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BL同人相關,對此敏感者,切勿進入。





最近我幾近瘋狂地閱讀BL相關的衍生文,說起來,我對BL文的熱愛,多半都建立在衍生作品上,對於原創,通常是敬而遠之。為什麼如此,我也想不透,反正我從開始對BL有興趣起,都未曾改變。

這種瘋狂閱讀衍生文的現象,在此之前,大概發生過兩次,為期不定,甚至有沉寂又續發的現象發生。一次是看完少年包青天(第三部),另一次則是士兵突擊。

前者純粹是不爽那個結局,我還能清楚地憶起當初看見公孫策放開包拯的手,爾後包拯和小蠻在雙喜鎮快樂生活時,我差點砸電視的瘋狂舉動。這直接促成了我跑去找衍生文來看的舉動,放公孫策一人孤零零的包拯,我怎麼可能高興得起來?沒有同人文的安慰,我怎麼可能寬懷呢?

後者,那就是一段漫長的掙扎史了。我一定要特別特別強調:士兵突擊上上下下三十集(我看的是三十集版本),我都是以很正直、很純潔的心態看完的,不然也不會哭成這副死人樣。但怎麼會不小心陷入同人的世界裡呢?我想,是捨不得吧!捨不得故事就停在三多他們划船離去的背影裡,我希望能看到更多關於他們的故事。可是說真的,看士兵的BL同人,內心實在很有罪惡感,我得說服自己好一段時間,才有勇氣踏出第一步。


而最近,則是一場場交錯的混亂。

先是被御手洗和石岡打敗,這應該是《水晶金字塔》產生的後遺症。這對的衍生文我早在兩年前就看過一些,不過因為害怕被爆雷(當時島田蠻多本作品都還沒譯介),所以也沒敢太仔細閱讀。直到讀完《水晶金字塔》,也不知道我哪根筋出問題(都是作者的錯啦!),居然開始瘋狂尋找之前被我遺漏的御石文。

但令我無奈的是,御石文幾乎沒有一篇是快樂得起來的文章。即使看似愉悅,也都暗藏著讀者可以察覺的悲傷。因為原著裡,兩人的距離(無論空間與心理上)幾乎是難以彌補的傷感來源。島田既然不肯讓兩人有相聚的機會,或者讓御手洗說明離開的原因,那股沉悶與難以言喻的疼痛,便容易與每篇衍生文如影隨形。

所以,閱讀御石文,我無疑在折磨自己。


好,繼御石文後,我居然陷進了HP(哈利波特)的同人文。

這真的是真的是真的是一場意外。

很久之前,我迷過HP的同人文,但僅限於某幾位作者。後來對HP的感覺淡了(誰叫JKR沒事殺了一大群人,我的SS教授T0T),也沒再接觸了。

沒想到最近在PTT的大B版讀到一篇HP/SS的文章,驚為天人。(真的是意外,我本來沒要看的,就沒事按右鍵進去,結果...嗚...)我很愛這位作者的設定,但因為更新不快,我沒事找事,就想說找找以前讀過的......

這大概是錯誤的開始。

說幸也不幸,我居然摸到了某論壇,裡頭滿滿是我最愛的SS教授啊!而且文章質量頗高,我這一整個星期幾乎不眠不休、讀到眼睛都快瞎了。

如果只是如此,或許還算是好的。只是我簡直有問題,明明暱稱裡有「S」,我卻覺得我根本具備「M」的特質。我居然特地找虐文來虐自己!

基本上每位作者有各自的風格,通常變異性不大。喜歡寫虐文的人,讀者不會期望他會出現甜文。我明知道這個道理,在踩到虐文後,竟還不要命地繼續找同一位作者的作品來讀。結局顯而易見,就是被虐到身心俱疲,哭到兩眼雙腫,家裡的衛生紙庫存又少了一批。

但是人家作者文筆與情節真的是讚到一個不行啊,所以我才心甘情願被虐吧!只是,一天連續讀個三、四篇虐文,對生理與心理無疑都是一種極大的摧殘(淚)!

話雖如此,我認為明早一覺醒來,我仍然不可能會學教訓,避虐文而遠之吧......


附上Keroro的截圖,以此自勉(←我已經可憐到這種地步了嗎T0T......)
KERORO253_pic.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