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手洗系列裡,《異位》是我最後拜讀的一部。在四部作品裡,它和《水晶金字塔》差不多,算是我第二喜歡的。四部巨篇若照喜愛度排名,大概是下面這個樣子:

黑暗坡的食人樹>異位>=水晶金字塔>眩暈

事實上,就結構、詭計與流暢度而言,我認為《異位》比《水晶金字塔》更出色,但因為《水晶金字塔》裡御手洗與石岡的互動很合我的意,所以私心把它與《異位》劃為等號。

從最早我接觸島田莊司的作品起,我便認為他若改行寫點恐怖小說應該也可以糊口,我至今無法忘記《奇想、天慟》裡老人坐在吊死的人底下,吃著紅白饅頭的場景。比起綾辻行人的《殺人鬼》,島田的描述竟令我印象更深刻。

《異位》裡也不乏這類場景,伊莉沙白巴托里的故事其精采的程度並不輸給文中的主要情節,堆滿的屍體房間、殘忍的刑具等,島田的文字力度往往可以將這紙上景象化為栩栩如生的恐懼。不過這點我認為《黑暗坡的食人樹》表現得更好,大概因為我完全沒料到樹下的世界竟然可以如此慘無人道吧!而伊莉沙白的故事之前曾了解過,所以有心理準備。

《異位》的節奏也比《水晶金字塔》或《眩暈》來得緊湊,最主要是因為玲王奈身為嫌犯,一再遭受質疑與折磨,即便我不喜歡玲王奈,卻也不希望她這麼地淒慘。不知是否察覺到讀者可能會出現的反應,所以島田才讓御手洗以如此令人「驚艷」的姿態登場。

這大概是我讀過最妙也最浪漫(?)的偵探出場方式了,我強烈懷疑島田該不會是為這個特殊的登場,才將場景設定在沙漠裡?(笑)

騎著白馬(還是匹母馬←御手洗強調)出現的王子,怎麼說都太過童話了,讀到此處我雖然興奮,但還是忍不住噗哧大笑,只是御手洗對玲王奈可是是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啊!話說回來,為什麼不安排御手洗騎駱駝呢?在沙漠裡這樣不是比較合理嗎?而且和御手洗的風格似乎也比較接近XD。不過若考慮到符合好萊塢的調性與玲王奈這位超級巨星,或許騎馬是比較好的選擇。(如果御手洗真騎了駱駝,他日《異位》有機會改編成電影時,我猜也會改成騎馬吧!←好萊塢式無可救藥的浪漫?!)

這令我想起克莉絲蒂的《麥金堤太太之死》,奧莉薇夫人是白羅的好友,她創造了一位優秀的偵探,她的作品將被改編成舞台劇。可憐的是,負責改編的劇本家居然將原本六十歲的主角硬生生改成三十五歲的年輕小夥子,還得從空中跳傘降落,與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女人談戀愛。

假如《異位》不幸被改編,恐怕也難逃這種模式,屆時御手洗與玲王奈大概會被迫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吧(囧)!更可怕的是,《黑暗坡的食人樹》等書也被改編的話,石岡可能會變成女人(看看《偵探伽利略》、《名偵探守則》的下場),然後和玲王奈、御手洗形成三角錯綜複雜的愛情關係也說不一定。

媽呀,光是想像我就想吐了。(是說石岡不「變性」好像也能形成三角關係耶......嗯,另類的三角關係)


比起前三部巨篇詭計,《異位》的詭計氣勢可以說是最磅礡的吧!在死海上頭建了一座斥資我一輩子不知道能否賺到的薪水堆疊起來的部景,與沙漠上怪異的迷宮住屋(另一種館系列?),如果有哪個導演有勇氣將《異位》影像化,我會先佩服他的口袋。

如此特別的背景,當然能出現特別的案件,才能與之匹敵。但與前三部不同的是,《異位》我倒是推測出其中一項謎底,或許是拜前三部作品之賜,我逐漸察覺出島田的企圖,既然加工了那麼多場景,不利用一下未免太浪費建造的金錢與人力。

雖然本書御手洗僅於最後解謎時出現,但如同《斜屋犯罪》,依舊擄獲了眾人的目光(我可不是指騎馬這件事XD)。不過最令我感動的,還是他的溫柔,對於死海上的案件的兇手,他選擇了裝傻與沉默,這股體貼與憐憫,從《異邦騎士》以來,便未曾改變過。所以我才會這麼喜歡御手洗啊!!>///////<



【延伸閱讀】

歡樂無限的《麥金堤太太之死》/克莉絲蒂

也算中規中規的《名偵探守則》 第一回(日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