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智堯飾楚留香)

有一年,我與同事閒來沒事聊起童年的夢想,她眼神發亮滿懷憧憬地說道:「我從小就想要當俠女。」


且不論這個夢想的可行性如何,對當時眼裡只有屍體與謎團的我而言,根本無法理解為何有人會沉迷於武俠世界並以此為人生目標。那種打打殺殺的虛構情節,我怎麼都覺得遠不如充滿死亡與人性糾葛的推理作品。

然而,等我歷盡職場冷暖,沉浮多載後,再來翻開這些我曾經嗤之以鼻的武俠小說,我漸漸能夠感受同事的心境。

讀了一點金庸、不少的溫瑞安,以及眾多的古龍,我發覺我最愛的竟然是老愛爛尾外加大男人主義的古龍(笑)。

古龍的作品有很多缺點,諸如虎頭蛇尾、男女感情寫來寫去都是那一套、女主角總是不討喜得讓我想要掐死她們……,但是,我就是沒辦法不讀、不愛。

PTT有位作者在漫吐版表達對古龍的愛恨交織,我感同身受到了極點:

極富感染力的文字,極具實驗性的敘述方式,加上極度狂浪的浪漫情懷。雖然常常會讓人有幹你媽的是在說三小阿囧之感,不過也常常會有你媽的這就是人生阿囧的感覺不知不覺跑上來。

用字是粗俗了點,但不這樣講還真不能道出我們的心情。

順便借一下楚留香與胡鐵花的對話,這番對話也很能表達我對古龍作品的心情XD
 
 


總之,我就是喜歡古龍的作品。喜歡他筆下人物的灑脫,對人生的放懷,儘管人世間有那麼多無可奈何、那麼多痛苦與折磨等著他們,他們卻依然可以酌酒相對,笑談人生。

我想,即使天塌下來了,他們大概仍會笑著飲盡壺中的酒,再做盤算吧!

如果我早個幾年接觸古龍,肯定會相當不屑這種縱情於酒、走一步算一步的人生態度。但如今度過幾多寒暑,看盡冷暖,我漸漸能夠欣賞古龍的態度。我知道我一輩子都不會讓自己成為他那種人,可有時候我卻會不由自主地欣羨起他。

金庸曾經說過自己最喜歡古龍,我想他和我們大多數人一樣,被現實綁得緊緊的,很多事不敢想也不敢做,因此很難不羨慕古龍這個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男人吧!

最近我在觀賞張智堯版的《楚留香新傳》,這種念頭愈發強烈。楚留香是古龍作品中,我最愛的一個角色。古龍認為,比起沈浪、陸小鳳這類浪子,楚留香更接近「遊俠」。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歡香帥,在他身上沒有太多漂泊的不確定感,沒有濃到化不開的寂寞,更多的是沉穩、優雅與自信。我們都知道香帥身旁有個胡鐵花,小胡看起來似乎永永遠遠都那麼豪邁與歡樂,可是他的酒杯不離手,他總是可以跑得讓楚留香多年不見人影。

胡鐵花,其實是個寂寞無比卻又極度害怕寂寞的浪子。

有了小胡這個對比,我更無法將目光從香帥身上移開。古龍在塑造楚留香時,我相信多少將自己投射其中,但古龍絕對不等於楚留香,古龍太寂寞、太不安了。於是他將完美放在香帥身上,或許是盼望哪一天自己能達到他的境界。

我並不喜歡完美,但我真的很愛楚留香,無論是原著的香帥或是張智堯詮釋的楚留香,我都愛不釋手。若能像楚留香那樣走遍天涯,賞盡美景,充滿冒險無畏的精神,又能不被太濃烈的寂寞包圍,是多麼棒的事!


除了人生態度外,我也相當喜歡古龍人物間深厚、無可取代的友誼,雖然這些描寫無疑提供了腐女同胞們眾多的談資與創作題材╮(╯▽╰)╭

所謂「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古龍真真正正地將之發揮得淋漓盡致。

青梅竹馬如楚留香、胡鐵花或陸小鳳、花滿樓就不用多說了,他們的感情建立在時間的洪流裡,自然親密得難以言喻。特別是香帥、小胡與姬冰雁的「雁蝶為雙翼,花香滿人間」,每每讀到這兩句,我心中總是滿滿的感動。雖然我很想把古龍挖出來問他為什麼只讓姬冰雁出現一個故事(淚)。而陸小鳳與花滿樓彼此的情誼深厚到大陸朝廷台改編時,都忍不住增加兩人的故事來完整原著兩人互動的缺憾XD

多情劍客無情劍》裡,李尋歡用一杯酒便收服了飛劍客,阿飛後期即使被林仙兒迷得神智皆無,卻未曾忘記過李尋歡,心中更是定意誰都能傷害,唯獨不能傷害李尋歡。

至於上官金虹與荊無命,那更是攤在陽光下、近乎於世不容的禁忌之情了。

或許因為師傅就是這副德性,當初也為阿飛傷神傷心,所以葉開也繼承了這點,硬追著傅紅雪到處跑,都快成跟蹤狂了自己卻毫不以為意。等到真相爆開,兩人即使形同陌路不再相見,但旁人問起,葉開自然甭提了,即便傲嬌如傅紅雪,語氣裡仍然充滿對葉開的思念。無怪乎鍾漢良與陳楚河的《天涯明月刀》會改編成「那樣」(茶)。

《武林外史》的沈浪與金無望也叫人遐想,雖然我覺得沈浪與王憐花更適合腐女們一慣的妄想(誰叫王憐花既美麗又傲嬌呢),但就原著發展來講,沈浪與金無望的情誼是更為我所欣羨(熊貓兒完全pass,在我眼中他就是個笨蛋)。化敵為友不鮮見,可是沈浪那種毫無介蒂、單純求友的心情,是會讓人感動的,金無望即使站在沈浪的對立面,也很難不被打動。

就像《碧血洗銀槍》的馬如龍與鐵震天,馬如龍明明知道鐵震天四面環敵,卻在第一眼見到他、連名字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便為他所折服,視他為友,拚了命不要都要護著鐵震天。我很喜歡當時馬如龍與謝玉崙的對話,完完全全揭露古龍的交友觀──

天還沒有亮,春寒料峭。馬如龍的心裡卻在發熱,整個人都在發熱。因為他交了一個朋友。交了一個不明來歷,不問後果,但卻肝膽相照的朋友。
「你交了他這個朋友!」謝玉崙還在等他,她第一句問的,就是這句話:「你連他是誰都不知道,你就跟他交上了朋友?」
馬如龍道:「就算天下所有的人都把他當作仇敵,都想把他亂刀分屍,大卸八塊,我還是願意交他這個朋友!」
謝玉崙道:「為什麼?」
馬如龍道:「不為什麼。」不為什麼?這四個字正是交朋友的真諦。如果你是「為了什麼」才去交朋友,你能交到的是什麼朋友?你又算是個什麼朋友?


說到這個,我更喜歡楚留香對朋友的豁達,這也是我愛香帥的原因之一──

胡鐵花瞪眼瞧著他,道:「他(姬冰雁)這樣對你,你一點也不生氣?」
楚留香道:「你要交一個朋友,就得瞭解他的脾氣,他若有缺點,你應該原諒他,我認識他的時候,就已知道他是這樣的人了,我為何還要生氣……」
他一笑接道:「何況,能令這樣的人始終將我當做朋友,我已經很滿意了。」
胡鐵花怒道:「但我卻沒有你這樣寬宏大量,我……」
楚留香笑道:「你以為你自己就很夠朋友?我們那麼多好朋友在一齊,你居然能偷偷地不辭而別,一溜七八年不見面,別人難道不生你的氣嗎?」
胡鐵花道:「但我……我不像他……」
楚留香笑道:「不錯!你不像他,朋友有困難時,你絕不會退卻的,但你也有你的缺點,這正如姬冰雁也有他的好處一樣。」


或許古龍太重視朋友了,加上他寫的女角幾乎很少討喜的,所以實在不能怪讀者總愛將男主角配給他的好基友。例如《武林外史》,沈浪為了金無望、為了熊貓兒,甚至連罪大惡極的王憐花他都可以出手拯救,但朱七七一出問題,他似乎跟個沒事人似的。最後沈浪與朱七七之所以在一起,我都覺得只不過是因為她的生理性別是女的。(攤手)

再如《楚留香傳奇》,楚留香遇到麻煩,胡鐵花二話不說,丟下了他追了許久的女人,便與楚留香一同解決麻煩去了。

還有最誇張的《多情劍客無情劍》,李尋歡把自己的未婚妻都讓給了結拜兄弟龍嘯雲啊!(摔筆)

總之,這類例子族繁不及備載。由此可見古龍的武俠世界裡,「友情」絕對是神聖不可侵犯,完全凌駕其它情感(尤其是愛情)之上的。很少武俠作品會將友情與愛情放在同一個天秤上權衡,但古龍卻常描寫這類情節,所以讀者們(腐女族群)也很困擾,古龍老前輩都這樣寫了,如何叫他們不多想呢?

不過這位網友寫得很好:

我覺得舊時的「義」,男人肉體上愛的是女人,精神上愛的是男人。但這種愛和現在流行的「腐」不一樣。「腐」所說的是愛情,細膩敏感狹隘妒忌,容不得別人。把兄弟情往愛情上靠,小看了兄弟情。

難怪我不愛原創的BL作品,只讀衍生作。因為我總覺得奠基於原著的朋友情、兄弟義,才是我所期盼的。過多黏膩的情情愛愛,無疑是污蔑了原著曖昧的美好。

所以在我看來,再怎麼腐,終究是一種樂趣罷了。實際來講,若能擁有古龍筆下人物的知己之情,就算被無關緊要的人腐到死,我都樂意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