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東北是大陸的糧倉之一,在東北餓死的機率不高。

我對這點的了解是來自網路善心人士的告知,但H君並不明白,她極害怕在東北餓死,顯然白雪皚皚造成的錯覺與恐懼十分強烈。她原本打算帶的N包泡麵,在行李箱宣告罷工後,她只好轉戰餅乾與濃湯(體積比較小嘛)。但在我們見識到東北食物的恐怖後,開始苦惱要如何把我們帶的東西消耗掉。

於是,我們養成了一天吃N餐的習慣。早中晚餐,外加午後點心與宵夜,總算把我們帶去的食物解決了大半。然而,造成的結果是,飯店房間浴室的體重機,我們始終沒有勇氣站上去。(其實我量過一次,出來後信誓旦旦的告訴H君說,體重機壞掉了......)

愈是寒冷的地區食物是否愈充足呢?這點我不清楚。但在東北吃飯,實在是種撐到飽的享受。導遊說,東北人喜歡將食物擺滿整張桌子,以顯示他們的闊氣與豪邁,一開始我並未體會到,直到除夕那晚,我總算開了眼界。

除夕的晚上我們到達吉林,導遊跟我們說吃的是火鍋。我原以為是眾人合吃的那種,沒想到是個人式的小火鍋。吃小火鍋嘛,有什麼難的?一人一份食物不就可以解決,台灣聚餐也常見啊!

哼哼,我這是低估了東北人的性情。

當牛肉、羊肉、豬肉、蔬菜、豆腐、丸子、粉條等一盤盤端出來時,我整個傻眼。本來還看得到桌面時,我想說這樣應該夠吃了吧,當我低頭攪拌醬料,抬頭後,媽呀,什麼時候又跑出N盤肉質品?不管我們怎麼吃,食物絲毫沒有見底的跡象,最後食物是一盤盤「疊」上去的(因為下面的都還沒吃完,根本不能收)。

※下圖僅為冰山一角(食物還沒出完,而且另一邊的食物根本照不下...)


我秉持著「絕不浪費」的精神,很努力很努力地將食物扔進肚子裡,其它比我們年長的團員也拚命地勸我們吃,可是我一個人已經解決掉兩大盤的粉條外加一堆牛肉、羊肉等等(吃到最後我吃下去的是什麼肉,我也搞不清楚),食物卻似乎未曾消減過,我怕我還沒有多長一歲,就要先送醫院掛急診,原因是:撐破肚皮!

不過我一定要強調一點:那天吃的粉條超讚(所以我才嗑掉兩大盤)。對了,那應該是叫做粉條沒錯吧,白白的、長長的,有點厚度,未煮前是白色偏灰,煮了之後會透明......(真慘,吃了兩大盤,最後卻不能確定它的正確名字Orz)

導遊說,因為那天是除夕,東北人在除夕習慣將食物堆得滿滿的,討喜嘛!但事後我發現,真的只有除夕才這樣嗎?每次吃飯盤子總是疊來疊去,晚餐尤其如此。東北人出菜又特別快,我可能才將飲料倒好,一「拖拉庫」的食物已經擺在桌上了。

東北的食物味道比較重,但我與H君倒沒有什麼適應上的問題。幾乎每餐都有餃子,聽說餃子是他們的主食。我個人對食物沒啥知覺,只要能吃,我不太會挑剔,甚至我吃不慣太高級的東西。所以我老媽每次買的手工手餃,我總覺得比不上一包才7、80元的冷凍水餃(囧)。

然而,吃過東北的餃子後,回來台灣我遲遲不敢解決我冰箱剩下的冷凍水餃。

等級差太多了!

東北的餃子好吃(拇指),餡料又多樣,即使不沾醬料也一樣可口。不過東北出菜的習慣倒是造成我們同團某些團員的困擾,他們習慣先出一大堆菜和餃子,但因為配菜口味重,沒有米飯有些人不習慣,因此往往得再吩咐服務生送飯來。我好奇的是,東北人原本就沒有吃米飯的習慣,還是上菜順序就是如此呢?因為在台灣吃飯配菜再稀鬆平常不過了。


據說東北是大陸「年味」最重的地區之一,我們到達東北時是小年夜,但已經逐漸感受到味道了。巴士走在瀋大高速公路,遠方不時會出現煙火。東北人過年習慣放鞭炮、煙火來慶祝,這點和我們台灣南部差不多,可是我們只在除夕跨入初一那時會大肆慶祝。東北人似乎不然,我們整趟旅程幾乎都會瞧見或聽見鞭炮、煙火的聲音。也難怪,因為東北人過年指的是除夕到元宵,整整十六天的時間。

也只有在東北,可以這樣肆無忌憚地「慶祝」,其它地區,可能就會加以管制,鞭炮煙火不可以隨便亂放。

若在台灣,我一定會抱怨,沒事整什麼鞭炮,吵死人了。可是我在東北卻一點也不嫌煩、不嫌吵,濃重的年味在台灣已不復見,能夠在異鄉感受到這種味道,我覺得十分開心!而且導遊為了讓我們也有參與感,特地與司機買了一堆鞭炮與煙火,當我們到達吉林的下塌處(霧淞賓館),就在門口放了起來。

霧淞賓館緊臨松花江,流經吉林市的松花江因為發電廠的緣故,是整條松花江裡,唯一不結冰的一段,司機與導遊便在江畔放起鞭炮與煙火。

※不結冰的松花江(只在吉林),到了哈爾濱,松江花不僅結冰,連小客車都可以在上面行駛。


夜晚的松花江我們看得並不真切,可是遠處橋上的燈火,與我們的煙火,相互輝映。當時我明明冷到爆,卻覺得好高興。煙火雖然不是最燦爛的那種,但在異鄉過年的感受卻是最深刻的。

※夜晚松花江橋(我相機太爛,拍不出好效果)


※這是鞭炮,煙火照不起來,欄杆的另一邊就是松花江。


然後,那晚我又望見滿天的星星了,雖然不如瀋大高速上看到的,卻使我的心情更加舒暢。


台灣過年的電視節目向來不討我的歡心,這幾年電視台也漸漸地收起過年特別節目的噱頭,反正年味不重,收視率也不可能太好吧!而在大陸,導遊說他們都會收看「春晚」來跨年。我對這種節目沒啥眉目,但導遊特別推薦趙本山的表演,所以我跟H君便乖乖洗好澡,守在電視前。

事實上,當晚我到底有沒有看到趙本山我也不清楚(我根本不曉得他長哪樣啊),但是裡頭的小品實在太爆笑了!!!H君說光聽我的笑聲,就知道這劇有多好笑(尷尬笑)。

我在台灣很少看綜藝節目,更不喜歡裡頭扭捏造作的短劇。可是春晚的小品真的擊中我的笑點,往後每晚我都守著電視台,眼巴巴地等著看會不會出現好笑的小品。

我印象最深的是兩位老先生老太太--「黑土白云」,我笑得最大聲的小品就是他倆上場的。拜他倆所賜,我終於也看到著名的「東北二人轉」。不過當下我想到的是,《我的團長我的團》偉大的編劇蘭曉龍先生,打算給七哥整的那段舞蹈,似乎就包含了二人轉,我突然有點冷汗涔涔,希望到時候我別從頭「囧」到尾(笑)。

另外,還有位名叫「小沈陽」的藝人(是這個名字沒錯吧),他的表演也很棒。不曉得網上哪兒可以找到這些人的表演,線上的視頻是不少,可惜畫面都很模糊,看他們的表演,就是重在他們的表情與聲音,缺了其中一項,就不好玩了。


我沒去過大陸其它城市,不曉得比起這些地方,東北的年味究竟重到什麼地步,不過至少我可以肯定,我首次不在家鄉過的這個年,感覺非常對味、非常愉悅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