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末路天堂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末路天堂》的角色眾多,卻不會予人混亂之感,因為每個角色的性格都頗鮮明。即使面臨生死存亡之際,每個人展現出來的應變方式也各有不同。



先談談最神祕也是最關鍵的人物-戴志成。

一開始我不喜歡他,他太沉默了,無法看得透徹的人我會怕。

然而當大夥三番兩次陷入危境,他都想方設法地拯救,甚至連那個最滑頭的刀龍,他照救不誤時,我想我對這個人已經萌生了好感。雖然有人說他的形象正面得有點誇張,像是英雄式的塑造,可他既然是國際刑警,這樣的塑造並不為過。況且,我覺得他也不是真如此正面。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群在國內得不到幸福的人們,渴望走進被他們視為天堂的國外,開啟屬於他們燦爛未來的一扇門。然而,偷渡的代價,卻是引來眾多關於生存與人性的考驗。在逃亡與被追殺的痛楚下,所謂的「幸福」已明明白白地顯現出來......

《末路天堂》講的就是這麼一個故事。

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這群偷渡客一開始確實也只抱持著單純到國外享福的心態。可是,當接他們的船出了意外,他們不得不流竄叢林,尋求出路後,事情開始變質了。

如果純粹因為意外不得不拖慢偷渡的速度,或許這群人還能一路平平安安地出國。但最慘的是,裡頭偏偏牽涉到「財寶」。鳥為食亡,人為財死,是亙古不變的道理。有了錢財的涉入,他們之間的關係質變得更厲害了。

人性的猜疑、陷害、自私、惡意全因為價值連城的兩塊寶物以及各自的利益考量,在這群偷渡客們之間不斷湧現。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媽呀,這兩集快笑死我了!

自從刀龍、房可欣和胡安之去了土著部落,每每到他們三人的戲,我就會笑得不可開交,語言的差異、風俗習慣的不同,真的會叫人鬧出諸多笑話。

就拿胡安之來說吧,進入土著部落,意外幫土著頭頭的母親醫好腳病,他成了部落裡人人尊敬的神醫。但長此以往,也不是辦法,他只好求助刀龍,可是他選錯了時間,用錯了方法。

土著部落的男人們一般是睡在樹屋上,不過因為胡安之被奉為神醫,所以可以免俗,在地面上有個小房間。胡安之偏偏選在夜晚找刀龍談事情,談事就算了,他居然動用了樹幹上的小樹枝,敲響了樹幹。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人心果然是最難揣測的事物,上一秒鐘可以是白的,但下一秒鐘突然翻黑了,也不會令人意外,尤其是身處於不見天日、不知何時才能逃脫的絕境。

這是我對截至目前為止的《末路天堂》最大的感受。


這群人好不容易逃離國際A級通緝犯-泰哥的寨子,原本可以歡欣鼓舞地朝他們偷渡的地點前進,但意外與人性再度令他們四分五裂。

而分裂的小團體裡,人性的變化又趕上他們欲前往「天堂」的速度。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末路天堂》這部作品真是倒吃甘蔗,愈看我是愈喜歡。

起初在鋪陳故事時,我還覺得有點無趣。因為整個情況都在「謎」霧中,究竟叢林裡的怪物是什麼?這群偷渡客為什麼被追殺?這些老撾兵扮演的是什麼角色?泰哥想要的寶物是什麼?

總之,一連串的謎看得我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加上大夥散的散,被抓的被抓,故事像在貓捉老鼠,老鼠奮力逃脫的循環裡不斷重演。

然而,就在四散各地的偷渡客再度聚集在一起後,整個故事進入到一個非常有趣的階段。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對演員而言,將一個角色詮釋得深入人心,無疑是成功的。正如張國強將高城(士兵突擊)演得活靈活現,我即便閉上眼睛都可以在腦海描繪他的一字一句、一舉一動。

然而,若演員太過糾結於以往的角色裡,無法走出來,對於他的演藝生命,絕對是種傷害。值得慶幸的是,張國強並沒有如此,從《末路天堂》的刀龍可以看得出來。

前一篇文章我曾提過高城與刀龍的特質,截然不同。初看《末路天堂》,我印象最深的有三幕。第一幕是刀龍和偷渡客們搭乘巴士,要前往偷渡地點,卻因為其中一個偷渡客(高守銀)沒有趕上車,打電話威脅刀龍,若不回頭載他,要把他的事給抖出來。刀龍先是好聲言勸,溫和極了,可一回頭,載上了高守銀,卻在車上猛踹狠踢的,虐待狂似的發洩他的怒氣。

刀龍的特質之一-粗暴、虛偽,就在這腳來腳去下呈現出來了。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一直覺得《末路天堂》的片頭片尾做得很讚,片頭短短幾分鐘,就將叢林的神祕、可怖與牽扯其中人們的恐懼、不幸發揮得淋漓盡致,音樂也相當具震撼感,和畫面配合起來,感覺超搭!



但後來我根本只敢開著音箱,不敢瞟一眼螢幕,一方面是不想知道劇情,另一方面則是不想看到令我心悸的畫面。 

末路天堂片頭曲試聽: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比較有機會接觸大陸劇後,我發現一個現象,可能這是每個國家在發展戲劇時必經路程之一吧。在外來劇的入侵下,要殺出一條血路,除了利用自身優勢製作其它國家做不出的作品外,便是藉由模仿做出屬於自己風格的東西。

模仿,是創新的動力之一,就像小時候學書法得臨帖一樣,沒有人會完全否定臨帖的功效。

而《末路天堂》就是模仿下,注入自我風格的作品。也因為這個模仿,讓我對它產生興趣。


《末路天堂》講述的是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中國人,各自心懷鬼胎,參加了天堂鳥旅行團。然而這個旅行團卻非一般,而是以偷渡(美國)為主要目的、收取高額費用的組織。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