之類的。

我覺得我真的一點生活的情趣也沒有,骨子缺乏浪漫的細胞,雖說看書看戲可以哭得比別人厲害,可這只能說明我的淚腺發達,情感總是比別人早一步發作罷了。對於生活,我沒有太多的想法。

不過,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年紀大了(嘆),還是因為壓力需要發洩口,我現在開始會想弄些東西讓自己樂樂。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



我很喜歡聰子的個性,特別是她不畏懼他人目光的這種性格。

有人曾經這麼形容聰子:不是不在意別人怎麼看她,而是她眼裡根本沒有別人XD。這話倒不是說她目中無人,聰子一直篤定自己的步調沒錯,合乎自己想要的幸福,所以大概也不會考慮別人眼中的她是個怎樣的人。我還記得第一回她察覺原來大家都認定她不會有小孩時,她是一臉不解與疑惑。而本回一開始她大聲說她要去看表演,大家興致勃勃地問說要去約會嗎時,她毫不在意、興奮地回答說:不,一個人去。

所以聰子是那種比起別人覺得她幸不幸福,更在意自己是否真的幸福的女人,和奈央、瑞惠是完全相反的類型。

阿貞說得沒錯,別人看自己幸福與否,並非真的幸福,可好笑的是,大部分人會陷入一種矛盾的情結,儘管知道自己的感覺最重要,卻還是抗拒不了所謂的「面子」問題。因此,聰子的單純、直率,視他人目光為無物,更顯得難能可貴。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叫宇田川教生,是一名警察。家境還不錯,不會輕易地喜歡上別人。
在一位記憶力超群的未來推理小說家的幫助之下,
姑且算是、姑且算是免費幫我破了案子。
順便問一下,你不是犯人吧?!


上回是小櫻做出場介紹,這回輪到了宇田川。
顯然小櫻是個誠實的好小孩,她的出場介紹非常平穩且真實,但宇田川就不然了。應該這麼說,宇田川是個完全沒有自覺的男人(男孩?),這回裡,他重覆了兩次(包含出場介紹)他「不會輕易愛上別人」。但眾所皆知,這句跟放屁一樣毫無意義XD。另外,他居然認為他家境還算可以?我在想,你宇田川家族認了第二,全日本大概也只有神戶美和子她家敢認第一吧!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明顯的惡搞八墓村(村人追殺逃亡士兵要財寶)+獄門島(獄門神社),蒔田光治真的很喜歡橫溝正史呢!第一回也或多或少幽了犬神家一族一默吧!當然更別說《圈套》了,都直接拿六墓村來當招牌了……

第二回和第一回一樣,都有尋寶與殺人事件,也對,沒有前者美沙子是絕對不感興趣的,我懷疑這樣的模式會不會持續到最後。但是這一回的案件顯然粗糙許多、匆促許多。好像急急忙忙要把一個故事在四十五鐘內說完似的,莫名其妙就演完了。 



案件本身也不是多難解,看多推理作品大概都可以推敲得出來,不過坦白講,我會看PUZZLE,也不真的是為了案件多精緻啦!最主要還是人物之間時不時出現的笑點與互動。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紅藕香殘玉蕈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 宋‧李清照‧一翦梅〉 

我一直很喜歡李清照的作品,其實對於宋詞我懂得不多,就只是單純中意李清照詞裡不假掩飾的情感。

如今這〈一翦梅〉也頗為貼切地道出了我的感受。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大概是對上次結尾岡村的「交往」宣言怨念發作的緣故,星期六等待第三回出現時,我居然還作夢夢見聰子穿得美美的和岡村去約會。可是正如我的猜測,第二回末的「交往」果然是個錯誤。

原來岡村的「付き合い」指的是要聰子和他一起在公園撿垃圾,我還特地去翻字典(我對日文不熟啊~~),「付き合い」除了交往的意思外,也有「陪伴、奉陪」的意思。沒想到橋部敦子也會玩這招,嚇死我了嘛! 



這回幾乎所有的焦點都Focus在聰子和岡村的互動,兩人對於患者的想法背道而馳,以至於聰子總是得為岡村收拾殘局。不過也因為有這樣的機會,兩人似乎愈來愈了解彼此,當然,做為觀眾的我更希望他們能對彼此有心動的感覺。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習慣了日劇或大陸劇一集短短四十五分鐘就可以解決的步調,韓劇一集一個多小時是有點叫我卻步。年紀愈大,好像愈不習慣在螢幕前待太長的時間(笑)。

不過《魔王》我倒是愈看愈覺得時間過得太快。

一開始我還會嫌長,一個多小時耶,往往看到一半就得休息一下(不是不好看,而是我的腦容量太小Orz)。可是現在都不用了,還怨說怎麼這麼快就沒了。


圍繞在男主角姜傲秀周旁的殺人案件逐漸明顯起來,全部指向他十二年前犯的殺人罪。幾宗命案都擺明要他為當初的罪行付出代價,事實上,看到後面,我的心愈發矛盾。姜傲秀從一個堂堂殺人犯,搖身一變成為一名刑警。儘管他對被害者抱持著無限的罪惡感,卻不能抹去被害者的家屬因他而家破人亡的事實。看到劇情回顧十二年前的過去,我完全可以了解兇手把他逼到絕境的心情,甚至把他千刀萬剮都不足以消心頭之恨。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第二回的收視升高了耶,升了將近兩個百分點,果然宇田川的耍憨和小櫻的吐嘈可以吸引人。(笑)

這次的案件和第一回一樣,兇手依然是宇田川喜歡上的女生,看來如果沒有意外,往後每個星期,宇田川的陷入戀愛與失戀的速度都會成正比(汗)。


案件本身的好壞不是這部作品的重點,宇田川和小櫻的對手戲才是最精采的。而且隨著默契的增加,這兩人的互動也愈來愈純熟。我最喜歡每次宇田川耍白痴,然後小櫻低聲吐嘈的戲碼。最好笑的一幕就是兩人在堤防上吃墨魚乾時,宇田川兩隻手拿著墨魚乾,剛好手機響起,他居然向小櫻撒嬌:
糟糕了,沒法接電話了!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媽呀!第二回實在好看到爆,好看到我完全沒有注意時間已經到了!

儘管覺得自己已經夠幸福的聰子,為了不過適育年齡,還是積極地透過婚姻介紹所尋找人生的另一半。可是無論怎麼尋尋覓覓,她仍然沒有辦法和眼前這些男人想像和他們未來。此時奈央帶來了一位她理想中的男性──肩膀夠寬、四十歲出頭,雖然離過婚,但沒有孩子,可以說是現在的聰子夢寐以求的另一半。 



在阿貞店裡四人的互動,可以看出瑞惠和奈央都很為聰子開心,尤其是瑞惠,簡直像是嫁女兒一樣的積極與興奮,我想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瑞惠在家裡並不高興,於是情緒轉移到了這件事上。瑞惠遭遇的問題,應該是蠻多家庭主婦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吧!我一個同學前幾天才跟我說,她母親生活沒有寄託與目標,居然把收集7-11的公仔當成唯一的樂趣,衛生紙、醬油等民生用品通通在7-11解決(因為77元集1點,10點才能換一個Hello Kitty)。7-11的東西之貴是眾所皆知的,可她母親毫不在意,畢竟生活太無聊了。(汗) 

雖然我對未婚的聰子共鳴度比較高,但我也很想知道瑞惠將要怎麼去正視她未來的人生,在家庭與自己想要的生活中求得平衡。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會看這部真的是意外啊~~~但我感謝這個意外。

早在看到演員,這部就自動剔除在我春季觀看名單之外,原因很簡單,我討厭石原里美。至於為啥討厭,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看不順眼吧!總覺得她的角色就是那樣,不得我緣,連歡樂的《水男孩2》,有她的存在反而讓我不是很歡樂。

可是看到Puzzle的心得,大多提到它和圈套的風格十分類似,這下子我不能坐視不管了!圈套是我的心頭肉,我盼呀盼的總是盼不到第四部,如果有和它相像的作品,是誰演的都無所謂了。

此時我才知道原來編劇是蒔田光治,看樣子我不追是不行了。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希臘神話裡是這麼寫著的,被宙斯創造出來報復人類的潘朵拉,擁有強烈的好奇心,宙斯送給她一個盒子,吩咐她不可打開。但愈是阻止,潘朵拉愈是克制不了,當盒子被開啟的瞬間,疾病、災難、嫉妒、貪婪、罪惡等一擁而出,人世間再無平靜之時……

井上由美子巧妙地借用潘朵拉的故事,暗示劃時代的新藥開發將帶來難以預測的後果,這是非常生動的譬喻,尤其當故事在一個個擁有精湛演技的演員間展開之時。

鈴木醫生(三上博史 飾)花費十八年的心血研製完全消滅癌細胞的藥物,被周遭視為怪胎。鈴木一舉成名與拯救世人的渴望並未因旁人的冷眼而消失,沒想到這個機會真的來臨,鈴木果真藉由老鼠實驗製造出此等藥物。然而沒有人願意支持他進行人體實驗,直到他遇見罹患小兒癌的愛美。另一方面,的場刑警(柳葉敏郎 飾)因追查殺人案而與愛美有了交集,但一時之差讓愛美逃脫,的場循線來到了鈴木就職的醫院……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神探狄仁杰確實很精采,可是進入第二部的我卻倍感壓力。 

因為有第一部的經驗,害我現在看戲都疑神疑鬼。 

只要狄公身邊一出現人,我就開始擔心對方是不是壞人,是不是來陷害或殺害他的,每個人的模樣都不像是好人。唯一能信任的,只剩下元芳和狄春。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以深夜劇來講(金11算深夜劇吧!),8.3%的收視率應該不算太差吧!

光看劇名就知道這是一部推理劇,走的路線和Mop Girl有點像,都是輕鬆幽默的風格,雖然在日劇版討論不多,評價也普通,不過我個人倒還蠻喜歡這類作品。 


主角森田櫻是個毫無才華而夢想成為推理作家的一個女孩,除了記憶力了得之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長處(不過櫻的記憶力超恐怖~)。所以正職的工作沒著落,四處打工度日。父母雙亡,與妹妹小楓相依為命。根據第一集的暗示,櫻父母的死亡似乎藏有玄機。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尋尋覓覓,我終於找到《相棒》這部日劇了。

《相棒》連續做了六季,收視率一直維持得不錯,內容甚至可以媲美《古佃任三郎》,這叫我怎麼能不設法找來看呢?

「相棒」意指「夥伴」,「Pre-Season」敘述的是兩位主角如何成為搭檔的故事,原名為「相棒~警視廳只有二人的特命組」,一共有三回,播出時反應似乎不錯,所以才繼續製作,一直到今年的第六季。

「Pre-Season」第一回從龜山薰(寺脇康文 飾)被通緝犯脅持為人質開始,因為龜田的急功近利,導致逮捕嫌犯出了問題。在警方與通緝犯正僵持不下的情況下,與龜田素未謀面的杉下右京(水谷豐 飾)卻以一通電話輕而易舉解決了大家的窘況。但同時龜山也因為失職被調離搜查一課,進入了「特命組」。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幾乎可以說在看到演員名單與編劇大名的一瞬間,這部戲我已經追定了。

橋部敦子的人生三部曲,騙走了我大把大把的眼淚,她那種充滿感性、毫不矯揉的樸實,擅於將自己的想法傳達給觀眾,卻從不強加與說教的風格,一直是我所鍾愛的。類似的風格,在《Around 40》一樣可以看得見。

探討接近三十歲女人的日劇不少,不過以四十歲女人為主角的,對我而言,《Around 40》可是第一部。雖然我距四十歲還有一段距離,可是聰子、奈央或瑞惠所遭遇的種種我卻能感同身受。

因為不管怎樣,我也年紀一把了嘛!XD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相較於前兩案,第三案〈滴血雄鷹〉確實有些底氣不足,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編劇太沉迷於營造鬼怪弄人的氛圍。

利用神鬼製造出詭譎與恐懼,這點橫溝正史老爺爺已經用到我不想再看了。這本也不是壞事,適度的點出鬼怪作祟,有助於劇情的張力,然而太過就疲乏了。在我看來,〈滴血雄鷹〉便拿捏得不好,以至看到中途我有點想將那些口吐怪力亂神的人們亂揍一頓。(汗)

〈滴血雄鷹〉主要分成兩條線進行,一是宮中鬧鬼,武則天連日夢見被她殺死的章懷太子和王皇后、蕭淑妃,甚至她賜給章懷太子的翠玉雕蟾莫名其妙出現在她的榻邊。二是四道十州的慘絕人寰殺人案,數十人被殺,頭顱與左臂皆被砍下,死狀甚慘。

既然看過前兩案,我當然知道這兩條看似平行線的劇情,必定有所交集,只是如何交集,又為何交集,是個重點。

從宮中鬧鬼一事其實不難猜出兇手使用的手法,既然凡事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那麼武則天看得到鬼而身邊的人看不到,事件便極有可能是她一旁的侍婢所操弄的了。但侍婢不會膽大妄為到隻手遮天,因此自然是有權勢之人有心為之,本來我以為是武三思,結果卻是太平公主。說起來武則天也真個可悲的人,登上了巔峰,得到的卻是眾叛親離。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