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人計畫》是東野圭吾1989年的作品,曾入圍第十一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這獎項是什麼我不太清楚,但令我驚訝的是,本書居然是東野早期的作品。不知是否我太久沒有接觸東野,判斷失了準頭,《鳥人計畫》給我的感覺竟然近似晚期的東野,除了文筆稍稍稚嫩,整體來看並不會輸給現今的東野圭吾。


《鳥人計畫》以日本滑雪運動為背景,敘述滑雪界的明星榆井明,技術高超無人能出其右,但他卻於某日滑雪練習時,遭人下毒殺害。

東野圭吾的作品向來沒有太過複雜的脈絡與令人目眩的角色關係,也鮮少出現需要兇手勞心勞力製造的詭計(勞心或有之,勞力就很少了)。東野不擅長華麗的謎團或磅礴的氣勢,但他卻得懂得從細微處撼動人心。

《鳥人計畫》就是這樣的一部作品。

簡單的毒殺、不起眼的詭計,釀造它們的卻是叫人心痛的動機。

本書著重的不是兇手是誰,因為不到一半作者已經點出兇手。犯案手法固然是重點之一,卻不是那麼吸引我。我真正在意的是「為什麼」。果不其然,這個答案確實使我眼睛一亮,甚至有擊中心臟的感覺。

如果所謂的「運動」,最終只能淪為一個模子印出來的表現,那麼這種競賽的意義究竟何在?

我想起前陣子學生對我說:他們補習班的老師會印製「應考作文」給他們,只要他們將這些應考作文熟背於心,面對大考作文絕對有高分。當時我第一個反應是:如此一來,你們的獨特性呢?以你們的靈魂所寫出來的文字不是才有價值嗎?

可是轉念一想,在充滿競爭的環境裡,脆弱的人類又能如何固守自尊與個性,不向可以輕易獲得成就的方法低頭呢?

就像《鳥人計畫》中,刑警與滑雪選手澤村的對話──

保有正常人原貌的運動,真的不可能辦到嗎?……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以正常人的姿態去挑戰。生化人對生化人的比賽,我根本不想看。

你的話,我會牢記在心。不過,刑警先生……人類是很弱的。

澤村的言語做為本書的結尾,實在有不勝唏噓之感。我與刑警先生有同樣的感慨,倘若競賽成了量產生化人的對決,我想便不再具有任何價值存在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