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在翻開書沒多久,我便開始質疑自己真的讀得完這部作品嗎?


書中的犬坊里美,跟我印象中那位可愛、活潑甚至有點點花痴的里美確實是同一人嗎?

島田莊司雖然是我十分景仰的作家,但我差點想撕掉本書。

本書的里美幾乎從頭哭到尾,如果是為了案件相關者的遭遇,我能理解並寄予深刻的同情。問題是,里美的哭泣,幾乎是為了自己的無力、無知與愚蠢。她不是司法新鮮人嗎?可是關於法律的知識她怎麼會貧乏到我難以想像的地步?請問她究竟是怎麼考上的?

總而言之,書中關於里美的描述,我實在難以接受。島田莊司想透過初生之犢的里美來表達他多年致力於死刑廢除的理由(之一),這點我能理解。然而這隻初生之犢卻是超乎我想像的愚笨與缺乏法律知識,如果里美是一般人就算了,問題她偏偏是司法研習生,這樣叫我如何與里美站在同一陣線,去挖掘島田意欲展現的論點?

我並非要求島田必須將里美塑造成女強人,事實上里美最後哭著求犯人饒她一命的做法我並不反感,人面對生死存亡時有多脆弱我能想像得到。我只是無法忍受其它方面里美的懦弱與無能,更無法忍受里美在年輕男人面前的模樣。

講難聽點,作者在本書塑造的里美根本是大男人妄想下的產物罷了!

還我《龍臥亭幻想》裡的里美啦!!

不過好笑的是,儘管這個里美被我罵到臭頭,書中的詭計我倒是喜歡得緊,屍體消失的方式或許不算創新,卻出乎我意料之外。直到最後解說手法時里美仍未止住她的眼淚,只是可能習慣了,對於這樣的里美我的厭惡感不再滋生,也有點點開心她似乎長進了些。

其實本書的觀點,在過去島田的作品中時有所見。冤獄的產生、司法的不公、社會觀點的偏頗等等,這些都是島田欲極力撻伐與推動廢除死刑的原因。

本書最初被冤枉的兇手,正如《龍臥亭殺人事件》或《奇想天慟》裡無辜可悲的加害者一樣,許多時候是身不由己,是不公的環境導致他們無法掙脫,甚至陷入恐怖的泥淖。然而比起《龍》、《奇》兩部作品的磅礴氣勢,《犬坊里美的冒險》恐怕小家子氣了點,當成小品看倒是不錯,只要能夠忍受里美這個角色,應該可以讀得很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