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幾個星期,我過得不是很快樂。嚴格來講,用「快樂與否」來概括似乎也不是那麼恰當。

與其說不快樂,倒不如說我對所有的事都感到疲倦與無力,對未來也不抱任何希望。

哀莫大於心死,這個道理我比誰都清楚。

不知不覺間,我再度翻起了古龍的小說。

以前,我不懂古龍為何愛寫浪子。如今,我竟懂了他的心情。

每每學生問我的夢想是什麼,我總會想一下,再笑著回答他們:「環遊世界」。其實,我更想回答他們的是:「浪跡天涯」。

不過以我們這邊孩子的程度,我不敢苛求他們明白什麼浪跡天涯。

或者說,這四個字本來就充滿了他們無法理解的浪漫情懷與艱困的現實考驗。

很矛盾,卻令我十分嚮往。

說我是想逃避現狀,也對。但我心裡清楚不僅僅是如此。

工作、家庭和生活的難題固然使我心煩意亂,可是更令我無奈的是,我沒有辦法提起哪怕一點的力量,來積極面對一切。

難題我會解決,卻也只是解決而已。內心沒有任何波瀾,沒有任何朝向陽光前進的期待感。

所以,我才說:哀莫大於心死。

所以,我才想離開這塊土地,走上流浪的旅程。

不是那種訂好計畫飛出去的旅行,而是拋開一切,不知何時回故鄉的遊旅。

我曾對學生說,如果我死去,不要墓地,不要墓碑,請將我的屍骨火化,將骨灰灑到大海就可以了。我喜歡海與湖泊,每到一座城市,只要城市看得到大海或湖泊,我一定不想錯過。

我也對學生說,等我在台灣的責任了卻,再無牽掛,我想背上行囊,踏上旅程。若能走遍大江南北,覽盡風光,即使死在外頭也夠了。

我想起我第一部讀的古龍小說是《陸小鳳傳奇》,一個標誌性的浪子角色。不過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我從不認同他的浪蕩不羈,到完全的接納與感同身受,也不過是二年的時間。

流光容易把人拋,可惜我丟失的,又豈止是光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