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的手毬歌》給我的感覺,與《惡魔前來吹笛》十分相似。在這兩部作品裡,詭計本身扮演的角色並不是那麼吃重,重點在於「動機」──兇手殺人的目的與理由何在?

抱著休閒心態的金田一耕助,來到了友人介紹的鬼首村。但就像「名偵探=瘟神」的魔咒使然,金田一又遇上了連續殺人案,被殺的死者,一個接著一個都被安置成了奇妙的姿態,且每個死者,背後都與某首手毬歌有著密切的關係......


橫溝正史的作品總是充滿著詭異妖譎的氛圍,《惡魔的手毬歌》也不例外。不過我讀到序言的手毬歌時,腦海裡浮起的卻是《圈套II》的搞笑畫面。看過《圈套II》的朋友應該忘不了那個既惡搞《八墓村》又惡搞手毬歌的「六墓村案件」吧!

幸運的是,這種笑意在真正進入案件後,漸漸煙消雲散了。昭和三十年的鬼首村,平靜不再,案件一樁接著一樁而來,死亡的盡是美艷絕倫的女子,這不免令人聯想到《獄門島》的三姊妹、《犬神家一族》的珠世或《女王蜂》的琴繪(當然,後兩者沒有死亡),寫美女(尤其是背負家族命運的美女)是橫溝正史的強項,雖然看久了會有點麻痹,不過久久讀一次感覺卻不錯。

儘管如此,大概橫溝正史的作品我讀多了,他意圖為何我也能慢慢推測出來。除了美女與詭譎的氣氛,橫溝正史最擅長的便是大家族的紛爭與人倫悲劇的描寫,《惡魔的手毬歌》也沒能逃脫這個範疇。但是,比起《惡魔前來吹笛》,它的力道顯然還是輕了些。








以下將提及《惡魔的手毬歌》與《惡魔前來吹笛》的情節,請慎入。














我永遠忘不了吹笛裡,那極其悲哀與淒慘的事實擺在我眼前時,所帶來的震撼。而手毬歌缺乏這種震撼,畢竟兇手的動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自己情欲與憤怒,與吹笛中被自己身世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兇手相比,實有天地之別。

雖如此,最後作者藉由千惠子對歌名雄道出的那段話,卻使我忍不住還是給手毬歌一個不錯的評價:

哥哥,請讓我稱你一聲哥哥吧!哥哥,你也是知道的,我從有記憶開始,就一直因為自己是騙子兼殺人犯的女兒而感到非常羞恥,不只一次想自殺,可是,我還是活了過來,我一路咬著牙忍受世間給我的傷害。哥哥,身為一名弱女子的我都能夠忍受過來了,身為一名堂堂正正男子漢的哥哥一定也辦得到的。請你一定要堅強起來,請你一定要勇敢地活下去。

讀到這段話,我眼眶都有股濕潤的衝動。和吹笛一樣,手毬歌中最悲哀的是那些被留下來的人們,他們即將忍受的痛楚與難堪恐怕非我們所能想像。但由佳麗這位受過最重的傷的年輕女孩,彷彿一道曙光,拯救了留下來最悲慘的歌名雄。我想,這正是作者的慈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