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廟、國子監與我們住的
235民宿僅隔著一條大馬路,越過交道口東大街,看見「成賢街」三個字便到了。

同樣名為「街」,成賢街顯得寧謐許多,不像東大街熱鬧非凡、商店林立。畢竟不管怎麼說,成賢街可是北京古老歷史的一部分、馥郁文化氣息的象徵。



孔廟與國子監便矗立在成賢街上,兩者之間相通,因此門票只要買一份即可。

對於孔廟大家應該都不陌生,因為台灣大大小小的孔廟遍布各城市。但北京孔廟令我驚奇的是,來此參觀的遊客,小學生居然佔了極大的一部分,一團一團的,每團都有一位負責介紹的導覽人員,看起來並非什麼戶外教學,因為除了解說員外,陪在小學生後面的盡是關切不已的家長。這種親子同遊文化聖地的畫面在台灣好像不常見,該說台灣沒這個資本,不如北京處處是古蹟,抑或家長想法的差異所導致?

無論答案為何,我並不像友人那樣篤定台灣的家長不長進,反倒對北京家長似乎個個迫切期盼孩子成龍成鳳的心態感到恐懼。但我沒養兒育女過,這樣評斷好像有些偏頗,只是覺得導覽員在解說時,老是提到北大、海大,彷彿這些小孩子除了名氣甚高的學校、除了成為一個大學生,沒有其它選擇。

雖然解說員部分價值觀我不認同,但幸虧有他們詳細的解說,我才能了解孔廟與國子監的諸多歷史。

北京孔廟一進門便立有一座孔子像(見第一張圖),據說這尊孔子像是由台灣鹿港人所雕成。

孔廟內部建地不大,可是環境相當清幽,即使遊客絡繹不絕,也不至於令人感到煩悶。我很喜歡孔廟裡頭的樹木,生成的模樣相當特別,每一棵可都是百年以上的古樹,用人的形容詞來講,就是非常老成性格呢!

 


其中還有一棵被譽為「
辨奸柏」,意即此樹能夠辨別忠奸。據說明朝嘉靖年間大奸相嚴嵩到此祭孔時,被此樹揭掉了他的帽子,因此便被冠上了這等稱號。


無論辨奸是否真實,我想至少拜這諸多樹木之賜,整座孔廟才充滿清新舒暢的味道。

參觀完孔廟往西邊前進,便是國子監。中途會經過一塊塊碑石,這些碑石是當時每一年科舉的榜單。北京孔廟從元代建立迄今,少說也有七百多年,這些碑石就數量來講似乎少了點。過去沒有電腦足以容納龐大的資料,大概為了空間著想,不少碑石就此神隱了吧!我們眼前所見只是部分,卻也足夠見證輝煌的歷史了。



國子監是古代的大學,亦是元明清三代的最高學府,樑柱均為黑色,因為學生最常接觸的就是硯墨嘛!

 

在這裡最有趣的便是「鯉魚躍龍門」與「獨佔鰲頭」的典故來源。解說員說道古代考生均以走入龍門為榮,因為這表示自己榜上有名,所以她告訴小朋友要一鼓作氣跑過龍門,好祈願將來成就非凡。沒想到小朋友個個躍躍欲試,一跑起來彷彿參加百米賽跑,一溜煙全不見人影,解說員正打算接著「鰲頭」的解釋呢!

(龍門)


所謂的「鰲頭」(見下圖),只有狀元能夠觸碰,因為它代表「第一名」,因此才稱為「獨佔鰲頭」。如今這個鰲頭誰都可以摸,漆也掉得差不多,想來也有些好笑。



與孔廟相同,國子監內部環境也十分舒爽。除了一般學者講學的房間(大部分封閉無法進入),最重要的就是「辟雍」之所,即「皇帝親自講學」的地方。古代皇帝雖然成材的沒幾個,但帝王學還是學得不錯的,多少有點學問可以賣弄。辟雍裡有一幅古代皇帝如何在沒有擴音配備的情況下對著幾百幾千名學生講學的圖畫,讓我不由得佩服皇帝的耐性。



(辟雍內部,皇帝講學之座)


原來因為沒有擴音器,所以皇帝講學是每講一段,就由下面的人一個一個傳出去,直到外面的學生都聽到。老天啊,這是多麼繁瑣而無趣的工作。我想皇帝們多半是以作秀的心態在面對吧!否則認真起來,一天連十則子曰都講不完,還苦了那些傳話者與學生們。

國子監中也立有一座孔子像,雖然和孔廟形容無異,但顯然台灣雕的那座輪廓柔和多了的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