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未想過我會接觸溫瑞安《四大名捕》系列以外的作品,四大名捕的集數相當可觀,我一直認為沒解決完之前,斷不會與其它系列有牽扯,即使差點被張智霖和鍾漢良主演的《逆水寒》拉去,最終仍堅守著。


沒想到後來陰錯陽差因為某篇同人文(還是傅葉衍生文>”<),我毅然決然跳進這個我原本完全不熟悉的大坑:說英雄誰是英雄系列

溫瑞安的作品有個特色,他筆下的人物多處於同一時空,時常有所交集。這種橫向空間的串連,往往比垂直時間的貫穿更難掌握。對讀者而言,無疑是大工程,閱讀情緒也會變得十分微妙與掙扎。例如我讀四大名捕系列,對無情等人已有相當的概念,但接觸說英雄系列後,名捕們在裡頭因為立場的不同,開始出現我未曾料想到的形象。

當然,角色性格不太可能無緣無故產生巨大的變化(除非作者抽風),卻會因為切入角度的差異,出現我不願相信的結果。(這點容後再談)

說英雄系列是一部架構非常龐大的作品,出場人物難以數計,目前出版至第八部,計有《溫柔的刀》、《一怒拔劍》、《驚艷一槍》、《傷心小箭》、《朝天一棍》、《群龍之首》、《天下有敵》、《天下無敵》,第九、十部《天下第一》、《天敵》尚未出版。

前四部以王小石為主角貫穿整個故事,敘述名不見經傳但武功了得的王小石來到京城期盼大展身手,結識具有相同目的的白愁飛,在某次事件意外解救了金風細雨樓的樓主蘇夢枕,三人結拜為兄弟。自此,王小石正式踏入這腥風血雨的京城幫派紛爭。

說英雄系列的背景設定在北宋末年,當時昏君當道,朝政把持在蔡京、童貫等奸臣的手中,民不聊生、百姓怨聲載道的事實歷史課本都寫得很清楚,我毋庸贅言。在這種情況下,京城除了朝廷的勢力外,民間竟也不遑多讓,漸漸形成許多幫派,其中最具威脅的有三:金風細雨樓、六分半堂與迷天七聖。

說英雄系列便是透過這四股力量(含朝廷)的角力,帶出各路英雄好漢與奸佞惡徒們的故事。

溫瑞安本來就很擅長描寫人際之間的爾虞我詐,孰是敵孰是友,不到最後關頭往往分不出答案。即使答案出來了,也未必是真相,作者極有可能在下一秒鐘回頭捅你一刀。說英雄系列擺明了就是黑道組織彼此火併的故事,偶爾朝廷再來插一腳,比起形象正直的《四大名捕》系列,其關係之混亂、立場之複雜可想而知。

所以我讀起來其實很辛苦,倒不是溫瑞安的文字艱難、情節晦澀,相反的,故事相當精采,我往往得懸宕著一顆心往下一頁前進。心驚膽顫的結果自然是冷汗涔涔,辛苦不在話下了XD

以《四大名捕》來講,溫瑞安固然提供了不同角度的切入,但因為名捕們畢竟代表的是正義的一方,因此我的價值觀多半隨他們而行,不太有掙扎的時候。然而,說英雄系列便不然。溫瑞安以王小石為主角,儘管他確實是個俠義之士,縱使加入金風細雨樓,依然不改本心,秉持義理而活,我卻沒辦法完全站在他的立場看待每一件事。

換言之,我不喜歡王小石。他很強、很善良、很為朋友著想,但我就是不喜歡他。

原因大概有二,這其中摻雜了我不少私心。

第一,是王小石結交的那堆朋友很礙眼,諸如張炭、唐寶牛、方恨少等人,一開始他們真的很有趣,插科打諢得我哈哈大笑。可是行徑愈來愈乖張無節制,甚至摃上鐵手、追命和無情,這點我萬萬無法忍受。王小石幫著他們與無情出手後,我知道這人不會再讓我放在心上。

第二,比起王小石,他的結拜兄弟白愁飛與蘇夢枕更合我胃口。但白愁飛實在不是好人,為了自己的權力欲望,可以做盡卑鄙之事。問題是,我就是沒法討厭他,就算他想取蘇夢枕而代之,到處樹立自己的威望,離間蘇、王之間的情感,我仍可以感覺得到他終究還是敬重他的蘇大哥的。

例如:當雷家子弟為報雷損之仇攻擊蘇夢枕的轎子時,是白愁飛親入轎內擊退眾人。

利小吉卻忍不住問:「白副樓主,怎麼車裡的會是你?」

白愁飛淡淡地反問:「怎麼不是我?」利小吉一時為之語塞。

「想殺蘇樓主?」白愁飛冷哼著,伸出雙手,一隻一隻手指的看了過去:「得要先殺了我。」

於是,自從這一天開始,「要殺蘇夢枕,先誅白愁飛」的風聲,便傳得滿城皆知,不久以後,連江湖黑白道上,也傳得沸沸揚揚。

「欲殺蘇,必殺白。」

「白死蘇難活。」

無論白愁飛抱著什麼心態保護蘇夢枕,讀到這段我還是很感動>///////<

當然不是說王小石就不為他的蘇大哥著想,他付出的不會比白愁飛少。為了蘇夢枕,他可以冒險答應蔡京行刺諸葛先生。可是我真的比較喜歡工於心計的白愁飛,勝過正義凜然的王小石。

其實想想如果王小石不和張炭、唐寶牛等人走得太近,也許我不會這麼不喜歡他。

第一部《溫柔的刀》主力都放在金風細雨樓、六分半堂與迷天七聖之間的傾軋,敵友之間忽明忽暗,幫派之間詭計多端,讀來相當過癮。可是第二部《一怒拔劍》加入張炭、唐寶牛等配角,我愈讀愈火大。心想這群人到底出來幹嘛,套一句閩南俗諺「生雞蛋的沒,放雞屎的有」,實在太適合他們。很多事情明明可以平安落幕,他們偏偏愈惹愈嚴重。例如張炭偷竊鐵手、追命身上的書籍,標準的錯事一樁,他們還可強詞奪理,自以為無錯。王小石這個好朋友又不能對他們置之不理,於是便與鐵、追兩人動起手來,之後還牽扯到冷血。

我咧,四大名捕全招惹了個遍,王小石我能不討厭你嗎?

正因為說英雄系列是以黑道(?)人物的角度出發,所以描述名捕們的行徑便與四大名捕系列不盡相同。我無意視名捕們為完美,可是我並不希望因為官賊不兩立,所以必須在這系列貶低他們。我相信溫瑞安也絕無此意,只不過在文字描述上我免不了有些疙瘩。

或許等我邁入第三部,對王小石等人會改觀也不一定(遠目)。


當初我會接觸這系列,確實抱著不是太純潔的念頭。套一句網友說的,這系列幾乎是CP的集大全(沒辦法,出場人物爆多)。

溫瑞安與古龍都會很寫男人的友情,而溫瑞安的筆法格外討我的歡心。網友曾說:「如果想看男性筆法寫出來的男人友情,溫瑞安是你的好朋友」,是真知灼見啊!當然在腐女眼中,這句話可以解釋的角度就很多了。

有時候實在不能怪女孩子想太多,溫瑞安的描述文字的確容易讓人不知所措,舉例來講,王小石初遇蘇夢枕時溫老是這麼寫的:

緊張和害怕是不一樣的,緊張可以是亢奮的,害怕則可能是畏懼。
王小很容易緊張,其實他看到溫柔就手冷腳冷,初遇蘇夢枕,手腳更凍得個欲仙欲死。


王小石喜歡溫柔,當然一看到就緊張。蘇夢枕雖然是個病癆鬼,但根本是超強兵器,王小石會發冷我能理解。問題是,什麼叫「凍得個欲仙浴死」啊?是我中文沒學好還是溫老學的是另一國語言XDD

蘇夢枕與六分半堂的頭頭雷損是死對頭,然而與一般的死敵不同,兩人是抱著惺惺相惜的微妙情感的,於是便常出現類似以下的對話:

「你不需要死的。」蘇夢枕喃喃地道:「你死了,就剩下我,和我的寂寞......
……
雷損吁了一口氣:「這幾年來,與你這樣人的為敵,是一種愉快的感覺。我想,不管你死還是我死,都會很不捨得對方。你說是不是?」
蘇夢枕點頭道:「是的。沒有你,將會是件很寂寞的事。」


要不是雷損太早死,雷蘇這個相愛相殺的CP一定很有看頭。

不過,我個人是比較喜歡蘇夢枕和白愁飛啦!比起王小石對他的蘇大哥一心一意,白愁飛這種帶著其它目的卻仍護著蘇夢枕的心態我倒覺得更有發展性。

網友這篇文分析得很有趣:〈關於冷CPBE和三觀〉,裡頭有一段我笑到不行:

JQ,書裡一抓一大把,多到有人在天涯求白蘇文,底下立即回帖難道這兩人還需要同人嗎?

這年頭不僅電視劇逼死同人,連小說作者都直接來了。(笑翻)

據我所知,說英雄系列並沒有改編成電視劇。我心想,四大名捕、逆水寒、布衣神相等都直接影像化了,為什麼卻沒有看到這一部?是因為架構實在太龐大了嗎?

不過網友們太有才,不改編無妨,我們就自給自足。以下便是同人大手的作品,關於演員的分配可以參考:http://jiuren99.blog.sohu.com/246583543.html讀過原著的朋友一定會感嘆網友的能耐啊!



同人戲劇成品如下:


另外,也有其它的MV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