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二月,我看了一部中國難得的職人劇《法醫秦明》,改編自同名小說。我當時非常驚訝,中國居然願意製作完全沒有情情愛愛只單單聚焦在案件與法醫工作的作品,自然立刻追劇。前16集我看得津津有味,雖然案件難免不夠完整,整體而言卻仍值得觀賞......直到最後案件出現。


最後四集看完時,我差點搬起我家的沙發椅,砸向電腦螢幕。

而《天黑請閉眼》的最終回,與此有異曲同工之妙,甚至我的情緒更為憤怒與沮喪。

這並不是說天黑比秦明差,相反的,正因為天黑在我心目中比秦明好看N倍,所以看到最終回是這樣的呈現方式,我的怒氣能不蹭蹭地往上冒嗎?

坦白講,最終回結束時,我腦海裡迴盪著「導演是山寨的吧」、「編劇群是山寨的吧」、「剪輯更是山寨的吧」的回音,這些人和前六集真的是同一群人?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演員不是山寨的。

我吃了一堆宵夜,還刻意隔天補班早上請假,編導們你們就給我看這種最終回?我家電視螢幕還完好無缺該感謝上帝了。

我本來還在擔心怎麼出坑,但最終回切切實實澆了我一盆冷水。我凌晨快三點躺在床上時,心想:很好,終於可以迅速與這部作品say goodbye了。然而,早上一起床,才發現儘管最終回令我如此不滿,我卻無法否認過去六集曾帶給我的一個月興奮與期待,就算真的想說再見,也是帶著宛如失戀般的心痛。


最終回的問題很多,與其先談問題,倒不如我先來談談最終回的好。

最終回的好,完全繫於陸柏蒼一人身上。張書豪的演技確實能駕馭柏蒼的心境變化,聽見澄芳對毅聰的告白的表情變化、掄起槍來射殺毅聰的複雜矛盾,以及面對阿偉時那幾句令人絕望的言語。柏蒼啊,其實你心裡知道答案的,即使你殺了這麼多的人,都不能保證澄芳的心能回到你的身上,更何況,她的心曾經在你的身上停留過嗎?

最棒的一幕,莫過於十年前柏蒼為澄芳擋雨的畫面了。

我當時一直想問劉澄芳:十年前有沒有哪怕一瞬間,你曾對陸柏蒼動過心呢?

十年後我不敢問,畢竟可能摻雜了感激與同情,怎麼問也不準。


最終回的好,大概就這樣。最多加上配樂,沒有了。(順道一提,配樂真的很棒)



至於最終回的問題,唉......我都不知道該從何寫起。

推理作品講究的是邏輯與合理性,柏蒼夫婦是一系列案件的元兇,雖不令人意外,卻是一連串案件下來最合適的。有網友說,這樣不夠震撼,也有人說,是網友們太厲害,太早推理出兇手,才讓最終回沒有意外性。

我看推理作品,向來不喜歡費太多心思推測兇手,像我這樣的人,也差不多在ep6看出兇手是誰,表示這部作品在這方面本來就沒有什麼意外性可言(要意外性就讓欣怡毅聰復活,夠驚悚了吧,不是有網友這樣推敲過?XDD)。

沒有意外性一點關係也沒有,只要合乎邏輯,我都可以接受。況且推理作品的特出,未必要在兇手身分上做文章,動機或手法也是可以大書特書的。我本以為,編導會在動機上做好補強,結果沒想到呈現出來,卻令我大失所望。

編導花了太多篇幅鋪陳柏蒼與澄芳作案的動機,卻恰恰在柏蒼對澄芳的感情這塊,缺失了大半。從前六集看來,我們都知道柏蒼喜愛澄芳,然而這份愛如何醞釀到為她甘失前途、泯滅人性的殺人,卻缺乏有力的爆點。網友舉了《嫌疑犯X的獻身》做例子,我曾對將柏蒼與石神相提並論不以為然,認定柏蒼會比石神更強力的證明他之所以為兇手的理由,但看完最終回我覺得被打臉了。石神之所以殺人,是因為女主角曾在他生命最困頓的時刻伸出援手,即使在我們看來根本微不足道,卻是封閉的石神生命裡,最燦爛的一瞬。但柏蒼對澄芳深沉的愛,卻沒有支撐點,以至於柏蒼殺了再多的人,在我看來,雖是為了愛,卻顯得拙劣與可悲,沒有半點感動與同情。

這也就算了,偏偏最終回花了極大的篇幅講述藍彤蒼澄的過往與殺人過程。後者已在ep5重覆,ep5可以幫助觀眾再次釐清案件詳情,但在最終回又一次,豈不是雙重折磨?而藍彤澄的糾結其實ep6呈現得差不多了,最終回應該可以快速地帶過,把重心放在蒼澄關係的變化,如此便可以把動機補強得更完整,也就不會有前面我說的遺憾了。


再者,本劇一開頭便是以登山社八人的互動為主題,即使最後證明殺人兇手的動機不過是某些人的情愛糾葛,卻不能否認在過程中,每個人的情感牽扯與過往都是劇中重要的元素。因此,最終回那樣「青青菜菜」的結束,就更令人無法原諒。

像柏蒼坦承自己是兇手後,曉彤與子碩、若青的對話,以及毓秀回電家人的報平安,都十分突兀與尷尬。不是說不能拍這些,而是時機的拿捏,與角色的情緒,再怎麼說都不該是那樣的呈現,其中最可惜的是就是時光膠囊就這麼淹沒在曉彤的話語裡。

導演最初的想法不能說錯,拍攝與案件有關的膠囊即可。問題是,時光膠囊佔本劇很重要的部分,它彷彿站在十年前後的分水嶺上,切割開來這群人的快樂與痛苦。標榜著人性與推理的本劇,若以八人的時光膠囊做結尾,非但可以對比十年前後的差異,凸顯其諷刺性,更能強化唏噓與無奈之感。


另外,說到突兀的場景,我一定要提曉彤的那句「我們永遠是朋友」,這可能僅次於曉彤要大家看時光膠囊,堪稱本劇最可笑的一句。

不是這句話有問題,而是這句話出現的場合有問題。

我本來以為曉彤會在與澄芳對峙時,絕望她洩照的事,卻仍舊願意和她當朋友時講出來。當時曉彤一步步逼近澄芳(我都快要以為曉彤會親上去,我果然很愛彤澄XD),若能在那刻把情感昇華到這種層次,我想必會十分動容。可是居然在千鈞一髮的火災現場冒出這麼不冷不熱的一句,我臉上全是三條線。心中梗著的不是感動,而是WTF。


最最最令我火大的,是那個我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出現的「一年後」。(居然還敢稱為彩蛋,導演你是想氣死觀眾嗎)

藍彤蒼澄在最終回的比例很高,這點我能明白,但導致其它人(包含死去的欣怡、亞正)都影薄得好像未曾出現在劇中一般,表示導演的功力根本有問題。

群像戲要寫得好本來就不容易,所以我想當初編導應該有意將八人的戲份在這七集內做好分配,這點非常好。但分配好不代表這些人在別集就不用做其它事了,相反的,正因為是群像戲,即使是別人主場,其它人也該擁有存在感。(拜託,去看看林宏司的劇本好不好,他算是我心目中最會寫群像劇的編劇)

結果我在最終回看到的,彷彿整部戲只剩下幾個人,其它人在旁邊連打醬油的功能都沒有。

我原本還冀望「一年後」能夠交待得更好,沒想到看完後我更生氣了。

面對好友殺死自己的好朋友,絕對在這些倖存的人們心中,留下些什麼。我想說一年後大概會把這些影響具體而微地表達出來,以達到所謂的感動溫馨,結果......MD我到底看了些什麼?是我的理解有問題嗎?看完後我只有想砸電視螢幕的衝動!

我看不出所謂的影響在哪裡(黃毓秀還給我跑去買彩券,經歷這麼多,你還不能腳踏實地的過生活嗎),只有滿屏的烏鴉飛過。

那瞬間,我真的很想抱著枕頭大哭,為什麼我期待這麼久的最終回會是如此可笑與荒謬?


最後,我想談一下子碩和若青。

我曾在先前的心得文提過,本劇不僅案件需要推理,連人與人的感情也需要推理。而子青這塊便是大家推理很久期盼最終回能給個答案的重點之一。

然而,很明顯的,直到劇終,導演什麼都不肯講。或者她自以為講了,是我太笨沒看出來。

這就像我讀推理小說,讀到最後,作者竟說,我不爽公布答案,你們讀者自由心證。

我當下超想飆髒話!!!!!!!!!!!

我承認,我很希望子青能夠是互相意愛,但若不是,也沒有關係,只要話能說開,各自邁開步伐尋找幸福的未來,也是很好的結局。

然而,導演偏偏給個我都不知道該稱為什麼的鬼結局。

我早說過,十年前,如果是子碩主動親吻,這些問題都不會發生,我們也不會去祈求說開什麼的。但當初是周若青主動,留下太多可以各自解讀的線索,而十年後居然又沒有說開的安排,這不僅是在耍李子碩,更是在耍電視機前的觀眾啊!(摔筆)

導演在直播時說過她就是想要這種迷惑,甚至始終不讓鈞浩問明白晏豪是怎想若青的。可是現在劇已經播完,連講都不能講,劇中也不說明白,那導演您究竟是想怎樣?

不要告訴我這就是現實,要現實的話我體驗自己的人生就夠了。我既然看劇,就是圖個現實生活的寄託與盼望,結果你給我看這個?!

我也沒要子青在一起,我只要他們說開,然後自各幸福,有那麼困難嗎?

我想起日劇《學校沒教的事》,裡頭有一支線也是處理好友間的同志情誼,可是人家編導安排得超好,告白、親吻,鄭重地拒絕,然後仍然是好朋友。整個處理起來既清新又極度令人感動。當年我看完,一點也不埋怨編導為何沒讓兩人修成正果,反而愛死了這樣的安排。



洋洋灑灑抱怨了這麼多,甚至不少都是情緒性字眼,我知道很多人可能覺得我會不會太扯,不過是部劇而已。

對我而言,《天黑請閉眼》是少數我能夠追到如此瘋狂的作品,正因為太愛了,因此當缺點如此集中在同一回時,我實在沒法昧著良心說我一點都不討厭、不生氣。

昨晚(應該是今晚)我確實在電腦螢幕前哭得很傷心,即使現在寫出這些心得,心頭也很酸很酸。

儘管嘴巴上很灑脫的說「太好了爛尾成這樣我就可以很快出坑」之類的話,但我很清楚不過是死鴨子嘴硬。真能如此容易出坑,我又何必如此氣憤的寫下這些文字?

愛之深,責之切啊!

可是,無論如何,我都感謝《天黑請閉眼》的所有幕前幕後的人員。不管我的情緒是亢奮、是期待、是緊張、是憤怒,這一個月與這部劇的相處,都是真實的痕跡。而我相信,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我更期盼,將來還能有這麼一部台劇,能令我為之瘋狂。




PS一下,我對最終回有很深很深的怨,但那是針對編劇和導演。

天黑的演員及其它幕後團隊,我是非常感謝的,因為有你們,我才能愉快興奮地度過這一個月。

即使是生氣編導,那也僅限最終回,前六集絕對是沒話的好看。









 













創作者介紹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一直在等你心得 終於等到了 完全說中我心 真的是愛之深 責之切 昨天真的是覺得我到底看到什麼 真的是第七集跟前面六集的導演是山寨的吧 真的是看完到現在還是很氣很悶...
  • 過了兩三天了,感覺比較釋懷了。也許導演的頻率跟我們實在太不合,但無論如何,天黑還是一部值得推薦的作品。

    siedust 於 2017/02/20 20:51 回覆

  • 訪客
  • 竟然可以聽膽小鬼到哭,哀...
    相信等到不再會心酸想哭,就能出坑...
    在心底留下可以反覆閱讀的一段。
  • (抱)完全懂你的心情>"<

    siedust 於 2017/02/20 20:52 回覆

  • XXL
  • 其實我覺得最後的彩淡如果改成:他們一起看時光膠囊,然後若青的錄影內容是對子碩告白,這才是最棒最精彩的反轉彩蛋。
  • 其實我們求的從來不是告白,而是子碩和若青將十年前的事說開,至於究竟是不是相互喜歡,並不是那麼重要。問題是導演非但讓觀眾霧裡雲裡,他連鈞浩問晏豪關於若青對子碩的想法,她都不准晏豪說出來。我覺得這會不會太荒謬呢?都曲終人散了,不給觀眾知道,連演員自己也不能知道?我實在不懂她的邏輯。

    siedust 於 2017/02/20 20:54 回覆

  • 也喜歡武俠系列的過路客
  • 昨天看完也覺得,是不是因為前面幾集太精彩,所以顯得最後一集沒有那麼好,而且覺得雖然有說明但顯得動機很薄弱,就覺得「原來就只是這樣」的感覺.....
    話說上次推薦的「只有我不在的街道」,我動畫看完也是這個感覺,前幾集很不錯,但最後幾集很失望,之後看網友都推薦看漫畫或小說,因為動畫最後把結局改了 = =
    放上別人的心得文,給你參考
    http://lanqi8253.pixnet.net/blog/post/173605170
  • 動機是還好,我覺得我完全能接受。但最終回真的比不上前六集是事實。

    siedust 於 2017/02/20 20:55 回覆

  • 訪客
  • 可是我認為,曉彤說『我們以後還是好朋友』那邊,本來就應該照著曉彤原本的個性來走。就如前幾集看到的,曉彤的個性比較沉穩一點,就連攤牌也是很冷靜理性的,那她說出我們覺得那句感動的話時,就應該也是如此冷靜啊。
  • 樓下已經幫我解答了。

    siedust 於 2017/02/20 20:55 回覆

  • 訪客
  • 5樓...
    同意曉彤應該會是一貫的冷靜,
    但請問你有看到下一句是什麼嗎?
    "不是這句話有問題,而是這句話出現的場合有問題"
  • 感謝!!

    siedust 於 2017/02/20 20:55 回覆

  • 002
  • 同意版主所言,天黑最終回除了殺人事件的來龍去脈之外,很多東西都沒有交待好。書豪在直播上說,柏蒼喜歡澄芳是一見鍾情的。聽到這裏,我覺得導演沒有把柏蒼為澄芳心動的那一剎拍出來很可惜。因為澄芳的人設其實並不討人喜歡的,觀眾一直以上帝視覺看澄芳,她的黑暗面在觀眾面前表露無違,也一直不太感受到澄芳的好。如果有拍柏蒼如何愛上澄芳的話,或是感受到柏蒼對澄芳心動一刻,會令我更理解柏蒼的心情。不過導演也說過他不愛粉紅泡泡,那就沒辦法囉。

    最終回書豪的演技支撐起全集,但其他角色路人化真的很可惜。另外就是配樂也超級好聽,主題曲也讓我想起死神少女的Gloomy salad days,曲風詭異,也很配合劇情。也感謝天黑這部劇,讓我感受到年輕演員、台前幕後的熱誠,也為我帶來很多鼓舞與感動。希望他們會越做越好,前程綿繡。
  • 如果能把柏蒼對澄芳心動的瞬間拍出來,絕對會讓最終回昇華到一個更棒的層次,可惜......

    最終回書豪真的駕馭得很好,但主戲太多了,我覺得反而適得其反,其它角色沒得發揮是個缺點,這樣書豪也非常累。或許導演是想以柏蒼的辛苦,暗示我們千萬不要殺人嗎?(笑)

    siedust 於 2017/02/20 20:57 回覆

  • 002
  • 補充一下,當我看到曉彤說那句「我們永遠是好朋友」,我真的笑了出聲,心想你們有沒有考慮過柏蒼的感受,好歹也撔人救了出來再說吧,柏蒼力氣快要用完了。
  • 說得好!!哈哈~往好方面想,也許曉彤是想激起澄芳的求生意志?!XD

    siedust 於 2017/02/20 20:58 回覆

  • -coffeefly-
  • 我對子青的想法完全跟你一樣啊!!!
    但是不知道怎麼清楚的表達,所以看到這篇真的有遇到知己的感覺啊!!!

    如果若青從頭到尾都不記得天台,那我可以接受沒有解釋
    但是十年後忽然讓子碩知道若青一直都記得,卻就這樣不明不白沒有後續
    讓子碩帶著更大的疑惑,要怎麼前進
    不管在一起或只是朋友,給個痛快不好嗎
  • 幸好最後在劇外有若青告白的影片啊(抹淚),也算圓了劇迷們的心願!!

    siedust 於 2017/02/25 21: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