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是我遇見《仁醫》的開始。那年秋季,《仁醫》無疑是最大的贏家,但我卻不知為何一直沒有動力將第一部補完。


拖拖拉拉,到了今年連第二部《仁醫》都走入尾聲後,我才勉強開動第一部。沒想到這一看,便直衝到最後,眼睛泡在淚水裡的時間遠高於正常值。

穿越作品能如《仁醫》般溫柔、謙卑,我真沒遇過幾部。

南方仁(大澤隆夫 飾)因為女友友永未來(中谷美紀 飾)的手術失敗,自此將自己封閉起來,不接沒有把握的手術。這種近似自暴自棄的態度,卻在意外跌入一百五十年前的江戶時代,有了徹底的轉變。

看完第一集,我曾經問過學生:「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回到過去,你會以什麼態度面對過去的人們?」擁有科技文明的我們,答案總是帶著莫名的傲慢。但可笑的是,這些文明的創造者,並不全然是我們,而是過去的種種,呈現的未來。

仁醫生穿越到江戶時代後,他才明瞭自己是多麼不足與狹隘。沒有外在文明的支持,他不過是個庸醫。無論是恭太郎的開腦手術,或喜市媽媽的血管縫合,仁醫生的技術只不過是個憑藉,真正使性命得以維持下去的,竟是人們豐沛的生命力量與情感。

未來,你也許不敢相信,我現在正在江戶時代。在這個做手術被認為是殺人的世界,沒有好的工具、沒有藥,我在這裡盡情地做手術──很簡單的手術,雖然沒有失敗,但這樣的手術卻讓我一籌莫展。

原來一直以來,手術的成功並不是因為我醫術高超,而是別人給我的,藥物、技術、設備、知識,沒有了這些,我只是個庸醫,一個連減少疼痛縫針都不知道的庸醫。十四年的醫生生涯,我沒有意識到這些,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如此無力,還以為是謙虛,像我這樣的庸醫,還想要選擇有把握的手術來做,想想都覺得荒唐……

仁醫生對未來的這段口白,強烈地衝擊著我。這不僅僅是意識到自己的微不足道,更謙卑地呈現對過往人們創造出來的文明的尊重與感恩。

就像牛頓說過的:「如果我比其它人看得更遠,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所以本劇我感覺不到主角的放大絕,儘管仁醫生在一個又一個的挑戰中安然渡過,再困難的手術都能成功,可是我感受到的,永遠是他燦爛的笑靨與謙卑的姿態,以及對人們懷抱的那顆永不熄滅的仁心。



嚴格來講,《仁醫》算是一部勵志劇,製作人石丸彰彥與導演平川雄一朗曾經合作過《ROOKIES》,後者的熱血激情,移植到《仁醫》竟毫無違合感。正如二子玉川棒球隊經歷一道道難以跨越的關卡,最終達到夢想,仁醫生也面對臨同樣的情況,只是他的困境比他們現實殘酷的多,因為那往往是血淋淋的生離死別。但無論是《ROOKIES》的「考驗只會去找戰勝它的人」,或《仁醫》的「上天只會給予我們過得去的考驗」,揭櫫的都是同一個道理。


《仁醫》第一部著重於仁醫生自身的反省,與拯救友永未來的心願,期盼藉由自己的努力,可以推動日本醫學的進步,興許一百多年後,未來的腦瘤就可以得到完全的醫治。

雖如此,仁醫生在過程中仍產生過許多矛盾與掙扎,其中最大的應屬野風的贖身。也因為最終仁醫生沒有違背良心與醫德,透過治療野風的乳癌使她得以自由,仁醫生才能逐漸從友永未來的束縛中逐漸脫離吧!

中谷美紀飾演野風/友永未來與綾瀨遙的橘是第一部的女主角。在第一部前半段,我個人鍾愛小甚多,看似安靜賢惠的小,卻有著不輸給男人的氣魄,面對霍亂時的表現,或仁醫生猶豫不安時給予的安慰,都可以看出小的魅力。



相反的,野風一開始並不討我喜。我之所以第一部會停歇二年不看,有部分也是野風的緣故。但第一部後半,野風這個角色居然愈寫愈飽滿。到第二部,中谷美紀的演技像爆炸開似的,搶眼得令人無法忽視。

尤其她不顧自身安危,寧可不要麻醉也要剖腹生下女兒那段,我完全被她的演技懾服,整個頭皮發麻!


 


是多麼深刻的感情,才能讓一名女子做到如斯地步?野風對仁醫生的傾慕、對女兒的舐犢之情、對未來夢想的構築,使她跨越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看到這一段,我實在慶幸野風是由中谷美紀來詮釋啊!

此外,我要特別提出一點,平川這個導演真不是蓋的。他利用野風艱難生育一事,與龍馬提出的大政奉還交錯呈現,將生育暗喻為日本新政的產生。從原本陰暗無光的死亡到嬰兒宏亮的哭聲,不正象徵日本從死氣沉沉的內戰到明治維新的光明嗎?


穿越劇有趣之處除了接觸與現代迥異的生活外,我想與歷史人物的交集更是它吸引人的地方。坂龍馬暫且不論(我要放到最後談),第一部令我印象最深的便是仁醫生與緒方洪庵的互動。

整部《仁醫》,龍馬與緒方醫生是我最熟悉的歷史人物。前者是拜《龍馬傳》所賜,後者則是因為一些稗官野史。武田鐵矢飾演的緒方醫生不僅充滿醫師的熱忱,更有一顆反求諸己、虛以求教之心,我相信仁醫生也明白這樣的偉大角色不是自己能夠超越的。

緒方醫生最初對仁醫生雖有顧忌,但看到他治療霍亂後,必定從仁醫生身上看到與自己相似的目標與決心。自此他幾乎無條件地相信仁醫生,付出自己生命以至於死。我永遠忘不了緒方醫生得知自己感染肺癆,請仁醫生診斷時,兩人的對話。

緒方醫生,能告訴我一件事嗎?我該怎麼樣去面對一切?

去創造一個更好的未來!創造一個大家幸福平安的未來,為了國家,為了醫學之道。

 

這段兩人演技好到沒話說,從平靜到眼眶泛紅全是淚水,我怎麼可能不落淚?最後緒方醫生笑著問:「南方醫生,在未來,這個癆病可以治好嗎?」宛如臨別之言,卻帶給我無限的希望與光明。(這段與龍馬訣別之時有異曲同工之妙)


比起第一部,第二部的歷史人物更是絡繹不絕,叫人目不暇給。要不是我有點《龍馬傳》的基礎,可能還會霧裡看花。正因如此,第二部的沉重感深多了。仁醫生幾乎無法抗拒這股歷史的洪流,不想載浮載沉,卻又無法無視眼前的病患。

原本身為未來祖先的野風已重獲自由、沒有婚嫁,醫生應該可以從女友的病情解脫,懷著友永未來重生的希望,堅持緒方醫生的理想,為創造更美好的未來而努力。然而,巨大的歷史漩渦,卻將本該解脫的仁醫生,捲得更為痛苦、悲慘。

倘若第一部仁醫生是為了友永未來創造一個更好的醫療環境而拚命,那麼第二部他可說傾盡心力在避免坂龍馬被暗殺的史實。

內野聖陽的龍馬是本劇我最最最愛的一個歷史人物>////////<一個男人身上能同時匯聚單純、可愛、豪邁、瀟灑、熱情等性格,非常不容易,恰恰內野的龍馬正是如此,他與仁醫生的對手戲更是本劇我觀看的重點之一。

 

當然啦,因為編導和演員有愛的詮釋,龍馬與仁醫生到了後期儼然為《仁醫》檯面下的男女主角幾乎是不爭的事實。但即便不以有「腐」眼光來看待兩人的發展,還是可以感受到兩人之間深厚的情誼。

若說小與野風對仁醫生是無可取代的愛,那龍馬與仁醫生之間便是足以超越一切困難阻礙的信任與友誼(其實我很想說兩人也有XD)。

龍馬是仁醫生在江戶時代認識的第一位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我想終其一生,也會是仁醫生難以忘懷的一位知己吧!

但事實上兩人最初的相遇並不美好,一個是以為對方要自殺,另一個則認為對方是造成自己穿越時空的源頭。

真正的轉變是在江戶霍亂發生,眾人對仁醫生半信半疑,唯有龍馬背著已感染的友人,堅定地走向仁醫生之時──這段看得我既澎湃又激昂!隨著主題曲催淚的演奏,龍馬第一次喊出「南方大夫」,這一呼喊自此兩人的羈絆開始強烈的糾纏,無條件的信任與情感也逐漸滋生。

  

大概也是這個時候開始,龍馬幾乎將仁醫生視為自己人生的路標。在龍馬被刺殺的那晚,龍馬一邊喝著酒一邊對仁醫生娓娓道來:

第一次見到大夫的時候,我一無所知,只是做為一個攘夷派的志士左右奔走。雖然也懷疑過自己所做的是不是正確的,但也不知道別的應該做什麼,於是隨波逐流的去做了。但當我看到大夫一個在為治療霍亂操勞時,我也想到,一定要無所畏懼地去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長州之戰的時候也是這樣,我拚命地勸說自己,這是一場必要的戰爭,必須得這樣,強迫自己接受。被大夫罵過之後,我才又重新考慮了一番。

對我來說,大夫你就是照亮黑夜裡海上的路標。我只要照著你所在的方向,不斷地前進就好了。

這番告白話語,等於總結了龍馬對仁醫生最深的情意。

 


一直以來,龍馬沒有懷疑過仁醫生的所做所為。霍亂的時候如此,製造青黴素的時候也如此。他甚至為了製造費奔波不已,不惜借貸巨資也要為醫生完成藥品的製作。

龍馬相信仁醫生到一個地步,是將性命交付在他手上,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仁醫生曾經想提醒龍馬被殺的事,龍馬卻毫不遲疑的說:

但是大夫你在啊!就算我被殺,也能被救活吧!只要南方仁在,龍馬就不會死。



沒有深切的友誼與愛根本不可能造就如此的信任。仁醫生也是如此,所以才會堅定地回答:「我會救你的,用我這雙手。」並死守著這個承諾。

 

仁醫生被人冤枉向和宮夫人下毒時,龍馬在半路攔截路隊,向眾人淒厲地喊叫著,

那位大夫在霍亂的時候拯救了整個江戶,在文久二年的夏天。火災現場,不惜自身被捲入火中,拯救了千萬江戶人民,在文久三年的秋天,救了各位的親兄弟,救了這個國家的人,就是被你們關在籠子裡的這位大夫。

這個國家,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忘恩負義?



龍馬將仁醫生的一點一滴都烙在心上,同樣的,仁醫生到後來沒有一刻忘記龍馬即將被暗殺的史實。

仁醫生曾經多次對自己可能改變歷史而心生猶豫,甚至認為自己所做的事是一種罪孽。然而,唯獨面對龍馬被殺一事,他從來沒有任何遲疑。自己明明是蒲柳之姿(真的,仁醫生比野風、小更像柔弱女主角不是嗎?XD),卻三番兩次為龍馬隻身擋於刀劍之前。



如果說龍馬將仁醫生視為人生的路標、永生值得尊敬的友人,那麼在仁醫生心目中,龍馬的地位絕對不同凡響。

「仁友堂」是仁醫生結合他與龍馬的名字,將兩人夢想結合在一起的代表。雖然一個是醫學,一個是政治,但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國家人民的未來。

所以兩人能成為密不可分的好友,並不難想像。當然,仁醫生為了龍馬的生命不顧歷史修正力在他腦袋恣意妄為,也是可想而知。

整整兩部《仁醫》,我哭得最慘就在仁醫生拯救龍馬這一段。

仁醫不辭辛勞從江戶風塵僕僕趕到京都,若非佐分利阻止,他甚至連夜晚都要趕路。好不容易找到龍馬,聽完龍馬至誠的告白,滿心歡喜之餘,卻恐懼這是訣別之語。



仁醫生的念頭不幸成真,儘管他是腦科醫生,終究無法讓龍馬起死回生。從第十集開始,我的眼淚沒有一刻停下來。

仁醫生死死守在龍馬身旁,為他描述未來的種種景象,最後深情的告白時我已經連螢幕都看不清楚(眼眶全是淚):

還記得治療霍亂的時候嗎?在誰也不相信我的時候,是龍馬先生你一個人幫我把病人背了過來。就是你那樣的做法,才使大家改變了對我的看法。在製造青黴素的錢不夠時,是龍馬先生你挑著千金箱趕回來了不是嗎?什麼才是真正的行動力?教會我這些的是你啊,龍馬先生。

龍馬先生啊,是我的好友,是我的損友,是我的英雄。



關於龍馬的死,我怨念很深。既然最後仁醫生仍然改變了歷史、創造了奇蹟,連船中八策都可以變成船中九策,為何龍馬不能活下去?

這種宛如悲劇的結局是《仁醫》帶給我的一個結,但我也不能否認當龍馬迴光返照對仁醫生的那句問話是多麼深刻:

我創造出了一個大夫被生出來的國家嗎?像大夫那樣,善良的、正直到愚蠢的人笑著生活下去的國家?

以及仁醫生幾近崩潰的為龍馬做CPR的場景。

  

說穿了,兩人根本就是彼此的心靈支柱,從治療霍亂起便被命運緊緊地繫在一起。在聽到龍馬不再參與國事時,仁醫生浮現不是安心的念頭,而是種失落:

龍馬先生停止參與國事,是不是意味著我們之間的聯繫會就此結束了呢?

龍馬死去後,仁醫生表面雖平靜,內心其實深受打擊,連仁友堂他都想關閉。顯然,坂本龍馬的存在對仁醫生而言,絕非僅僅是名歷史人物,而是深入他骨髓的存在。


有趣的是,南方仁與坂本龍馬的互動常給人很「腐」的感覺。我曾以為這是森下佳子的劇本造成的結果,當然劇本本身是要負一些責任沒錯啦(抬頭看看上面有力的台詞),但更多是因為演員的詮釋。

森下說過,內野聖陽的龍馬早在他演繹開始,就已經脫離她的控制。內野的龍馬相當熱情洋溢,無論對誰(尤其是仁醫生)都是飛撲式的表達感情。然而,森下的劇本其實還算含蓄,除吉原拉手那段確實存在外,很多部分都是內野自個的即興表演。話說回來,導演與製作人沒有阻止還樂見的說(不愧是合作過ROOKIES的夥伴XD)。

 


像第一部龍馬想見花魁野風,但仁醫生不想待下去,劇本裡明明寫說龍馬抓住仁醫生的手不讓他離去,但實際演出來卻是龍馬撲倒仁醫生,還被野風撞見。這真是個微妙的尷尬點!

 

龍馬這麼做就算了,沒想到連大澤隆夫的南方仁也如此。第二部仁醫生在長崎見到朝思暮想的龍馬時,居然不顧旁邊還有個外國病患,笑容燦爛到差點瞎了我的眼。劇本上聽說只寫阿仁執起龍馬的手,結果竟然是仁醫生興奮得像小少女一樣緊握住龍馬的雙手,猛力一抱,抱得龍馬都措手不及。

 
 


哎呀,該怎麼說呢?南方仁與坂本龍馬會成為男女主角內野聖陽和大澤隆夫真的要負很大的責任。(←稱讚意味)

所以後來仁醫生每每想跟龍馬坦白暗殺一事,氛圍會搞得跟喜歡的人告白一樣實在不是沒有道理的啊!且龍馬望著仁醫生的眼神總是含意甚深(超有我等著你告白的感覺),而仁醫生開心的時候看著龍馬目光都是kirakira的說,悲傷的時候便是一副我恨不得為你死的樣子。

 

最犯規的應該是最終回的海邊對看,人家森下阿姨不過寫說龍馬指著仁醫生的胸口,內野龍馬居然是開槍手勢,大澤仁也一副被射中心臟的模樣,這是什麼跟什麼?最終回了還要閃爆觀眾嗎?

 
  

不過也多虧了這一段,我對龍馬的死總算有點釋懷。

戲裡的粉紅狀態大概也感染到戲外,大澤隆夫與內野聖陽在接受雜誌訪問時,不知為何背景全是桃紅色,對話也相當微妙。(雜誌圖請看「這裡」,在中間部分)

看來《仁醫》不僅在暑假一開始就帶給我相當多的感受,也讓我明白以後看到比較萌的畫面時,要深思究竟是因為劇本還是因為演員(笑)。


【單回心得】

第一部第一回

第一部第二回

第一部第四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