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出版的《飛鳥的玻璃鞋》,是島田莊司初步結束吉敷竹史系列的終作,接著整整八年,吉敷竹史未曾在島田筆下出現過。直到《淚流不止》,島田才讓這位俊美堅毅卻經歷滄桑的男人重現江湖。


當初島田莊司迫於生計,不得不暫停御手洗那格格不入的本格作品,轉而撰寫帶有寫實味道的吉敷竹史系列。然而,島田畢竟是島田,在社會派大行其道的現實裡,他依然能透過吉敷這位腳踏實地的硬漢刑警,構築出屬於自己的本格藍圖,進一步創作出迄今仍是我心目中屬一屬二的《奇想天慟》。而早期的《寢台特急1/60的障礙》或《出雲傳說7/8的殺人》,雖然比不上《奇》一書的磅礡,卻也稱得上是精緻的小品。

然而,到了較晚期的《羽衣傳說的回憶》與《飛鳥的玻璃鞋》,故事的性質與方向開始轉變。當然,吉敷的性格依然未曾改變:對真相的執著、對工作的熱忱、對強權的不畏,彷彿已是他血液的一部分,總是激烈地湧流著。

只不過比起早期側重謎團的寫法,《羽衣傳說的回憶》與《飛鳥的玻璃鞋》的重心漸漸從謎團轉移到吉敷本人,及其與前妻加納通子的關係上。早在《北方夕鶴2/3殺人》,島田已經著墨不少吉敷與通子的愛恨情仇,但因為《北方》一書的詭計尚稱龐大,所以謎團的光芒並沒有因為這對夫妻而被掩蓋。

《羽衣傳說的回憶》就不是如此了,夫妻互動成了主體,所謂謎團只是點綴。本來我以為《飛鳥的玻璃鞋》也是同一種風格,幸好「反客為主」的情況並不嚴重。但吉敷仍舊對通子依依不捨,故事前半段還是脫離不了加納通子的影子。直到吉敷因意外闖進一場追綽會,案件主體才浮至水面上。

《飛鳥的玻璃鞋》敘述演員大和田剛太在拍完「由美子之戀」後離奇失蹤,爾後某天其妻收到裝有他右手手腕的包裹。吉敷直覺案情不單純,硬是違背長官的命令,甚至豁出他身為警官的生涯,獨自調查該事件,誓要查出真相!

吉敷竹史系列大多是一步一腳印的寫法,正如傳統社會派的刑警辦案。吉敷竹史能與御手洗潔這個迷人又古怪的男人齊名,顯見他的魅力絕對也不同凡響。我在《奇想天慟》就愛上這個堅持真相、不懼打擊的男人,儘管他對前妻的執著有時令我難以忍受,可倒不如說這正是他的性格在愛情上的一種反映。

島田在《飛鳥的玻璃鞋》藉著案件的調查,將吉敷竹史的性格做了更進一步的補強與放大。雖然案件本身並未含有什麼驚人的詭計,但從中窺見的吉敷,永遠都像我在《奇想天慟》初見時那般閃閃發亮。即使被權力壓得踹不過氣,或調查陷入極端困境,吉敷從未卻步,更遑論放棄。

相較起來,島田塑造的女性角色,似乎不像男性如此出色。或者換種說法,島田筆下的女人,怎麼都這麼「顧人怨」啊?

《黑暗坡食人樹》出場的松崎玲王奈一點也不討喜,到了《異位》更是癲狂,沒事還纏著石岡問御手洗是不是喜歡男人(《水晶金字塔》)。我只想對她說御手洗就算喜歡女人絕對也沒她的份!

犬坊里美在《龍臥亭事件》就不用講了,我實在不喜歡她的形象(別趁著石岡脆弱之際勾引他啊)。到了《犬坊里美的冒險》我簡直想掐死她,這是什麼司法研習生?她到底是怎麼考上的?不過里美比玲王奈幸運多了,至少《龍臥亭幻想》那個有點花痴有點可愛的模樣為她挽回不少分數。

但比起加納通子,里美和玲王奈都是小兒科了。如果票選島田筆下最不受歡迎的女性,我深信通子一定可以拔得頭籌。畢竟人家玲王奈和里美都沒拐到御手洗或石岡,而通子嫁給了吉敷卻無論離婚與否,時刻都折磨著吉敷啊!(雖然吉敷自己也要負責任)

為什麼島田刻畫的女性都如此極端呢?根據今年九月島田來台的訪談紀錄,他表示因為他周圍的女性同胞都有點瘋狂。

島田特別提及他母親,味噌湯事件相信讓不少與會者落下同情的淚水吧!島田不過是要求廚藝奇差的母親不要污蔑了遊子心中美好回憶的味噌湯,沒想到他母親就煮了一鍋難喝到極點的味噌湯給他,濃到像紅豆湯,當島田婉轉道出事實時,他母親一茶壼水便倒盡鍋裡。

可見童年的陰影影響有多大啊!搞了半天原來玲王奈或通子的原型是島田他老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