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真巧,昨天我才因《士兵突擊》回想起當初沉迷《孽子》的心情,今天就剛好在PTT得知《孽子》即將重播的消息。

五年了啊,從我翻開白先勇老師的《孽子》原著,然後一腳跌入曹瑞原導演的《孽子》,已經五年了。

對了,也是這個時候,五年前的寒假。
當時我得知《孽子》即將開拍,既興奮又惶恐。白先勇這個名字我雖然是早早就知道的,但對他的作品還只停留在懵懂未知的階段。

所以,我特意跑到書店買下《孽子》,同時也預購了往後數不盡的迷戀。

《孽子》原著我一共看了兩次,一次是電視開播前,當時還不是非常了解白先勇老師的安排。從李青的眼與口,我固然看到了那個時代的悲哀、人們的糾葛,但不知是否過於年輕,缺少了與這本書心靈碰觸的關鍵。

第二次是電視播畢後,此時,與戲劇交互參照,我才逐漸了解原著所隱含的種種懸念與象徵。


然而,事實上,使我陷入《孽子》這「萬劫不復」的深淵,叫我著迷到無法脫身的,是曹瑞原導演、幕後幕前與原著美妙融合的「戲劇」。


《孽子》是一部怎樣的作品?
在我未讀原著、未看戲劇之前,我和大部分未接觸過的人有著一致的想法:
啊,就是關乎同性戀的故事啊!

可等我讀完原著、看完戲劇,我才發現自己的膚淺與狹隘。

我看到的,並非止於同性戀的故事,而是一整個時代的糾葛。無奈的親情、相濡以沫的友情、悲憤的愛情與數不盡的萍水相逢,交織成一篇篇詩章。

多少次,我因為劇中人物而落淚,甚至有時候狂哭到無法停止。

曹瑞原和陳世杰(編劇)將原著中的悲與無奈化得更為圓滿。有人曾批評這樣太矯揉,我卻覺得我看到了溫馨與光明。後來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初讀原著,無法感動,不是原著不好,而是白老師寫得太沉太暗了,當時我連著袁瓊瓊的〈爆炸〉一起看,心簡直沉到了谷底。然而,戲劇所表現出來卻是一種悲憫、慈悲。無論在編劇的筆下,或導演的運鏡下,每個部份似乎都會令人不自覺掉下眼淚。

此外,他們將書中角色一個個立體化,彷如一觸碰他們便會站在我身旁。我的意思不是說原著角色平板,而是原著描述的重點,本來就不像戲劇如此全面。因此,原著可能偏重在某些角色,戲劇卻可以擴大化。

戲劇集結了老中青三代演員,重新呈現了台灣幾十年前的場景,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曹導做到了,他也是台灣第一位被我記得、並深深崇拜的導演。


當時,我每天晚上八點都乖乖坐在電視前,看完後就上公視討論版。對了,公視節目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廣告,每次想上廁所我都會憋住,深怕錯過任何一個鏡頭。後來播完後沒多久又再重播,這對公視也算一項創舉,因為公視從來沒有一部戲,能夠重播速度這麼快,且重播次數這麼多的。

對我而言,也很少有一部戲,可以讓我追著每次重播不放過。當然,後來發售的DVD/VCD、配樂、劇本書我更不可能放過。要不是住在南部,北部的座談會我一定會參加。唯一一次在高雄舉辦的座談會(曹導有下來),我就去了。我從來不會因戲戲劇作品而參加這類活動,《孽子》是我的最初。

過了幾年,「餘毒」猶在,我的論文題目考慮過拿《孽子》來當主題XD。不過後來打住了,比起文學,我可能更適合別的領域(汗)。



 《孽子》的優點我是敘說不完的,導演、編劇、演員、配樂、燈光、布景......總之,許多幕前幕後都叫人不得不獻上熱烈的掌聲。

到現在我都還記得,
片頭李父追趕李青的憤恨卻又無力的神情……
李青為弟娃痛哭失聲,哭倒在趙英懷裡……
李青與母親再會時,和父親三人隔著一張簾子卻無法相見的悲哀。
李青與趙英的純真感情,分別後再相遇的驚詫。
李青和小玉、吳敏、老鼠的友情……
小玉未曾放棄尋找父親的堅持……
吳敏對張先生的不離不棄……
老鼠與小山花相濡以沫的感情……
龍子和阿鳳那段轟轟烈烈的愛情……
安樂鄉的種種、新公園的一切……

太多太多了,我根本無法一一數盡。每一個境頭、每一個畫面、每一段音樂,幾乎都刻在我的心版上,是想忘也忘不了。

像我現在聽到范宗沛的《孽子》配樂,還是會顫抖……


PS.補充資料--

◎《孽子》在三立都會台播出時間:2/11  晚間8:00

◎三立舉辦的《孽子》相關活動:http://0rz.tw/183Cs

※《孽子》在公視的官網:http://www.pts.org.tw/~web01/boys/

※《孽子》的公視留言版:http://0rz.tw/733Ej
(我想直到目前,公視還沒有一部戲能突破這麼多的人氣與文章數吧!)

※順便推薦一個網頁:http://12f.netfirms.com/boys.htm
這是某位朋友建立的《孽子》文章資料庫,包含當時大家在公視留言版上討論的精華文章,與幕前幕後人員的回饋與想法,內容非常豐富。(小小聲地說一句,當時我的暱稱是「小風」XD)

創作者介紹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iamdorayaki
  • 不能同意你更多。那時公視首播的時候,我也是守在電視前的忠實觀眾!!而我媽總在一旁大驚:哭那麼慘是怎樣!!

    因緣際會,這次又把孽子重新回味,也是哭到不行,然後晚上作夢一直夢到阿青,還有那個驚天動地的龍鳳戀!!

    說到龍鳳戀,我還真覺得阿青和阿鳳一點都不像啊。龍子會覺得他們像我只能解釋為:第一次相遇時都是公園裡下大雨的夜晚。除此之外,一點都不像啊啊啊,眼神也不像!然後,那件阿鳳穿過的花襯衫後來套在阿青的身上,怎麼穿怎麼不搭,噗!我還懷疑size一定有改。

    收穫的話:就是不小心的迷上了趙英和馬志翔。我好喜歡馬志翔那帶著羞怯但隱藏熱情的眼神,對著龍子大聲罵道:你是笨蛋嗎?或是我要的是錢喔?都很讓我心碎。阿青的對白也很棒,雖然有些地方二次回味後,發現演技有點參差不齊,不過仍不損他撐起這部戲的實力,只可惜現實生活中、現在的他,哎。(遠目)

    聽著范宗沛大師的音樂,搭配導演的運鏡,每每拍到阿青父的背影、阿青想起弟娃、公園裡遊走的娃兒,眼淚就會不自主的往下掉。

    太哀傷了,我怕沉浸太久對身體不好。看完後還馬上補了「17歲的天空」放鬆心情,噗!

    PS.國士無雙也好看有趣,推薦你看一下!
  • 關於龍子覺得阿青和阿鳳之所以相似,我認為那是因為自阿鳳死後,龍子一心一意想要找個替身來「豢養」。他在美國不就做過類似的事情嗎?對他而言,對方是誰其實不重要,只是剛好阿青與阿鳳的身影在那瞬間重疊了。
    但龍子忘記一件事,無論是鳳(阿鳳),還是蒼鷹(李青),不是珍奇異獸,就是野生動物,是不可能被豢養的,所以龍子才會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他以為在李青身上可以彌補他對阿鳳的虧欠,但終於李青還是逃了,因為李青很清楚,龍子看著他時,並不是在看他,而是透過他看著另一個人。

    不過我也得說,阿青是否真的愛過龍子也有待商榷,我覺得阿青是透過龍子,來追念他和趙英那段無疾而終的感情。
    龍子和趙英的身份其實很像,所以李青才會沉浸在龍鳳戀而忘了抽身,因為當初趙英若多點勇氣,或許青英戀就能成真也不一定啊!

    結果,兩人都在對方身上尋找不可能的戀情......

    siedust 於 2011/05/07 22:48 回覆

  • 何蘋
  • 噢,這篇文章已經是三年前了啊!
    而孽子的上映,也是八年前的事了。
    八年前,我還只是個喜歡看迪士尼頻道的幼稚園年紀,哪裡清楚一部偉大的、動人心魄的戲劇正在上映呢?
    因此阿,我也憤恨自己未何不能早生八年。
    八年後,我上了高一,對生命迷惘、對愛情無知。一天,歷史老師推薦我们閱讀白先勇的孽子,才讓我與公視的孽子相遇。
    我也像作者一般,剛看原著時,不太了解它到底想說什麼。一開始,我也只是抱著一絲好玩而輕浮的心理而閱讀它的。原著給人的映像太平淡了,但我想這也是白先勇先生的筆風:他總能把強烈的情感用一種最旁觀的方式述說給讀者,閱讀時候,雖然不會感到特別的傷感,但往往在放下書本的幾天後,那種濃濃的哀傷卻綿長而滿佈在心上,久久無法脫離。
    而公視孽子,誠如作者所言,它的優點,已經無法一一細數。在音樂在演員在場景,它極其完整而忠實的呈現了白先勇筆下的世界,讓我一哭再哭。每一幕,都是那樣動人心脾─阿青母親的出走、李青為死去的弟娃而哭泣、父親那張灰敗慘痛的臉......而完結篇,更讓我掏心置肺的嚎啕大哭,十六以來,我從沒哭的如此哀痛,也只有公視的孽子,才有這樣的吸引力。
    裡頭,兩個讓我印象深刻的點─一個是范植偉、一個是范宗沛。
    范植偉,我只能說:他天生就註定要演李青。他的雙眼太悲傷了,悲傷到只要看著他的眼,就能夠流下眼淚。他演的阿青是個經典的悲傷,而他自己在現實,我也為他感到傷悲。昔日的影帝,只能留在昔日?
    范宗沛的配樂,它是成就孽子最大的功臣之一。"楊柳""夜舞""問鄉"每次聽,總讓人心裡久久繚繞著一股哀愁。
    十六歲,能看孽子嗎?十六歲,能承受得住這樣沉重的悲慟嗎?我不清楚。每每在午夜夢迴、每每在人來人往的長廊,心中就會浮起一股濃的化不開的哀愁,即使,時間已是看完的一個月後了。
    八年的時間,它足已被人遺忘。可是,我卻在茫茫的世間、在八年後,如同八年前那些被感動的觀眾,我也深陷在孽子,愛上八年前的李青。
  • 孽子的配樂真的讚到沒話說,
    幾乎配樂一下我的眼淚就飆出來。
    小偉的李青沒話說,他和趙英那段青澀而短暫的戀情,
    即使到現在依然深烙我腦海。
    至於現實中的小偉,唉...只能說他的性格害了他,
    真的很為他可惜,他的演技沒話說啊!

    siedust 於 2011/05/13 18:37 回覆

  • 陳世杰
  • 看到你在PTT發表關於「孽子」青英與「天黑」的子青關係的文章,我笑了。
    二十餘年了,常常在不經意間,那個人的名字就這麼悄聲從自己的嘴中喃喃而出。
    可能吧,這麼深的情感早就內化於心,偶而在創作時,很自然地變形成角色與情節,隱晦地暴露出深藏的那段永遠無法圓滿成真的遺憾。
    謝謝你對我作品的關注。
  • 非常感謝您和幕後幕前的團隊如此用心呈現作品,說孽子和天黑是我台劇觀看生涯中、最重要的兩部作品都不為過^_^。

    (其實看到編劇大人來留言,我已經激動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了XD)

    siedust 於 2017/03/07 17: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