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部美幸又再一次震撼了我的心。
                                                                               
                                                                               
《無止境的殺人》開頭明明是那麼有趣,
以錢包做為敘事的主要人稱,我原以為(或期盼)這會是一個類似《繼父》風格的作品。看看宮部筆下的錢包,可以誇張地描述他的主人和別人的互動,也可以超級擬人化地以「拉鍊要錯開了」的詞句表達他的緊張感。如此可愛語句,彷彿重溫了《繼父》的活潑親切。
                                                                               
然而,我也明白,書名本身就是一種暗示。
果然,故事中的錢包一個比一個難為,一個比一個心慌。
主人們的故事,比錢包體內的事物還長還多,幾乎快要撐破微薄的自己。


在《無止境的殺人》裡,我們可以看見往後宮部寫出如《理由》、《火車》甚至《模仿犯》的「雛形」。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一如往常,宮部處理得有條不紊、環環相扣。本書的批判精神並不見得亞於前面幾本鉅作,媒體的荒謬可笑,人們近乎變態(非常性)的爭相八卦與追逐,在在顯示這個社會病得不輕。日本如此,台灣亦然。我想我們若打開電視,絕對更能體驗宮部筆下的那個不合理卻一直存在的社會。

但事實上,本書最令我玩味的,卻不在於此,而是令我膽戰心驚的人性。

儘管自克莉絲蒂那恬靜的童話謀殺,到詭譎多變的宮部世界,人性從來就是原地踏步。然而,當宮部用她的生花妙筆描繪出來時,還是讓我不得不恐懼。

塚田和彥、森元法子到三木一也,沒有物質上的匱乏,有的只是精神的極度缺陷與墮落。這種喜愛被簇擁的風光或暗地裡的君臨快感,究竟屬於人性中的哪一環?殺人,不再是過去單純為情為錢或為仇,如今只消精神上的「脫軌」,便可輕易奪去造物主辛苦造就出來的生命。而可憐的,永遠是那些被留下來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