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看了記者和蘭曉龍編劇的一段採訪後,有感而發的文字,純粹紀錄自己心情,沒有什麼內容。
不喜歡自言自語、毫無邏輯文字的朋友,請小心,勿進入。








真的不是故意要落淚的,但當我完完整整把這段採訪看完時,不,在看的當中,心裡就好像被什麼衝擊到了,然後大半夜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任由淚水將自己淹沒。

文章於此:http://tieba.baidu.com/f?kz=288942927


過去的一年多,其實我活得並不快樂。
常常迷惘,常常哀嘆,常常抱怨上天不公平......
時間就在我這種沒有任何助益的情緒下快速地流失。

我渴望幸福、渴望開心、渴望很多很多,卻發現自己並不想認真地去付出,反而把時間花費在怨嘆、茫然裡。期盼未來,卻發現未來一下子來到腳前,成了毫無意義的現在與沒有價值的過去。

所以看到這段採訪時,我的喉嚨彷彿梗住了什麼,從啜泣漸漸成了嚎啕。


『因為許三多幾乎沒有花費時間去茫然。即使在他茫然的時候,他也在做事情,從來沒有浪費過時間。他沒有我們這樣好高騖遠,沒有那麼多計劃,就是每天做該做的事。
他是一個讓自己在非常平靜的世界中生活,在非常有限的事情中尋找意義,然後開拓更大意義和世界的人。所以將門虎子出身的高城說,許三多每做一件小事就被他像救命稻草一樣抓著,有一天,我一抬頭發現,好,他抱著的已經是讓我仰望的參天大樹了。』

茫然,是我這一年多以來,最常處在的精神狀態。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確切的目標在哪裡,即使有,卻又會懷疑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可是三多卻非如此,我一看到「他沒有我們這樣好高騖遠,沒有那麼多計畫,就是每天做該做的事」,便忍不住落淚。編劇所說的,所談的,彷彿直指我心中那塊巨大的陰影。

三多活在有限裡,卻又努力去開創無限。我住在有限裡,卻只能往更有限的死胡同裡鑽......


許三多最讓我敬佩的地方,就是他的卑微。人們總是渴望著自己偉大一點。我在上大學時就經常做這樣的夢,覺得自己多牛,連睡覺都帶著笑。我在這種沒意義的事情中,耗費了太多的生命。』

我很喜歡編劇談到三多的「卑微」,他說三多的特質是「一無所有,但是接受整個世界」。卑微的人才做的到如此吧!可我們往往不甘願卑微,我也是不想卑微,所以想要更多,想讓別人更瞧得起自己,期盼在別人眼裡,自己是個舉足輕重的角色。然而,一回首卻發現,自己虛耗掉的不過是時間而已。


『許三多是一個努力把手上的事情做好的人,就像他在五班時就去修路,他駐守空營房時就安安靜靜地看著。
他甘於沒有所謂的遠大理想。海明威在《戰地鐘聲》中說,現在,現在,只有現在,沒有未來。他用一首像音樂一樣的句子在反復強調著現在,強調著當下。 』

現在,現在,只有現在--
好震撼的句子,確實符合三多面對事物的心態,一步一腳印地完成他手中僅有的工作,從不奢望遠大,不自以為高傲。
有人說三多傻,或許吧,可我至少知道他一定會是個最甘於平淡同時也最幸福的人。他擁有的,會比任何人都多,因為他一點也不貪心,不傲慢,當人可以以卑下的角度仰望世界時,我想世界都會在他眼界展開。這是我最欠缺的部分,我,不夠卑微。

一心想比別人強,就落得跟成才一樣的情形,但我不確定我做不做到像成才那樣迷途知返。


『有一則希臘神話,說的是一位叫西西福斯的國王,因為觸怒了天神,天神每天罰他推石頭,一旦他即將把石頭推到山頂,石頭就會滾下山去。然後西西福斯再次轉過身去,繼續從山腳下往山頂推石頭。
這是加繆的哲學。他認為,人活著的意義就在於西西福斯轉過身子的那個瞬間。你能在經歷了那麼多次的失敗後,仍然有勇氣轉過身去做那件事情。對於一個個體的成長,需要有這樣的錘煉。對於一個社會的發展,需要有這樣的鋪墊。
你知道,西西福斯永遠不可能把石頭推到山頂,但是他還在那裏推。就像我們製作這部戲,我和老康絕對沒有想到要改變這個社會,那就像要把那塊石頭推到山頂上。但是,我們還這樣努力著,雖然我們知道石頭仍然不會到山頂。』

這段文字像極了劇中「不拋棄、不放棄」的出處,明明知道石頭還是會滾下來,卻不放棄地繼續轉身向前推去。這需要多大的堅持與毅力!
我在《士兵突擊》裡學到這六個字,卻沒有把握自己是否能做到。人生有那麼多的曲折與失敗,轉身需要勇氣,推出石頭更需要毅力,「不拋棄、不放棄」我不能只是嘴上講講,心中想想。
對我而言,不願實踐,都是枉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