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了一些人關於本書的心得,不意外會得出什麼樣的批評。但本人就是喜歡裡頭的詭計,沒錯,有人玩過,甚至近似於作者自己以前玩過的內容。


可是,又如何?我喜歡!我就愛那種被詭計轟然一聲嚇倒的感覺,悲哀的是,最近一次有這種感覺,已經是前年的事了(恐怖的人狼城)。

《冰鏡莊殺人事件》是一部本格味道濃厚的作品,封閉的空間、有限的人數、連續殺人的手段……,這些照理我看都看到厭的東西,不應該會討喜。

誠然,書讀到一半,看到林若平與莉蒂亞的互動,我是真的有摔書的衝動,甚至進一步想撕書。我超級討厭這種自以為曖昧的描述,與虛幻做作的形容(外表)文字。從《尼羅河魅影之謎》開始,林若平先生就學不乖,一再重覆同樣的事。媽的,喜歡人家不會追啊,幹嘛「愛吃又假仙」?你打算一輩子都在想像中過活嗎?那當宅男不是比較快?

我本以為書中一再提及林若平在意莉蒂亞的香氣,是因為它是解謎關鍵之一,結果……。這跟二階堂黎人不時寫到蘭子撥弄她的鬈髮有什麼不同?

哦對,同樣令人火大

然而,最終本書卻沒有遭遇撕書的下場,真是多虧了它的謎底。

林斯諺的長篇前作《雨夜莊謀殺案》曾以它的謎團懾服了我,讓我可以從不以為然(尼羅河魅影)到由衷佩服,同樣的情況似乎在本書再度重演。

無可否認,林斯諺的文字風格確實有那麼點「贅」,過度的描述情感,其實未必能使讀者更深入,反而會顯得拖沓。就像拳擊一樣,每一拳都很用力,卻非拳拳到要害,耗盡了力氣,得到的可能是事倍功半。

不過,他將這點運用在詭計上,便令我驚喜非常。

暫且毋須理會「殺人哪需要這麼麻煩」的念頭,這種本格推理的浪漫即使與現實有些脫節仍是我所鍾愛。況且本書一開始便標示這是享樂型殺人魔的行動,既然如此,會做出如何匪夷所思的殺人手法,也應該在合理範圍之內。

再者,除了五樁不可能的犯罪外,作者也添加許多額外的驚喜,包含雕像的移動、手稿的遺失等,而密室傑克與Hermes的同台演出,使故事更趨複雜。

無疑的,本書相當有包裝舊詭計的能力,冰鏡莊使用的詭計究其根源並非前無古人,然而到他手裡卻能有煥然一新的效果,也無怪乎主角在說明謎底時,我必須先深吸口氣,離開桌前讓自己冷靜一下了。

不過,事無完美大概就是這樣。倘若作者的文字能再簡約一點,情感的描述(尤其是主角)可以不再冗贅,我相信這會是本更無可挑剔的作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