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得出來,原著將偵探角色平均分擔於田口與白鳥身上的二分法,在日劇裡徹底被打破。

人家原著起碼還讓田口可以風光個近二分之一,可是日劇卻把這強而有力(笑)的丰采全送給了痞到不行的白鳥圭輔啊!而田口很可憐地淪為緩和與助手的角色。

或許正因為這樣的寫法,以至於田口的個性無法與原著相符,甚至脫軌得有點嚴重。不過幸好第一集出現的「感人」畫面,在第二集沒有擴大化,否則我絕對想把編劇拖出來罵一頓。

我要再度強調:這是推理作品改編而成,千萬不要搞成醫療溫情熱血劇!不然作者和讀者會哭死的!!!




第二集白鳥與田口正式介入調查,從他們先鎖定大友直美,兩人交替、不同的調查方法,我感覺得出來,編劇確實試圖將原著的正反概念運用其中。換句話說,田口看到的是表面,所以大友看似純白無瑕,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後搞鬼;但白鳥看見的是內在,原來大友不過是個踩著別人肩膀往上爬的普通女人罷了。這和原著的寫法不謀而合,只不過未來是否會套用在每個成員身上就不得而知了。我很享受原著裡,白鳥將每個人的假面具撕下來的快感,如果日劇也能帶給我同樣的感覺,那無疑是成功的。



正如原著刻畫的白鳥,仲村徹的詮釋,簡直超乎我想像地生動啊!
第二集根本是他的個人秀,一方面將田口玩弄於股掌之中XD,另一方面則將巴提斯塔團隊的面具一點一滴地剝落。果然是在厚生勞動省打滾過的沙場老將,田口這個嫩咖當然比不上。



不過也因為有田口的稚嫩與單純,才顯得出白鳥的幹練與蠻橫啊!我超愛這兩人的對話,以及每次白鳥把田口推入火坑的種種行徑,更慘的是,田口還為此莫名其妙挨了一拳。另外,白鳥在頂樓對大友若無其事地說著耍手段是家常便飯時,大友和田口的表情超好笑,田口還呆呆地問說:「你究竟是活在什麼世界?」





如此看起來,白鳥與田口根本不是偵探&助手的關係,反而比較像老爺&奴僕的角色嘛!(汗)再這樣下去,我擔心等到案件調查完,田口也不用在東城大混了,因為白鳥的惡形惡狀,大家搞不好都會算在田口頭上。(嘆)




除了仲村徹令我驚艷外,城田同學的表現也在我意料之外,因為我只看過他的新庄(ROOKIES)。之前我知道他演新庄,聲線有故意壓低,可是沒想到他原來的聲音這麼好聽啊!!而且與白鳥那番對話,氣勢毫不遜於他,在目前的團隊裡,能夠冷靜以對的人可不多呢!(畢竟白鳥的言行有時候實在很令人火大,雖然我很愛XDD)






目前劇情的走向和原著相距不遠,成人的案例都死亡,小孩的卻存活,在這種基礎下,編劇怎麼編出與原著截然不同的結局呢?其實我什麼都不期望,只要不熱血不溫情,給我推理就好啦!!


PS.鳴海那句「我會保護姐夫你的」,還有「我是桐生醫生的影子」,雖然讀過原著的我知道前因後果,不過......聽起來還是很微妙啊!話說回來,原著本來就很微妙啦,這兩人的關係(遠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