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很久很久以前的《出雲傳說
7/8的殺人》,我已經沒接觸過吉敷竹史系列了(《龍臥亭幻想》那短短一瞥不算)。

沒辦法,皇冠將御手洗系列擺在第一位,吉敷只好排在瘋顛的這位仁兄後面。盼來盼去,總算盼到了《羽衣傳說的回憶》出版,但本書卻出乎我意料之外,平淡得宛如吉敷的生活紀錄。

雖然御手洗是島田筆下我最鍾情的角色,可是真正引領我徹底臣服於島田腳下的卻是吉敷竹史系列的《奇想、天慟》,我也因此對吉敷印象深刻,一個為了真相可以不顧一切,甚至得罪世界也在所不惜的男人。

《北方夕鶴2/3殺人》則彰顯出吉敷鐵漢柔情的一面,原來他不僅執著真相,對感情之專一也令人咋舌。

我在想,愈是喜歡吉敷的人,大概愈討厭加納通子的存在吧!

我對通子並沒有任何感覺,《北方夕鶴》裡我只當她是一枚棋子,倒是《龍臥亭幻想》帶給我驚奇,因為某人的出生表示吉敷與通子有無限的可能性,但我還在猜測這可能性會不會是場悲劇。

但到了《羽衣傳說的回憶》,吉敷與通子的交流暗示我的猜測也許是個錯誤,這令我相當開心。

雖然我對通子無感,卻仍希望她與吉敷能夠再度擁有美好的未來,在她卸下所有痛苦的過去之後。

《羽衣傳說的回憶》主要講述的,便是吉敷與通子的過去。透過吉敷一時心血來潮發現的雕金作品,配上他向來執著的脾氣,他逐漸發現通子的所在。說穿了,這兩人的愛情故事就像在鬼打牆似的,如果搬上八點檔,搞不好會獲得許多婆婆媽媽的支持,不過我免了吧,我實在沒法喜歡這種繞來繞去的情感糾葛。

正因如此,我才喜歡御手洗在情感上的冷酷也不一定(但石岡不在其列XD)。

所以本書看不見《奇想、天慟》的磅礴,更沒有《出雲傳說》的離奇。有的只是吉敷對通子濃厚到化不開的思念,與通子幼時的某個謎團。

但我還滿喜歡那個謎團,吉敷只聽了一遍便解開了。因為這個謎團,使通子一生都活在恐懼中,似乎有點荒謬,但考慮到通子怪異的性格,也不難理解。

我發現島田筆下的女性角色,通常不會擁有太好的人生的經歷。通子就不用說了,玲王奈在《異位》裡的悲慘境遇更是印證,而活潑可愛的犬坊里美,在《犬坊里美的冒險》一書簡直被我嫌到爆。我現在都有點慶幸石岡是男人了,不過他在《龍臥亭殺人事件》中的遭遇好像也沒好到哪裡去,敢情島田是把他當女人寫了嗎?(汗)

話說回來,閱讀本書時,雖然挺容易對通子產生負面印象,不過客觀來講,吉敷也實在稱不上是個好丈夫。我一邊讀一邊吐嘈:吉敷先生,如果我是通子,我絕對不會想嫁給你。


婚姻果然是兩人經營的事業啊,沒有共識、沒有體諒,提早破產、關門也是理所當然。

總之,別奢望本書出現島田一貫的華麗謎團,就當它是本吉敷竹史的情感生活紀錄,讀起來會比較愉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