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拜讀既晴的作品,這次很巧地找來相隔八年之久的《請把門鎖好》與《感應》。同時間閱讀一位作家不同時期的作品是件非常有趣的事,除了可以比較作者的進退步之外,亦可窺見作者成長的軌跡。


《請把門鎖好》是2002年皇冠大眾小說獎的首獎,當年此書出版,我其實興致勃勃,但聽聞內容相當恐怖,讀完晚上會頻頻檢查門鎖是否鎖上,我不得不卻步。畢竟九年前的我還沒讀慣驚悚類的作品,絕不可能自己找罪受。

沒想到這一拖竟拖了九年。

《請把門鎖好》敘述年輕刑警吳劍向某天接獲報案,對方聲稱家中有一巨鼠,是啃蝕屍體長大的。吳劍向前往現場處理,卻意外發現一間密室,裡頭居然存在著一具屈膝蜷縮的屍體。隨著更深入的調查,吳劍向發現一切愈來愈匪夷所思,甚至連自己都無法倖免於難,而被迫成為同僚眼中的嫌疑犯。

也許真的是年紀大了,讀的作品多了,現在再來拜讀《請把門鎖好》,並沒有想像中的驚悚。書中談及的魔法、妖怪,我只是嗤之一笑。因為讀過《魔法妄想症》,所以我並不意外既晴再度將魔法設為主題。

就氣氛而言,本書算是營造得不錯,雖不至於叫我起雞皮瘩疙,但好歹能驅使我一頁一頁往下翻。異於其它同類型的作品,既晴選擇了一個開放式的結局。這結局非但造成懸疑的效果,更大有推翻前段各種鋪陳的意味在。究竟何者為真何者為假,別說書中主角與讀者如墜五里霧中,或許連作者本人也不得而知。

至於《感應》,是既晴2010年的新作。有比較確實有差異,早期的《請把門鎖好》在文字運用上仍顯得有些矯揉造作,情節的連貫性並不完美,角色的形象也有些樣版。可是到了《感應》,整體的表現出色許多,除了故事本身引人入勝外,既晴的文字功力也絕比多年前來得高深。再者,我一定要讚美的是張鈞見的塑造,愈來愈具體,也愈來愈吸引我。

張鈞見在《別進地下道》甫出場時,是個我不太能接受的主角,原因在於他對女友周夢鈴的執著之深,令我難以忍受。幸運的是,之後的《網路凶鄰》、《超能殺人基因》與《修羅火》,既晴削弱了張釣見與周夢鈴之間的聯繫,甚至一度出現張釣見另覓春天的機會,於是這幾部作品便顯得好看許多。

不過,令我驚訝的是,做為張鈞見起點的《感應》,比起前幾本更是精采。畢竟當時的張鈞見,還與周夢鈴牽扯不清呢!

《感應》中的張鈞見當時一退伍,就加入父親好友開的「廖氏徵信諮詢協商服務顧問中心」(老天,真是有夠長的),是該中心唯二的職員、唯一的偵探(另一職員為冷淡的祕書小姐)。

雖然該中心名稱落落長,但說穿了不過就是徵信事務所嘛!只是他們接的並非「抓猴」、「尋物」等一般大眾認知的案子,而是貼近人性、連警察都不知從何辦起的古怪事件。

本書共收錄四篇短篇:〈夢的解析〉、〈打動她的心〉、〈臉孔辨識失能症〉與〈未來的被害者〉。與一般推理小說不同的是,本書的案件多含有「超現實」的意味,儘管最終的解答仍符合邏輯,但過程可能充滿幻想。如果是幾年前的我,可能無法忍受這樣的寫法,但這幾年開始接觸幻想式推理小說,連死人都可以復活找兇手了(山口雅也《活屍之死》),張釣見小小的奔馳想像,又有何不可呢?

但比起案件的內容,我更中意既晴文字幽默的濃度。《感應》是張鈞見初當偵探的紀錄,可是與《別進地下道》那位傷春悲秋的主角形象似乎差距不小。換句話說,最初的張釣見其實活潑有趣許多,內心老是竄出不小心令我噴飯的想法與形容。顯然不受愛情拘束時的張鈞見,才是最吸引人的吧(笑)!

題外話一下,本書也出現了張釣見的對手呂益強刑警,以前看兩人爭競時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不知為何,本書描述兩人的初見面──還是在張鈞見被認為是嫌疑犯的情況下──我居然不自覺地萌了兩人(掩面),好吧,我沒救了……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