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系家族是大阪舊商家中至今猶存的一種特殊家庭關係。
有些商家為了繁榮家業,不惜讓女兒招婿入門,
即使家中已有長子,但其長子毫無經營能力時,
便為女兒挑選具有卓越經營才能的入門婿,
代代以女系為中心來支撐家業。      -山崎豐子



《女系家族》所描寫的背景正如作者所言,
這種特殊的家庭關係,一旦牽扯到人性最貪婪的部分,
爆發出來的醜陋面,是平凡的我們難以想像的。


書中矢島家便是如此。


矢島家代代為女系家族,女人在家中的地位勝過一切。
矢島嘉藏自青年時便入贅於矢島家,受盡妻女們的冷落對待。
當他油盡燈枯時,三個女兒甚至還在外面看戲。
即使趕來見嘉藏的最後一面,關心的也只是遺產的分配。

而矢島嘉藏留下的遺囑,卻讓這些被留下來的人,使盡心計,相互爭奪。


為家產而勾心鬥角似乎是每個大家族不可避免的一場大戲,但《女系家族》因為以女人為主,所以戲看起來,更加地精采。

大女兒藤代,自幼盛氣凌人,明明已經離婚,回到娘家後,卻仍是一副唯我獨尊,儼然為矢島家主的模樣。

二女兒千壽,看似不與人爭,城府卻不遜於藤代。
因母親過份疼愛藤代,因此對於藤代總是滿含怨懟,
對於家產的佔有慾,自然更為熾烈。

三女兒雛子,算是較為單純的一位。
然而在姨母芳子的慫恿下,
對於遺產也是不肯相讓。

加上嘉藏的情婦濱田文乃、矢島家四代大掌櫃宇市,一群人和在一起,爾虞我詐,你爭我奪,宛如污濁惡臭的封閉池水。


書中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算計,同時也在算計別人或擔心別人算計自己。當我看到三姊妹得到的遺產總數時,我實在不能理解,明明是足以令人掉出眼珠子的數字,為何彼此還不肯讓步?只深怕自己繼承的比較少?

對於文乃懷孕一事,矢島家的女人可怕到令我膽戰心驚。
為了利益,這些端莊的大小姐,也能瞬間化身為惡魔。

而其中最令我感到興味的角色不是這些可怕的女人,
反而是在一旁乍看人畜無害的大掌櫃-大野宇市。

剛開始我以為他是位盡忠職守的遺產執行人,
會冷眼旁觀這場爭奪戰。

沒想到他的私慾毫不亞於這些大小姐們,
雖說這源於他被歷代矢島家的店東欺壓之故,
但裝著一副好人臉,背地裡卻淨幹些骯髒事的他,
也沒好到哪裡去。

他計畫了一切,卻萬萬想不到最後竟敗於嬌弱的文乃身上。

這也是本書最精采之處。

當眾人莫不為遺產費盡心思,好不容易塵埃落定,準備大肆慶祝之際,文乃的生育打破了全盤棋。

文乃的反擊可說是全書我最愛的一段,
我相信文乃也有她的慾望,無論是為名或為利,
但相較於其它人,文乃的存在顯得清靜而無為,
以她來擊垮矢島家的每一個人,無疑是最棒的一場戰役。



人性中慣有的私慾與貪婪並不令人意外,
然而當它凌駕於情感之上,而主宰所有,
便叫人不勝唏噓了。
矢島家女人或掌櫃,捨棄了情感,
投向憎惡與貪心的懷抱,
沒想到最終還是什麼也得不到,
這實在是最大的諷刺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