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作品在台上映前,我在網路上就看過許許多多的評價。
韓國票房好的沒話說,台灣方面我是不清楚,但看的人似乎也不少。

本來我是沒有期待的,只是因為友人想再看第二遍,所以我就捨身陪伴。

看完後,深深覺得它的後勁真是強烈啊!

王的男人其實劇情起伏並不大,甚至我認為有點點平淡。

可是它的許多場戲卻能叫我在回想時,心狠狠地被揪痛。

尤其當我聽著它的主題曲時,那股心酸便直直地衝到我的腦門。




我並沒有把它當作同志戲來看待,很明顯,它也不是。然而,長生、孔吉與燕山君之間的糾葛,卻在我腦海裡不斷旋轉。

長生和孔吉的情感,我承認,有瞬間我想起了張國榮的霸王別姬,可是我卻更愛長生孔吉這對。這是可想而知的,因為小樓背叛了蝶衣,但長生始終對孔吉不離不棄。

看了兩遍的友人出戲院時問我,究竟他們之間是不是愛情?
我無法肯定回答,但我感受到的,是一種融合多樣情愫的深切情感。我不願那麼俗氣地把它稱為愛情,長生和孔吉是相互依戀、相知相惜的,兄弟、朋友、愛人...似乎都不能單一論之。


李準基的孔吉,非常美麗,友人說,她怎麼看,都無法把他當做男人。可是當我第一眼見到他,卻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他確為男子。或許因為這層認知,當他拭去燕山君的眼淚,或者垂淚望著長生,都讓我加倍地心痛。之前看到平面廣告時,還不覺得李準基的孔吉好在哪裡,但當他動了起來,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緊緊扯著我的心。


孔吉對燕山君應該是憐憫吧!
被稱為暴君、高高在上的燕山君,不過是一個走不出母親死亡陰影的男人。看著他對孔吉的嘻笑,自以為天真地演出他對母親之愛的掌中戲,孔吉必定是動了情,而這情,充其量只是可憐。不知道燕山君看到孔吉演出對長生之情的掌中戲,割腕求死時,是什麼樣的心情。我以為燕山君對孔吉,不純粹是愛,應該是種眷戀,而大部分的因素來自母親。自古帝王好男色者多,燕山君若好男色,也不令人意外。只是看起來,他對孔吉絕非肉體關係(而已),而這點,讓我不得不同情起燕山君,因為,他其實是那麼地孤獨,有十個綠水也無法填補他內心的空虛。



這麼說來,長生也許是幸福的。儘管為孔吉失去雙眼,孔吉的心還是繫於他。我非常喜歡長生這個角色,若非身為戲子(賤民),要謀個一官半職應該不難。他是那麼地聰明、反應敏捷、不懼權勢。然而,他就這麼愛上了雜耍,走入戲子的不歸路,也走進了與孔吉相知相意的無盡歸途。雜耍和孔吉,是他這輩子最愛的兩項人事吧!當他和孔吉在繩索上互訴下輩子時,其實是很幸福的情景,卻看得我好難過好難過。
躍上天際的他們,底下的紛紛擾擾,再也與他們無關了。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