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分很多種等級。例如,我會將北海道的冷與台北的濕冷等同視之。嚴格說來,台北比北海道更冷。台北的冬天一旦下起雨,簡直刺骨地難受,加上暖氣也沒那麼普及,相較之下,處處有暖氣的北海道還舒服一點。

至於大陸東北嘛......前一篇混和著血與淚的經歷應該夠清楚了。

東北的寒冷,是「刮」人的冷。起風時,是凍;未起風時,是寒。凡裸露在外的皮膚,無不受到侵襲。剛來東北前幾天我沒有口罩與圍巾,整張臉頰與鼻子被凍得跟紅蘋果似的。幸好H君把暖暖包分給我,我幾乎貼著暖暖包在巴士過活。

東北有多冷呢?實證如下:我們團員有人將礦泉水遺留在車上,隔天,礦泉水結冰了。在哈爾濱賣冰淇淋,不用冰箱,擺在外頭就行了,反正室外溫度都是-10幾20幾度嘛!本來我想體驗一下戶外吃冰淇淋的雅趣(?),可不是找不到好時機,便是找不到賣冰淇淋的,最後我乾脆改吃冰糖葫蘆。



現在若有人問我東北有啥特產,我可能回不出什麼人參、鹿茸、貂皮的,但我一定會迅速地答說:冰糖葫蘆。因為不管我們到哪個景點,它總是如影隨形出現在我們身旁。第一次發現它,是在吉林市我們參觀完無聊的隕石博物館,偷跑出來照「世紀之舟」時。如果不是H君的驚呼(做完近視雷射手術,果然清明),我根本不會察覺。我們興奮地各買了一串香蕉口味(5塊人民幣/串),導遊還調侃我們說此時的冰糖葫蘆特硬(因為溫度過低),咬下去搞不好牙齒都不見了。

事實上,真的很硬,但很好吃。我也是首次得知,原來冰糖葫蘆可以有這麼多種口味,我幾百年沒吃過這玩意兒了。(台灣的口味好像比較單調)

※最上面幾層是我們平常會看見的糖葫蘆,接下來是奇異果、草莓、香蕉,黑黑的那種我就不曉得了,不知道是不是黑棗或葡萄。冰糖葫蘆還是香蕉、草莓的好吃,千萬不要挑奇異果,因為東北的奇異果處理過,乾乾的,一點都不好吃。


結果這趟旅程,我們共吃了三串冰糖葫蘆,香蕉、草莓與綜合水果。後來為了平衡支出,我們連冰糖葫蘆都給人家殺價,從一支四元殺到三元,我們也爽。(囧)


言歸正傳,我要特別強調一點:沒錯,東北的寒意確實恐怖,只是若因此對東北卻步,實在太可惜了。光哈爾濱的冰雕、冰燈、雪雕等,便足以叫人流連忘返,忘卻所有寒冷。我還記得在冰雪大世界,當時是夜晚(東北的夜晚氣溫超低啊),明明我們頭上、四周都是冰,可是我和H君都玩瘋了,冷不冷的,根本早拋諸腦後。

※照片裡你所能看到的東西全都是冰雕成的哦(除了下方的人頭XD),冰裡頭則是燈泡,之後我談到哈爾濱這個城市時會介紹。


而且隨著溫室效應的加遽,往後要看到冰雕雪雕的機會會愈來愈少,它們維持的時間也會愈來愈短。導遊告訴我們,目前哈爾濱冬季均溫已經逐漸上升,今年的冰雕,最多只能撐到二月。那麼辛苦雕出來的成品,生命時限僅僅兩個月,不免令人唏噓。

但東北這麼冷,似乎怎麼穿都穿不暖,該怎麼應付呢?根據我這八天的「血淚經驗」,我歸結出兩個重點:

1.全身包好,除了眼睛,什麼都不要露出來,帽子、口罩、圍巾、大衣、襪子、鞋子等必須一應俱全。

帽子必須選擇可以遮住耳朵,或者可以把整張臉全遮起來只露出眼睛的款式(就是銀行搶匪戴的那種XD)。我在吉林北山公園本來想買一頂的,可是戴上後實在太可笑了,只好放棄。雖然我冷到受不了,可是我不想變成笑話。

口罩一定要戴,有沒有戴感覺差非常~~多,戴上去真的溫暖極了。如果真沒有口罩,用圍巾包住臉頰鼻子也可以。

說到圍巾,唉,又要談到我的愚蠢了。我本以為我穿的都是高領上衣,所以不戴圍巾也無妨。錯錯錯(我都快成陸游了),錯到家了,高領衣與圍巾實際上是兩回事,兩者並不衝突,圍巾的溫暖度高領衣遠遠不及!

羽絨大衣,這應該不用我提了,大衣絕對必備。至於裡頭要穿什麼,還是視個人對溫度的忍受度,像我,大概一件毛衣一件衛生衣OK,若更怕冷的,可以加背心或上衣。褲子的話,一件衛生褲一件毛褲應該就可以了。其實我只有在哈爾濱才穿兩條褲子(不是衛生褲,是真的兩條褲子,冷翻了嘛),其它城市我還是只穿一條。

說到鞋襪啊,寒冷的地區有條法則,只要腳底暖了,身子就會暖,這是個毋庸置疑的事實。可是我也發現,無論買什麼鞋,穿多少層襪子,那寒氣還是會順著腳底竄上來,不過這是我靜止不動在車上的感受。一旦到外頭走動,腳就不冷了。我前幾天都蹬著我的La New皮鞋,只穿一雙厚襪子,冷到不行啊!後來在當地買了雙雪鞋,本圖它能驅走點寒意,結果仍然不行。雪鞋的用處,似乎著重於止滑罷了,可是我的La New皮鞋一樣可以發揮相同的功能啊!加上我挑的雪鞋不怎麼順腳,我乾脆將它留在飯店當小費。

之後幾天我索性兩雙厚襪子上腳,幸好我的皮鞋撐得住XD。但糟糕的是,當我恢復成一雙後,鞋子突然變得好寬鬆,穿起來好像拖著什麼似的。但不愧是名牌鞋,過沒幾天,它便恢復原樣了。我得說,La New的款式雖然都不咋地,可是品質的確沒話講(拇指)。

2.人類的適應能力無限大

東北的溫度是測試人類適應力的優秀磨刀石啊!

我們從大連一路往北,衣服拚命一層層往身上套,到了哈爾濱,
-20幾度的氣溫曾經讓我們嚇得半死。但一離開始哈爾濱,導遊在路上告訴我們長春目前-10幾度時,我們感動得快要哭了。明明前幾天我們還對-10幾度的溫度頭疼害怕,現在卻是興奮──終於變溫暖了(囧)。

到了瀋陽、大連,有一度我連大衣都沒穿,大剌剌地走在外頭,而室外氣溫仍在零下。想當初第一天我在車上默默落淚的情景,怎麼才過了幾天,竟恍如隔世啊!

簡言之,這歸結出兩個事實:一、人類的適應能力很強;二、氣溫是相對而非絕對。結果回到台灣後,我天天穿無袖上衣加短褲,這算是一種後遺症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