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紊亂的文字與思緒,入內請小心,別傷了自個兒眼睛。






最近心頭特別堵得慌,說是收假症候群也對,但我覺得更多是因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攪和著我。

我這個人對於著迷的人事物,向來會以自己的方式傾盡心力。但我也清楚我這種射手的性格,常常來得快去得也快,或許我圖的不過是一種當下的激動與往後的回憶。

有時候我非常厭惡這性格,明明那麼喜歡過,為什麼最後會淡然呢?到現在我仍然不解。

所以當我07年年末瘋狂迷上《士兵突擊》時,我已經在倒數我與它的情分。就像鋼七連最終必須散席,我認為終究有一天我會放下《士兵突擊》,將它埋藏在記憶裡最珍貴的位置,但屆時不會再有瘋狂的因子存在。

然後,一個月、二個月、三個月......大半年過去,我驚訝地發現,士兵還留在我腦海裡,沒有褪卻的跡象,甚至我還將它介紹給同學──這是我最不習慣做的事。

太不合理了!我對一部作品的熱度,能延續半年以上的可說是少之又少,五根手指頭伸出去還算不滿呢。

接著,一年多過去了,相關的士兵論壇或貼吧我也漸漸不看了,哈哈哈~~這下子我可以擺脫士兵了吧!

結果,一趟大陸行,將我即將冷淡的情緒又燒得熾熱。

去東北,是我的決定,同學沒有任何異議。當初選定東北,我是有那麼點私心的,因為七哥的故鄉在這兒(後來我才知道翻譯也是東北人,真是對不住他,我這麼後知後覺)。

不過真來到東北,我的心思倒鈍了,沒有特意去挖掘什麼痕跡。雖然在飯店會不自覺按著搖控器,期盼能看見熟悉的人物(在春晚的節目看到老馬時,我心臟狠狠跳了好幾下XD),或者忙著找書店,想把249的書一網打盡(在台灣買郵資超貴)。

事實上,這些舉動我都毫無意識,等回過神來,我已經在自家螢幕前,拚命翻閱論壇或貼吧的文章,耳邊持續播放士兵的OST了。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我思前想後,始終不明白為啥我才到東北八天,回來後會突然重燃對士兵的熱情,還燒得我措手不及。這八天我沒幹過也沒遇過什麼關於士兵特別的事啊!

我想起我的電腦桌面,當初看完士兵突擊,Q版的「鋼七連不拋棄不放棄」始終掛在上面。最初我是用來激勵自己(寫論文),後來論文完成後,我曾想過換個桌面,但無論怎麼換,心頭始終不對勁。彷彿這幾個字與Q版的七連士兵們,已經與我融為一體,換掉他們,我的心肯定會很酸。

原來,想心如止水、想放手,這麼難呢!

回國後,我的心纏纏繞繞最終仍脫離不了士兵的大家。我又是疑惑又是驚惶,心想這不跟我當初乍迷上士兵的症狀很像嗎?套一句七哥在〈非常記憶〉裡的戲謔語,我根本是「二度發育」啊!(囧)

說到〈非常記憶〉,看完這訪問後,我發現我的症狀更加嚴重。我一邊看一邊大罵:靠,我又不是十幾歲的姑娘家,幹嘛對著螢幕興奮、花痴外加羞澀呢?(搥地)

不過我看到的是後半部翻譯、老段和七哥的訪問(按),前半部沒有瞧見視頻,後來在貼吧才看見善心人士的照片檔。不看還好,一看我的鍵盤差點遭殃,口水都快流得到處都是了 ̅□̅|||||。

康導依然精神、居士超可愛、晨兒愈來愈帥、屠夫很溫婉(哈)、許二哥變單純了、老馬還是一臉溫和啊......

我超想把照片貼過來,不過沒有徵得人家作者的同意,所以還是放個聯結就好(按)。

看完這些照片,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請教樓主哪兒買的相機,拍出來的效果超讚(拇指),當然我更羨慕能到現場的朋友。看翻譯他們三人的訪問,可以想見現場的氣氛有多愉悅,這三人逗得我這兩天多快樂啊!實在難以想像他們是來宣傳團長的,因為想當然爾,團長一戲絕對與現場的氛圍南轅北轍,我多怕到時候我撐不下去。

雖如此,我還是殷切期盼三月的到來,嗯......我應該沒有被虐的傾向吧XDD。

順便附上七哥接受〈光榮綻放〉訪問的照片(按),我和該樓主一樣,也覺得七哥還是笑起來最好看了,那種豪邁颯爽叫人看了就是一整個舒暢啊!貼吧上有人提到七哥穿淺色系比深色系好看,我是個審美白痴,不懂差異在哪(我覺得〈非常記憶〉和〈光榮綻放〉那兩套都超帥的啊>///////<),我只希望七哥別亂搭配衣服就好了,那種很「囧」的服裝殺傷力太強了,饒了fans吧!XDD

另外,七哥您別老想著演反派,雖然我常期望我欣賞的演員一定要嘗試反派,讓自己的演技更上一層樓。但《末路天堂》您都玩過了,刀龍不夠壞嗎?結果壞得叫我心疼,你再演反派下去,我會質疑我的價值觀啦(淚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