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天堂》的角色眾多,卻不會予人混亂之感,因為每個角色的性格都頗鮮明。即使面臨生死存亡之際,每個人展現出來的應變方式也各有不同。



先談談最神祕也是最關鍵的人物-戴志成。

一開始我不喜歡他,他太沉默了,無法看得透徹的人我會怕。

然而當大夥三番兩次陷入危境,他都想方設法地拯救,甚至連那個最滑頭的刀龍,他照救不誤時,我想我對這個人已經萌生了好感。雖然有人說他的形象正面得有點誇張,像是英雄式的塑造,可他既然是國際刑警,這樣的塑造並不為過。況且,我覺得他也不是真如此正面。

我一直記得他對房可欣說過,活著,未必是好事,他已經把遺書寫好了,也記得他長年為失眠而苦。他外表與行為看起來是個領導者,但他的內心或許並沒有大家想像中如此堅強。這點,讓他更人性化了。

不曉得短短一個月的「叢林之旅」後,他再度回到熟悉的城市,還會不會失眠呢?

順便說一下,我很喜歡戴志成背著包包在叢林裡奔跑的模樣>///<,雖然大部分是為了活命而逃,不過超有活力的(笑)!




再來是我很喜歡的房可欣,一個為了寫出好的文章而假裝成偷渡客的記者,大概是為了避免掉一些麻煩吧,她同時也讓自己「懷了孕」。

房可欣的形象基本上和戴志成相同,他們可以說是整齣戲中最光明的兩個角色。不過房可欣的個性,使得她不會像戴志成那樣正面得硬梆梆。

她不會只顧自己,可以的話她會盡可能幫助別人,拿到連城寶物時,也不會淨想著要從中牟利,反而想的是為國家維護了一項重要的文物資產。另外,她和戴志成一樣,即便面對奸詐的刀龍或其它老撾,一樣是心懷善良。

當然,吸引我的並不只是她的個性,還包括她時不時的搞笑橋段。這部分在她被土著人捉去達到最高潮,她、胡安之和刀龍(加上土著人)的對手戲,每每我想起,都還是忍不住揚起嘴角。




胡安之,這個絕對不可或缺的角色,可以說沒了他,《末路天堂》便缺少了許多歡笑色彩。

一個明明是獸醫,卻總是自稱中醫的傢伙,明明房可欣是假懷孕,他卻怎麼也沒號出真相來。自以為對藥草甚為熟悉,但嚐個清涼敗火的草藥也能嚐出攤鼻血......

總之,他絕對是個不合格的中醫,雖然在叢林裡,他老是誤打誤撞地利用醫治動物的方法,救了一些人(汗)。

胡安之話很多,也很滿,有時候多到滿到我想揍他。連一向沉默寡言的戴志成,有幾次也差點被他氣死。他也曾出賣過大家,也曾經貪心寶物,不過他卻是個很難叫人討厭的人。因為儘管他有些小奸小惡,可本質很善良。光看他對待房可欣就知道了,房可欣在阿泰面前不小心說漏了他是獸醫的事實,他氣到炸,但仍舊一心一意顧著房可欣的假胎兒。連推刀龍進土著人的陷阱(事實上那次是刀龍自己不對),他也可以內咎到一直掛在嘴上。

不過胡安之在劇中最叫人印象深刻的,應該是他的搞笑。凡看過末路的人,很難忘記他的存在。這搞笑,首推他敲樹一事,我猜這是末路裡最經典的一段了吧!無論何時想起,都可以令人開懷大笑啊!




刀龍,套一句戴志成說的,一個特別敬業卻不專業的蛇頭(聽到這句話時我笑了,戴志成判斷人物一向很精準),本來可以順順利利地帶著貨偷渡出去,卻因為一個意外,讓自己也身陷叢林中。

刀龍是個非常順應自身欲望的男人,他的欲望很簡單--錢,只要有錢,一切都好談。不過也因此,他才會捲入這場寶物爭奪戰。(當他和房可欣假裝成夫妻時,我在想,如果寶物和美女同時放在他面前,他肯定就前者捨後者)

刀龍的壞很明顯,幾乎從戲的一開始,觀眾就可以很清楚地明白這個人不是個好東西。不知道是否正因如此,他偶爾表現出來的「善」,反而會令我驚喜不已。

坦白講,我覺得刀龍是個滿真誠的人,所謂「真誠」,是指他對想要的東西一向都不加以掩飾,很直接地表現出「他想要」的姿態(笑)。像他懷疑房可欣是假懷孕,身上可能帶著寶物,他想都不想就往人家肚子摸去,事後再補一句「我是男人,我有需要不行嗎」這種明擺著就是謊話的話。(汗)

像他發現戴志成和高守銀講悄悄話,懷疑兩人可能帶著寶物,戴志成找他一起探路時,他就非揣著高守銀跟著去。

刀龍的腦子很靈活,反應很快,例如他被土著人捉去準備處死時,貪生怕死的他立刻可以編出一大「攤」謊話。似乎無論面對什麼人,他都可以將黑的白的說成紅的綠的。最厲害的是,他藏匿寶物的方法,天啊,這只有他想得出來吧,他以為他是羊咩咩嗎?居然把寶物吞進肚子裡!確實這個方法沒幾個人使得出來,更沒幾個人查得出來!

刀龍的語言與行為也很好笑,土著部落就甭說了,前面我已經談過。他有時候會冒出幾句看似正兒八經卻會令我不由自主噴飯的話,像最後他和那批貨再度會合,他抱怨似地對戴志成說:接了你們這批貨,我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這個刀龍的誇飾法用的不錯,幸好當時我沒喝水,不然一定噴出來。

像他這樣的人,偷渡客裡也只有戴志成稍稍控制得住他。不過,也只是稍微,更多時候戴志成是被刀龍耍著的。刀龍雖然貪財怕死,我卻發現他不像其它人,求饒求得可怕。連和戴志成拳頭相向,被打倒了,他也是爬起來,大笑幾聲。被阿泰手下折磨到死,他也是索性昏厥。阿泰持刀硬砍了他右腳,他只是大叫。被土著人捉去處死,要房可欣相救,用的卻是威脅的語句......

這樣想想,我會喜歡刀龍,也算是正常吧!(笑)
對了,我想為刀龍向康師傅(導演)抗議一下,所有人裡頭,就他被虐待得最慘,又是掉陷阱,又是被土著人綁著,更慘的是,還被阿泰的手下打得遍體鱗傷,最後又被阿泰直接砍傷右腳。當蛇頭是不對,但也用不著這麼折磨人家嘛(淚奔~)




何爽,她是一個很能堅持「目標」的女人。當然,這與她在國內殺了人有關,在所有偷渡客裡,她是唯一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人,因為一旦回到國內,她注定只有監獄等著她。所以在戲裡最常聽見她說,她寧可死在叢林裡,也絕不要回頭。

何爽同時也是三個女人中,最心狠手辣的。可能源於個性,也可能迫於無奈。光看她愛人愛到殺死人,大概就可以明瞭。不過,和我對刀龍的觀感類似,我對何爽並不討厭。有時候雖然會怨她毒了點,但心裡也明白那是現實所逼。

所以看到後來,我倒漸漸欣賞起這個敢言敢恨的女人,她沒有房可欣的善良,沒有周麗霞的無害,不過她的自信、堅毅,反而令她的魅力毫不遜色於身為女主角的房可欣呢! 




周麗霞,說到這個女人,有時候我真想活活把她掐死,她的白目程度,和胡安之的話嘮有得比。

她之所以想偷渡出國,是為了她的兒子。她做了人家的小老婆,為對方生了一個兒子。可惜迫於無奈,她的兒子被對方接走,成了人家大老婆的兒子,既然不是親生的,自然是又打又罵。周麗霞護子心切,趁夜帶走了兒子。因此,偷渡是為了尋求一條對她和兒子更好的路。

事實上,周麗霞是這群偷渡客裡,對寶物最沒興趣的人,她唯一有興趣的是利用手機與她兒子聯絡上。所以許多場戲裡,都可以看到她歇斯底裡地拉著人要手機。這原本無可厚非,但因此害了人或拖慢行進速度時,就難免令人火大了。無怪乎何爽甚至想殺了她,在如此艱困的環境裡,若再待個幾個月下去,我真懷疑周麗霞的性命能否保全。到最後她已經有點陷入瘋狂狀態了,不然也不會導致房可欣跌落山崖。 




高守銀,乍看人畜無害,但他卻是個關鍵角色──初試啼聲的文物販子。 

一開始我對他的印象不錯,他兩次都捨身救了何爽,比起總是袖手旁觀的侯德寶,他有良心多了。然而當我得知他身上帶有寶物時,人心叵測成了最具體描述他的詞語。

不過,看到最後,其實我發他這個人本質還是相當純良的,否則戴志成的一番話,不會如此輕而易舉攻陷他的心防,否則他不用看到阿泰的手下時,想的是如何回頭警告戴志成他們。說穿了,他只是一時鬼迷心竅罷了。

然而,從整體來看,他卻是害得隊伍最慘的罪魁禍首。他是刀龍口中的那條尾巴,也是拖慢大家以至於趕不上船、不得不身陷叢林的兇手。 




董一勺,基本上他和周麗霞類似,都是無害且對寶物毫無興趣的人。但他比周麗霞更有用處,至少大家一路上的飲食,都是他張羅的。甚至當戴志成給他迷藥,他為救出大家,不惜拼著自己可能昏厥逃不出去的危險,也要試試看。

雖然後來他有抱怨,有責難,但也算是正常狀況下會有的反應,無可厚非。 




侯德寶,是這行人中最可悲的一個角色。從頭到尾他的形象幾乎都是負面的,人家刀龍還有幾場戲可以為他加分,但侯德寶根本沒有。(好啦,跟猴子講話那段還滿好笑的)

他在國內是個貪污犯,因為捲走大筆公款不得不與老婆假離婚,然後偷渡出國。和其它人相比,他的遭遇顯然比較不令人同情,因為他明明可以選擇不犯法,卻為了錢以身試法。這就算了,進入叢林後一路上他是見縫就鑽,有難就逃,所謂互助合作的道理到他是此路不通。像何爽差點被侵犯時,他選擇漠視,好,何爽和他不對盤,他不救,我可以理解。但最後他出賣高守銀那段,我是真的火了。人家高守銀沒有丟下他逃走,好歹他也該回報才是,不回報也用不著出賣啊!有人說他是為了救大家,我卻覺得他最想救的還是他自己。

雖如此,看到他被阿泰射殺至死,我還是覺得很可憐,他有錯,可錯不至死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