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天堂》這部作品真是倒吃甘蔗,愈看我是愈喜歡。

起初在鋪陳故事時,我還覺得有點無趣。因為整個情況都在「謎」霧中,究竟叢林裡的怪物是什麼?這群偷渡客為什麼被追殺?這些老撾兵扮演的是什麼角色?泰哥想要的寶物是什麼?

總之,一連串的謎看得我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加上大夥散的散,被抓的被抓,故事像在貓捉老鼠,老鼠奮力逃脫的循環裡不斷重演。

然而,就在四散各地的偷渡客再度聚集在一起後,整個故事進入到一個非常有趣的階段。

在這種人人自危的處境裡,鮮少人還能顧慮到別人。一開始,這群偷渡客尚且能互相關心,但隨著時間流逝,環境愈來愈困難後,幾乎是大難臨頭各自飛了。我印象最深劇的是何爽(見下圖)兩次差點被老撾兵非禮,都是高守銀救的她,可是第二次她居然放棄他逃跑了。無怪乎後來高守銀回來後,冷淡地將何爽掉落的髮簪還給她。



於是在一來一往的交鋒裡,何爽這個角色也愈發立體。更令我訝異的是,她竟然為了出關,不惜「弄走」房可欣(見下圖)。我以為她再怎麼壞,也不會走到傷害女人的地步。

想來,她也挺有與刀龍抗衡的本事啊,因為兩個人一樣壞!不過在這種自顧不暇的情形下,我也討厭不來何爽就是了。

人性在艱難中最容易顯現出來,我原以為《末路天堂》會採取最陰暗的角度來呈現人性。可是我低估了編導,戲裡的語言毫不晦暗,劇情也不至於陰沉到哪去,反而好多時候都叫我笑不可支。



例如房可欣和周麗霞被泰哥的手下捉住時,房可欣還一本正經的說:看樣子要逃出去,我得勾引他們了。問題是房可欣是個(假)孕婦,所以周麗霞一臉難以置信。房可欣居然說:你不知道孕婦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嗎?

我非常喜歡房可欣這個角色,她三番兩次被何爽視為毫無姿色的女人,卻又無法反駁XD。最好笑的是,刀龍為了確定房可欣是假懷孕,兩度襲擊她,驚得大夥以為刀龍想非禮她。何爽當時不解地說:「我們這裡有三個女人,就算他不敢動我,也應該去找周麗霞(見下圖)啊!你說他為什麼來找妳呢?」這話堵得房可欣不能言語啊!



我是不知道以男人的立場來看是如何啦,但以我是女的角度來評度,我會比較喜歡房可欣這種女人。有點呆傻,卻想幹出一番事業,結果弄巧成拙,但心腸不壞,會為人著想,也不至於頑固不靈。所以我曾想過,如果《我的團長我的團》要女角色,選擇房可欣(羅海瓊)我一定舉雙手贊成!何況她和張國強都在末路裡對過戲了,到了團團,一定更加熟稔,不是很好嗎?(好吧,我知道我在痴人說夢T0T......)



說到笑點,絕對不可以不提明明是獸醫卻假裝是中醫師的胡安之(見上圖)。我不曉得他是哪裡人,但他的口音搭上他說謊的本事,就是一整個好笑。有一幕我記得很清楚,他煞有介事地拿起幾片草,說什麼敗火清涼的,自個兒嚼了半天,鼻血就流下來了。我在想,泰哥哪天知道他是獸醫,不把他閹了才怪?想不到這天來得這麼快,當房可欣斬釘截鐵地說出胡安之的真實身份,泰哥那表情,我快笑死了,想他這幾天吃的藥,全是讓獸醫給整出來的,他不氣炸很難啊!XDD


這幾集的劇情還有一點我覺得滿妙的,就是戴志成和刀龍的關係轉變。其實往下看,我對戴志成的好感漸深。他和房可欣頗類似,都是肯顧慮到別人的人,但他更沉穩、更冷靜,很少看到他有什麼情緒起伏(除了揍向刀龍那一拳,那幾乎是他難得的情感表達),所以他的偷渡,基本上比擁有寶物的嫌疑犯更啟人疑竇(除非他就是嫌犯)。

起先他和刀龍只是「貨」與「蛇頭」的關係,接著從衝突到和解,我本來想說,最多兩人就是和平相處。但為了寶物,戴志成竟肯與刀龍合作,我頗意外(不過我不相信事情有這麼簡單)。更意外的是,我發覺戴志成很了解刀龍。當何爽「弄走」了房可欣,戴志成抓著何爽問她的下落,何爽死活不肯說,戴志成威脅著要打她時,何爽毫不在意,戴志成此時說了一句「會有人把握這機會的」,後來刀龍果然賞了她一巴掌,戴志成又說:「我警告過妳,不是每個男人都不打女人的」。

他似乎很能掌握刀龍的下一個動向啊!XD

所以兩人聯手合作後的對話,我聽了忍不住冒出粉紅色的小泡泡(汗)。

『你確定這條路線沒問題嗎?』(戴志成)

「只要你配合,就不會有問題。」(刀龍)

『下面你打算怎麼安排?總不至於帶著他們一塊去吧!』

「這事你不用管。」

『我覺得這個時候了,你沒必要再把我當貨了。』

「我不把你當貨,還把你當朋友嗎?」

『把時間都花在鬥嘴上有意思嗎?』

「這事我會處理的。」

『好啊!』



當時兩人的對話與表情都很微妙,我實在不是故意想歪的(淚奔~)。我大概也猜得到戴志成也許是為牽制刀龍,或另有目的,但看到這段我就是忍不住啊!這兩人的表情與聲情演得太好了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