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的作品我讀得不少,驚訝、悲傷、無奈......什麼感覺都有過,但我想到目前為止,《彷徨之刃》是最令我心痛的。

甚至有一度我幾乎快放棄,我不敢讀下去,我不忍看見主角注定走上毀滅之路。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主角長峰重雄育有一女長峰繪摩。某日繪摩與朋友欣賞完煙火回家途中,卻被兩名男子強行擄走,並加以玷污致死。長峰為了替女兒報仇,不惜拿自己的性命做賭注,誓要親手殺了侮辱繪摩的兇手。


閱讀《彷徨之刃》時,有好幾次我都得握緊拳頭才讀得下去,我可以想像一個父親遭遇這種事情,是多麼殘忍的折磨。我若是長峰,兇手站在我面前,我也必定會毫不猶豫地扣下手中獵槍的扳機。

這非關正義,只不過是身為一名父親,所能對唯一女兒盡的最大補償罷了。


東野圭吾將主角長峰經歷的種種,十分具體地呈現在讀者面前,同時也拋出許多問題,逼迫讀者去思考究竟孰是孰非。然而無論問題或答案,原本就是兩面開鋒的刀刃,避開了一端,隨時有可能被另一端所傷。

換句話說,要找出最佳解答,根本是困難重重。

長峰、警察、加害者、被害者、湊熱鬧的無聊人士或無緣無故被牽扯進來的人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大部分的人只能從自己的立場出發,考量到自己而已。長峰自己也說過,在繪摩被殺之前,他和其它人一樣,不會想到這世上還有人因類似情況而痛苦,即使知道,因為與自己無關,所以也不會多加留意。

人類就是這樣,事非經過不知難!

正如同書中某人說的一段話:
大家都一樣,雖然同情他(長峰),但是因為怕麻煩,都躲得遠遠的。說什麼不要惹這種麻煩事,過著平凡的人生是最好的,其實這不過是自我滿足罷了!


我想起長峰一事被媒體報導時,記者對路人做的訪問。大家都說同情他,卻又說殺人是不對的。當下我只覺得憤怒,為什麼「殺人是不對的」,兇手做了那樣的事,為什麼不能殺了他們?

因為有法律的存在嗎?那,法律還有正義公理可言嗎?這些未成人的加害者因著少年法,能被判多少年?秉持著期望他們改過向善而制定的法律,對他們有效嗎?

名偵探柯南裡頭有一集,一位律師的兒子被同學欺負,上吊自殺。同學因為後來到他牌位前痛哭流涕,因此這位律師原諒了他。但沒想到,多年後,律師再遇到這名同學,他從未改變過,一樣繼續欺負別人,甚至變本加厲。後來律師利用自家養的狗殺了這個混球!

我相信類似的例子太多太多了,但我不懂,某些法律的漏洞如此嚴重,為什麼還是任由它繼續實行?我想就是上面那句話吧--「事非經過不知難」。

我就不信那些制定少年法的人,遇到了和長峰一樣的事情,還能侃侃而談少年法的立意有多棒。不過,我認為法律原本的立意確實是好的,但它絕對跟不上人心的變化,這是法律可悲的一面。而更慘的是,這可悲會應驗在無辜的被害人與家屬身上。

書中有位警察講得很好:
警察並非保護市民,警察要保護的是法律,為了防止法律受到破壞,拚了命地東奔西跑,但是法律是絕對正確的嗎?如果絕對正確的話,為什麼又要頻頻修改呢?

我想到古時候的日本,其實是允許復仇的,復仇並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可為什麼現在不能了呢?因為為了社會安定,為了大部分人都可以過得安穩,所以有了法律。但是想不到有了法律的約束,卻可能反而讓做壞事的人得以逃脫生天,被傷害的人墮入地獄。

看樣子,法律也是一把兩面開鋒的刀刃,當它該砍向加害者時,我們卻無法確定它不會誤傷被害者。





《彷徨之刃》有著一貫東野圭吾的風格,主線清楚,支線不多,很能一氣呵成地讀完。不過我覺得它的結尾太過匆促,好像少了點什麼。加上東野將氣力集中於長峰身上,因此其它的支線顯得較無力,有點可惜,因為某些支線是可以發展得不錯的。

此外,這樣想可能不太好,但在閱讀過程中,我曾經不只一次如此思考:若是讓宮部美幸來寫,會寫得如何呢?
因為我覺得東野找的這個題材,非常適合宮部美雪來發揮。當然,兩人各有各的優點,以前我就提過了,東野雖然不像宮部那樣氣勢磅礡,但是故事一樣動人。只是我認為以現在東野的功力,《彷徨之刃》一定可以處理得更完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