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孫子武丸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想台灣大部分的讀者,對我孫子武丸的認識,都是以《殺戮之病》為起點。書中關於兇手殘虐、變異的手法與心態,迄今仍令我心有餘悸。因此,在拜讀《彌勒之掌》前,我自然會視它與《殺戮之病》為同類。

而結果證明,我對了一半。

《殺戮之病》中赤裸裸的病態,在《彌勒之掌》裡確實看不到,但我認為《彌勒之掌》所描繪的角色們,其心理狀況不會比《殺戮之病》的兇手好到哪裡去。只不過《彌勒之掌》的病態是隱晦的,因此不會立即招致反感罷了。


本書從兩個角度切入,一是妻子失蹤的教師,二是妻子被殺的刑警,兩人各自為了另一半追查兇手,意外地交集於新興宗教--「拯救御手」。

一提到新興宗教,我腦子裡立刻浮現前陣子才讀過的《慟哭》(貫井德郎),雖然同樣是宗教,也同樣有非法存在的疑慮,不過兩位作者的處理方式不盡相同。新興宗教所造成的結果(沉迷、斂財等)固然沒啥兩樣,但在這兩部作品中,宗教扮演的角色及其意義卻大相逕庭。《彌勒之掌》的安排顯然較令人耳目一新,因為作者賦予了宗教團體一個難以想像、與之身份不相配的功能。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謂「罵聲連連」,並不是指《殺戮之病》不精采,而是針對書中兇手的行為。

從我翻開第一頁起始,大概已經咬牙罵出「死變態」不下二十次了吧!


令人痛恨至極的兇手我不是沒有讀過,
恐怖的《殺人鬼》、毫無人性的《模仿犯》,
但是《殺戮之病》帶來的卻是與上述兩者截然不同的感覺。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