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心得:
http://siedust.pixnet.net/blog/post/29481025

喜歡阪元裕二細膩內斂風格的朋友,真的不要錯過本劇,即使它的收視目前看來並不算出色。

雖然在《愛與寬容》裡我已經看過從加害者家屬角度描述的情節,但阪元的劇本依然揪住了我的心。

第二回的著重點在於洋貴與雙葉的進一步理解,雖然彼此在天秤的兩端,照理應該以仇恨看待對方,可是當洋貴慢慢看出雙葉的痛苦,了解加害者家屬與受害者家屬其實宛如鏡子的兩面,事情開始有了不一樣的發展。

 

洋貴說著足球盃的勝利,眾人都在高喊「太好了」時,兩人竟同樣無法有狂歡的同樂。原來無論站在天秤哪一端,所擁有的悲傷都是那麼深,快樂卻是那麼少。

我想起《流星之絆》的泰輔曾說過:

我已經煩了,我想試著忘記自己父母被殺害的事實,但還是會常常想起,不管是吃飯、看電視、泡妞,誰規定遺族就不能笑著過日子?誰規定不能出去泡妞呢?和普通人有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父母是不是被人殺害的。要當一輩子的遺族嗎?要一輩子背著「遺族」兩個字過活嗎?

結果,事實證明,加害者的家屬承受的壓力與遺族不遑多讓。

雖然關於家屬的描寫是本劇的重點,但我更感興趣的是少年A殺人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第二回的情節中途一度變得有些詭異,雙葉對哥哥(少年A)無條件的相信與依賴,在洋貴身後balabala的敘述,曾令我不解。但事後她看見盛開的虞美人花,哭倒在花叢之中,我終於明白為何她會白目到在受害者家屬面前聒噪兇手的優點,因為她自己根本也不相信「哥哥被冤枉」的事實。

因此她透過催眠般的陳述來加強自信,早在她哥哥想置她於死地時她就該明白,只不過溫柔如文哉,雙葉是無論如何都不願相信他是兇手吧!



阪元在本集做了不少手段,劇情一翻再翻,文哉時而溫柔體貼,時而冷酷恐怖,讓人彷彿霧裡看花。我想不到最後一集,真相不會揭露。

滿島光的雙葉詮釋得不錯,但她對文哉的感情不知道會不會是個爆點。一般而言,因為家人是兇手而被牽連的家屬,很少是像雙葉如此坦然接受甚至到熱愛的地步。讀著她寫給文哉的虛假信件,看著她寧可被洋貴掐死的決心,戀兄至此的雙葉,不知為何反倒給我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期待阪元能再度寫出他擅長的意外結局!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