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一句中禪寺在《姑獲鳥之夏》對關口所說的話:

「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啊,關口君。」

足以做為《預知夢》一書的註解。


與《偵探伽俐略》類似,《預知夢》也是短篇集解的作品,
所不同的是,《預知夢》選錄的,均是與靈異相聯結的故事。


不是看過已死之人者,就是有預知能力的女孩,甚至東野還獻上激烈的騷靈活動。

但既然標上湯川&草薙聯手辦案(?)的記號,我想讀者們都很清楚,以上這些難以平常心視之的現象,都能在湯川這位物理學家的手中解開,得到合乎科學的答案。


然而,對我而言,卻帶來了一絲絲的矛盾感。
就像觀賞金凱瑞的《靈異23》,
儘管導演在片頭耍了一堆數字結合的事件,
但怎麼也不會為我帶來驚奇,
因為一看就知道導演要搞什麼把戲。

《預知夢》裡,每篇都有靈異(或近乎靈異)的現象,
可是當我內心早已明白這絕對會是個巧合、意外或人為狀況時,
我就失去期待答案揭曉那瞬間的動力。


不過這種感覺倒不是每篇都發生,〈騷靈〉和〈預知〉就不會。大概是寫法吸引我,讀這二篇時,我情緒最為緊繃,也最想得知答案。
如果五篇排名下來,〈騷靈〉和〈預知〉會並列第一。


整體而言,我還是喜歡《偵探伽俐略》多一些。
然而,若以人物塑造的立體性來看,《預知夢》顯然勝出一點。

當初獨步先出《嫌疑犯X的獻身》,跳過《預知夢》一書,
單單從《偵》到《嫌》,變化最大的非湯川學莫屬了。

缺了《預知夢》的鋪陳,湯川的個性似乎一下子顯明化,
老實說,有點令我措手不及。(但也不會不適應就是了,反正重點在石神嘛XD)

現在補上了《預知夢》,湯川的性格終於比較明朗,
不若《偵探伽俐略》的冷然,在《預知夢》,他開始會鬧彆扭,會有點點耍任性,
簡而言之,像個人了XDD,只是好捉弄草薙依然是他不變的活動之一。


另外,草薙的個性也更為清楚。
事實上,我總覺得無論在《偵》或《嫌》,草薙似乎都有被DORORO化的嫌疑XD,不過《預知夢》卻不會。

我看到的草薙,是個負責任,對細節與真相非追究到底的男人。
《預知夢》裡有好幾篇,兇手已手到摛來,早早就可結案了。
但只要有個小環節草薙沒有弄清楚,他便無法放手。
於是,湯川才會常常出馬。

乍看之下,湯川與草薙,似乎和偵探、助手沒有兩樣。
可是經過《預知夢》後,我倒認為,兩人比較像諮詢者與被諮詢者的關係。
換言之,湯川不過是顧問,而草薙只是諮詢他的意見罷了。
只不過這位顧問通常得跟著諮詢者東奔西跑就是了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