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是整部《成均館緋聞》我最鍾愛的部分。而劇中將友情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人,非具龍河(女林)莫屬了。


可以說,沒有女林,佳郎與大物不會開花結果,桀驁也不知道已經死去多少次。然而,這樣一個視朋友為至重的角色,卻是個我很難猜透的男人。

宋仲基在接受訪問時,曾經用「曖昧」這個詞語來形容具龍河。明明是男子,卻鍾情於五彩繽紛的打扮;明明熱愛眠花宿柳,卻又表現出對桀驁的動心。具龍河就像個矛盾體,單單一個角度根本無法窺見他的全貌。

或許正因如此,他的魅力才如此使我難以抗拒吧!

甫出場的女林,十足十是個遊戲人間的花花公子,不新鮮的事毫不感興趣。輕浮、狡黠、玩世不恭……能冠在他身上的形容詞多半不是太正面的一類,而女林似乎也樂見其成。別人看見的是他錦衣華服、揮金成土,流連於牡丹閣的種種風流事蹟,可凡此總總,若深究之,更像是女林刻意營造的形象。

 
 
 


他不會是佳郎那樣鋒芒畢露,更不會是桀驁的憤世嫉俗,他試圖以自己的方法在成均館生存下去,既不高調卻也讓人無法忽視他的存在。我想正因為這樣的風格,才能使他毋須介入黨派紛爭而得以游刃有餘。

 
 


其實比起儒生,女林更像老莊一類的實踐者。凡事不爭先、不強出頭,即使滿腹才學,也樂得隱沒於人群之中。在黃柑制狀元那集,女林不是不能表現,當他和桀驁得知佳郎大物狀元之爭的回答時,兩人立即有了評斷,可見女林的才學足以應付狀元的問題。所以真要爭起來,我不認為他會輸給佳郎或大物。只是一旦他沒興趣,那麼我想即使拿刀架著他,他也寧可慷慨赴義。

 
 


令人意外的是,這樣的具龍河,竟是借來的身份。真正的女林不屬於貴族的兩班,而是個中人階級的市廛。商人的身份不管在亞洲哪個國家,總是被視為低賤的象徵。女林的父親希望兒子未來得以光耀門楣,花錢買了祖譜。於是具龍河被推進了成均館,成為戴著面具的貴族。

可妙的是,具龍河固然出身卑微,聰明才智卻不在話下,足足可以打趴一堆老論、少論。他多次拯救桀驁,騙過掌議,連大物被當成小偷那次也是多虧有他才能循線找到真兇。具龍河那靈活的腦袋,就像他五顏六色的服裝,總是出人意表到忍不住想為他大力鼓掌。

但這並不是女林最令我心動的原因,我之所以如此喜歡這個角色,是因為在他燦爛的笑靨之下,那顆體貼善良的心。

他待桀驁真摯,對大物疼惜,對佳郎支持,當這三人都在愛情的漩渦打滾、看得我頭暈眼花時,唯有女林認真付出友情一步一步走進我的內心。


在觀看《成均館緋聞》之前,爬過網友的一些心得,我大柢知道女林與桀驁的關係。我承認最初我是帶著眼光來看待兩人的(笑),可是整整20集啃完後,我發現我的認知錯了,這兩人分明是很純很純的知己之情啊!(雖然我會去讀桀林的同人文,但我仍堅持劇中的兩人真的是純知己的關係←我是個矛盾鬼XD


誠然,女林老愛調戲桀驁,不是勾肩搭臂,便是耳畔私語,確實容易令人誤會,尤其搭上宋仲基那容貌、那曖昧語氣,實在叫人不想歪都很困難。

 
 
 


況且當佳郎以為自己愛上男人,找上女林做心理諮詢,想排解內心那股不該存在的欲望時,女林分明道出自己對桀驁也有類似的感覺,這叫人更加混亂了。


佳郎:就像師兄您說過的,只要是男人,就不會有例外,喜歡女人才是這世間的法則吧!

女林:不,世上哪有那種法則?是本能而已。能讓男人沸騰的本能。

佳郎:可是,比起還不太了解的女人,感覺跟志同道合的朋友更舒服、更有感情,也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吧!師兄一定也有過那種經驗的。

女林:就是說,你現在更喜歡男人嗎?

佳郎: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有時候會產生像親兄弟一樣深厚的感情……

女林:想靠近他,想觸摸他嗎?沒錯,我也有過這種經驗──桀驁。每每如此,我都懷疑我自己是不是好男色,心裡很是煩惱啊!

 
 
 
 


說完這些話遞小紅書給佳郎的女林讓我笑到不行。我相信女林的這番話沒有虛假的成份,想想我們自己,誰在青春期沒有過一點點對同性異樣的感覺?我讀女校時,我的學妹還收過一大堆來自女生的情書呢!

因此女林這段話我更樂意解讀為在成均館這個特殊的環境下(男校嘛)而產生的短暫迷惘,尤其看完19集女林被揭穿中人身份後,我更肯定女林與桀驁之間是純粹動人的友誼。

女林向來都是嘻皮笑臉、凡事不上心的模樣,唯獨面對桀驁的事,他總是認真的不像話。

他會擔心桀驁因為出席率不夠被趕出成均館,硬逼著他去上課。


大射禮當日,身陷軍兵之中的桀驁,是女林趕到現場為他解危。
 


甚至,從來笑臉滿滿的女林,竟為了阻止桀驁去送死而落淚。老天,我當初看到女林落下第一滴淚開始,整個心臟彷彿被掐住無法喘息!
 


面對這些景況,最初我確實理解不能,因此只能朝女林是否對桀驁產生情意來聯想。

然而,當桀驁身受重傷回到成均館,聽到女林、桀驁與大物三人的對話,我有了不一樣的體認。

大物:謝謝,師兄。

女林:該說謝謝的是我,大物。

大物:不過,您是怎麼知道桀驁師兄是紅壁書的?還有,怎麼會知道今天會發生這種事?

桀驁:那傢伙是具龍河啊!是十年來一直跟在我屁股後頭的黏人的傢伙。

女林:你要再多說一句,到時候我一定打斷你的肋骨。還是饒了你吧,看在你能拚盡全力活著回來,一片誠意可嘉的面子上。

 
 
 
 


當桀驁說出「那傢伙是具龍河」時,我有點點感動。桀驁與女林之間,一直以來都是女林主動,所以往往會給人一種錯覺:桀驁是否未曾將女林放在心上?對他而言,女林是個煩人的傢伙抑或真是朋友?

可是桀驁這番話儘管簡單,卻深刻地道出一個事實:他是真真切切的,視女林為友人。

我後來回頭去思考,每每女林對桀驁手來腳去時,桀驁固然不樂意,口裡嚷嚷著「瘋子」,卻也不是掙扎得太厲害。女林嘴上掛著「十年知己」,桀驁也不曾否定過。以桀驁的性格來看,他絕不可能主動表達自己的情感,所以明明對大物動心,卻一點行動也沒有,更不用說交往多年的女林了。

我想,正因為是鐵打的知己,有些話毋須道得明白,彼此也能心領神會(特別是男人之間,更是如此)。因此最後桀驁被救出大司憲府,他需要向大物道謝,對女林卻一句話也不用,因為兩人之間,絕非一句「謝謝」可以述得盡啊!

到了19集,隨著女林的中人身份被揭穿後,純知己這個認定終於在我腦海徹底成形。

如果說19集之前的女林,還存有著那麼一點雲裡霧裡的隔閡感,那麼19集之後的女林,則是貨真價值、毫無遮掩的具龍河了。

為了拯救冒認紅壁書的佳郎,與懲治夏仁守引官軍進成均館的罪,女林與少論派領導者決議召開齋會。但在此同時,夏仁守卻以女林的身份威脅他退出齋會。

向來自信滿滿的女林,第一時間在夏仁守的脅迫下退縮了。

我得說,編劇這段實在編得太好了。他立體了具龍河這個角色,使他不再處在雲端,置身事外。更令我感動的是,儘管女林身為卑微的中人,可是在齋會上他的一番話,讓我看見他無可匹敵的勇氣與決心。

我,不是兩班。我的家族,是世世代代在市廛做商人的中人家族。做過刑曹參議的祖父,我根本沒有過。我的父親為了讓兒子有份光鮮亮麗的家世,花錢買來了祖譜,不,準確地說,是買來兩班的虛名。那就是現在在你們眼前的我。

我要將我今天該行使的全部職責,交給金允植來負責。我沒有資格,並不是因為我的中人,而是因為我曾因為自己感到羞愧。所以今後,我不想再那樣下去了。

 
 


能夠在一群兩班面前,承認自己是次等的,需要莫大的勇氣;同時又能夠抬頭挺胸告訴大家,他曾經自卑,卻不願再沉淪,這需要多大的決心啊!

最後,他轉身望向夏仁守,眼眶含著淚一字一句吐出堅定的詞語,我幾乎要為這一幕尖叫(連掌議都看痴了啊女林你太迷人了>////////<)。

我說的是從今以後,你的威脅對我已經不起作用了,夏仁守。因為這裡是成均館,而我是具龍河。

 
 


我是具龍河」是女林一向掛在嘴邊的,但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次,說出口時是那麼吸引人、那麼有魄力啊!

也難怪大物後來會說:比起平時我所認識的女林師兄,今天他帥得不得了呢!(笑)



齋會結束後,女林與大物前去拯救被自家父親囚禁的桀驁。一看見桀驁,女林二話不說就撲上去擁抱他。這一幕,可說是整整20集以來,桀驁與女林在一起時,我最愛的一幕。

你不知道,今天一天對我來說有多麼長!

 


聽到女林這句話的瞬間,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女林認定的知己,只有桀驁一個人。

身為兩班的桀驁,與身為中人的女林,能夠成為朋友,本就是不可思議的事。女林對父親的商人作風很明顯無法苟同,所以之前他甚至不顧市廛利益,為了找出大物並非小偷的證據,引佳郎進入倉庫偷取賬簿。這樣的女林,顯然不會有什麼同階層的朋友。可是他卻遇到了桀驁,一個對他來講來自另一個世界卻單純的男孩,跌跌撞撞一同走了十年。這份情誼,女林如何能不珍惜?

因此,當女林經歷如此漫長且屈辱的一天,看見桀驁時,才會這麼激動而安心。

過去的女林,只有桀驁一個不會在意他身份的貴族朋友,他自然視若珍寶。可是,如今大物與佳郎出現了,女林終於可以擁有更多交心的朋友。

當大物提及主上要他們描繪新的關於朝鮮的夢想時,女林這麼說道:

真無聊,夢想那種東西,我已經不需要了。我是具龍河,在知道了我是誰後,你們沒有逃跑,依舊還留在這裡,這就足夠了呀!

 
 
 


聽到這段話我超想飆淚的,對女林而言,能夠平等視之的朋友就是他的夢想之一吧!


除了桀驁,女林與大物的友情也是劇中我最喜歡的部分。在這四個主角的關係中,女林大物的感情可以說是最純粹的。不像佳郎、桀驁還含有愛情的佔有欲,根本無法簡單起來。

題外話一下,看完整部劇,我實在不覺得桀驁愛過大物。感覺他更像是把大物當成一個極為疼惜的妹妹,捨不得這麼一個堅強的女孩子受到傷害罷了。若說愛,似乎太過了。

我覺得女林和大物的互動一直很可愛,從一開始女林試探大物的身份,大物閃閃躲躲,到後來女林一旦勾肩搭臂,大物根本習以為常,兩人關係的變化自自然然的令人感到好舒服。

 

女林老愛捉弄大物,不過當大物反擊回來(騙女林享官廳有鬼那段),女林的反應實在可愛到了極點。大物後來等級能那麼高,顯然女林功不可沒XD

 
 
 
 
 


女林與大物最精采的莫過於齋會捲堂一事。女林毫無遲疑地將重大的職責交給大物,大物衷心佩服這位能夠坦然面對自己的師兄。兩人之間那種簡簡單單卻深厚的信任看得我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關於金藤之詞一事,女林曾說:他信的不是主上,而是桀驁。如今,我想大物也可以是女林相信並委以重任的一個朋友了吧!(淚)

 



女林是四個主角裡,唯一沒有明顯loveline的人,可是我卻意外的很喜歡他和夏孝恩(芙蓉花)的對手戲。根據原著,女林最後娶了孝恩。戲劇雖然完全沒交待這件事,但編劇若有似無地將這種感覺安排在劇中。

我知道不少網友討厭孝恩這個角色,的確,一開始她的自作多情我也有點反感。可一個少女心滿滿的女孩,對佳郎這種白馬王子心生嚮往也無可厚非。何況提出婚約的是佳郎,實在不能全怪孝恩啊!

最初,我完全沒有想過女林與孝恩的可能性。但是當女林馳騁駿馬停在兵判家前,一手拉起羞怯的孝恩時,我被秒殺了!

 
 
 
 
 


女林帥到無以復加的笑臉外加逗弄孝恩的小動作,看得我激動不已。再加上前一晚孝恩向女林傾訴對佳郎的情意,字字句句都看得出這小女孩純真的心思與痴情,我忍不住會想像如果孝恩對女林動了心,一定也是如此執著的心情吧!

 
 
 


後來孝恩想要挽回佳郎的心,向女林討教方法。一向對女人溫柔有加的女林,卻難得的嚴詞相對,話講得極為殘忍。表面看來,是女林想成全佳郎與大物,不欲孝恩再從中作梗。但我是否可以多想一點,或許女林對孝恩不是全沒感覺,所以才故意講得這麼難聽,好讓孝恩死心呢?

 
 
 
 



既然提到loveline,我想再多講一對:夏仁守與貂蟬。

在劇中戲份極少的這一對,卻和女林孝恩一樣,一直在我腦海徘徊不去。

夏仁守是本劇少數的反派之一,高高在上,控制欲極強。所以當他表現出對貂蟬的佔有欲時,我心想,不過是個拜倒在妓女裙下的愚蠢男子罷了。

然而,某集他回憶起幼年的貂蟬,眼神裡盡是眷戀,我才驚覺原來他愛貂蟬,並非因為貂蟬的美貌,而是早已情根深重,愛得如此之久了。

 
 


自此,我就很難真正討厭夏仁守,更不用說最終集他為了保護貂蟬而不惜與父親對立一事了。

 



結語:

好久沒這麼認真寫一部韓劇的心得了,僅以四人組的可愛圖片來作結啦!

 

 

 

創作者介紹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羅莉
  • 看劇分析得真是仔細,又重溫一次看劇的感動了。
  • 魅影紳品
  • 大推紳士的品格,也是一齣友情劇,版主可以看看喔 :D
  • kerichang79
  • 最近又再一次重溫這部戲 版主的心得真的寫得太好了 每一個角色的刻畫都講解得恰到好處 見解與我大致相同 但是你的文筆要好太多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