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狂看推理雜誌時,
曾經想要找出這兩篇作品,
結果不是缺冊就是無法外借,
沒想到網路上剛好看的到。
http://blog.pixnet.net/mysteryfactory


我發覺,我很喜歡台灣作家以犯罪者本人的角度敘述的短篇作品。
像寵物先生的〈名為殺意的觀察報告〉、〈犯罪紅線〉、冷言的〈空屋〉、林斯諺的〈床鬼〉、呂仁的〈真假店員〉等,這種寫作手法不但適合短篇創作,同時也可以看出作者本身「講故事」功力的優劣。

林斯諺的〈褪色的愛〉也是屬於這一類。

因此,這篇比〈霧林村的慘劇〉更吸引我。
但坦白講,以詭計的手法來看,
我認為〈霧〉倒是勝過〈褪〉一文。
雖然謎團本身都不難解,可卻是小巧精緻。
尤其是〈霧〉一文中,林若平條理分明地道出嫌疑犯不在場證明的理由,令我想起了〈瑞士手錶之謎〉裡的火村英生,那種瞬間邏輯之神上身般地說明,很難叫人不拜服XD。


〈褪色的愛〉與〈霧林村的慘劇〉分別刊載於推理雜誌的217、218期,我特別看了一下時間,〈床鬼〉是256期,我個人很欣賞〈床鬼〉的寫法與安排,換言之,林斯諺的短篇是愈來愈吸引我了XD。

當然,照往例「哀」一下,如果有長篇作品會更好,
上次我被《雨夜莊謀殺案》震撼到的感覺,還留在心頭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