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對於出版社或相關者給予作家們的頭銜,我向來不屑一顧,總覺得裡頭商業化的味道太重,而且名不副實的例子也不少。

我最初接觸道尾秀介,是在《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接著又拜讀《背之眼》,他的確是位非常會說故事的作家,一旦翻開他的作品,幾乎很難停止閱讀。

不過所謂「新本格推理的新希望」這種頭銜,安在他頭上,我多少還有點遲疑。

直到這幾天讀完《影子》,我對於他的感覺終於匯聚成難以抑制的敬佩:

他絕不愧對上述的頭銜!!


對我而言,道尾秀介與東野圭吾十分類似,我指的不是風格或內容題材,而是他們的作品都擁有讓我無法停止翻閱的魅力,但道尾秀介又多了一點「東西」──純粹而令人驚愕的謎團、破解時迸發的喜悅──所以更加吸引我。

此外,我也很欣賞道尾秀介關於人性的描寫,無論是《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的幽閉黑暗,或者《影子》的不完美光明,都能給予我深刻的感受。事實上,這兩部作品彷彿互為表裡,優美題名的向日葵,骨子裡卻充滿了絕望自私;沉重的影子,卻竄生出微弱而感人的希望。

難道這是道尾秀介的另類諷刺嗎?


我先前曾聽說《影子》與《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有些關聯,因此先入為主地以為《向》一書的手法,可能會在《影子》出現。但讀完《影子》我發現,假如《向日葵不開的夏天》還有欺騙的痕跡,那麼《影子》可以說是連欺騙都毋須存在了。

因為事實上,縱觀整部作品,作者根本沒有說謊。

真正產生偏差的,是我們的腦袋。

這是相當高竿而又恐怖的寫法啊,他處處點到為止或者留下拙劣的漏洞,使讀者以為背後肯定還存在著更大的陰謀。人類的記憶習慣將留白處自動填滿,於是聰明的讀者們填得非常開心,待真相揭曉後,才發現所有的填充物,通通都是廢物。

若《向日葵》一書作者還得費心操縱主角的腦袋,我想《影子》一書他可以落得輕鬆,因為讀者們會自行解釋。

所以我個人相當喜歡《影子》,勝過其它兩部作品。儘管我的自以為是在閱讀過程中顯露無遺,但這也證明道尾秀介是一位極優秀又值得期待的作家。

請出版社盡可能地出版他的作品吧!!O(≧▽≦)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