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道尾秀介&麻耶雄嵩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多年前,喬治克隆尼與布萊德彼特曾主演過一部至今我仍非常喜愛的電影《瞞天過海》(
Ocean’s eleven),劇中主角們將騙術玩得淋漓盡致,結局令我瞠目結舌。而道尾秀即將在台出版的《烏鴉的拇指》也帶給我類似的感受。

本書的五個角色宛如《瞞天過海》的烏合之眾,表面看起來彆腳又愚蠢,事實上個個卻不容小覷。不是詐欺師,就是扒手,不然也是雙手靈活的魔術師。然而他們並非打從心眼裡樂意從事這種欺騙人的工作,大家都是被生活所迫,被吃人不吐骨頭的高利貸業者逼得家破人亡。最後只好捨棄清白的人生,走進黑暗的世界。

道尾秀介這次總算沒有炫耀他熱愛的「那套詭計」,儘管本書仍以「欺騙」為基底,但故事顯得親切、自然許多,沒有多餘的斧鑿之痕,讀來十分流暢與愉快。我非常喜歡書中角色的對話,尤其是主角武藤與阿鐵,猶如老夫老妻的互動,還被旁人誤以為是同性couple足足叫我噴飯不已。(最好笑的當屬貫太郎誤闖武藤與阿鐵的「親密對話」時的表現,我當時因為在辦公室,憋笑憋得好難受)

書名「烏鴉的拇指」含意甚深。日文中的「玄人」有「專家、高手」之意,而「玄」代表黑色,與烏鴉相同,書中阿鐵就將玄人聯想為烏鴉。至於「拇指」,則是從英文「by rule of thumb」而來,意指不透過理論,單純基於經驗來做的方法。換言之,烏鴉的拇指就是指有經驗的高手囉!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謂的「驚艷」,會隨著時間與閱歷逐漸變淡,這是我讀完《鬼的足音》最深的感慨。


道尾秀介的中譯本,目前除了《鼠男》外,我全都接觸過。但真正烙印在我腦海的,依然僅有《向日葵不開的夏天》與《影子》。

該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嗎?自此我對道尾秀介的作品多少有點瞧不上眼,無論是真備系列的《背之眼》、《骸之爪》,或非系列作的《獨眼猴》、《所羅門之犬》。

當然,比起上述四本,短篇集《鬼的足音》實在好多了,起碼還能給我些許的戰慄感,不過終究比不上《向》與《影子》二書。再者,因為我已經習慣江戶川亂步、乙一、朱川湊人等作家的風格,他們的短篇能給予我的驚訝,遠勝於道尾秀介,因此我對《鬼的足音》評價可能沒有其它讀者來得高。但並不代表本書沒有可看性,如果你喜歡《向》、《影子》二書,我相信《鬼的足音》仍舊可以帶來不少樂趣。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1.jpg

目前我拜讀的道尾作品中,名次排列如下:

影子>向日葵不開的夏天>背之眼>骸之爪

這大概可以簡略說明我對《骸之爪》的失望,《骸之爪》與《背之眼》同屬一系列,風格也相去不遠,但《背之眼》還是比較吸引我。

我想原因並不難尋著,一方面是我對佛教、佛像之類的東西毫無興趣,另一方面是本書使用了大量同音詞詭計,對於不諳日文的讀者實在難以體會其中的解謎樂趣。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jpg

對於出版社或相關者給予作家們的頭銜,我向來不屑一顧,總覺得裡頭商業化的味道太重,而且名不副實的例子也不少。

我最初接觸道尾秀介,是在《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接著又拜讀《背之眼》,他的確是位非常會說故事的作家,一旦翻開他的作品,幾乎很難停止閱讀。

不過所謂「新本格推理的新希望」這種頭銜,安在他頭上,我多少還有點遲疑。

直到這幾天讀完《影子》,我對於他的感覺終於匯聚成難以抑制的敬佩: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鴉.jpg 向日葵不開的夏天.jpg

大概有好一段時間了,我看完一本小說往往要花上好幾天。可是解決《鴉》與《向日葵不開的夏天》,加起來竟不到兩天。

可以說它們對我而言,太開胃了,我幾乎是一翻開,就沒有停歇過。當初我並沒有刻意挑選,只是到圖書館隨便一翻,反正感覺順眼即可。

想不到的是,我居然挑到了如此「類似」的作品。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