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淞沆碭,天與雪、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

中學時代我讀張岱的〈湖心亭看雪〉,並沒有特別的感觸。因為台灣再怎麼冷,也難以在平地看見雪景,張岱的「痴」,除了造成我背誦考試上的痛苦外,我並沒有其它深刻的記憶。

然而,這回到了吉林,地陪提起霧淞的可遇性時,我眼睛都亮了。

霧淞?是那個霧淞嗎?

我急著詢問一旁的H君。
因為我未曾想過國文或歷史課本上的種種,有一天我能有親身經歷的機會。

霧淞是什麼?其實就是「樹掛」,吉林因其獨特的地理環境與氣候條件,所以能夠形成這種自然景觀,並與桂林山水、雲南石林、長江三峽同被譽為中國四大自然奇觀。

松花江冬天照理應是全河結凍,唯獨流經吉林不結冰,原因在於它下游的發電廠,使得水溫升高而保有流動的江面。此時,清晨江面若升起霧氣(濕度夠),溫度又極其低(-25度左右),便可能在岸邊樹枝上生成晶瑩剔的冰枝,也就是所謂的「霧淞」。

因此觀賞霧淞需要天時地利,可遇不可求。地陪當晚解說完這自然奇景,我與H君便滿心期待隔日清晨的來臨。我們那晚居住的霧淞賓館面向松花江,原本可以在房內欣賞江上美景,哪知天氣太冷了,窗戶玻璃上面全結成一層阻礙視線的霜,超煞風景的。

可惜我們的運氣不夠好,早上陽光普照,一看就知道溫度不夠低,霧淞的美夢破碎了。但即使沒有霧淞,松花江上的景色仍是值得欣賞。



自然的霧淞看不著,人工的霧淞我們倒窺見一二。我們在吉林的第一個行程是無聊的隕石博物館,博物館裡便有人工霧淞,不過若要拍照,得付費5元(人民幣)。導遊說若不將招牌拍進去,倒是蠻像自然的霧淞,可是在我看來,還是很假啊!我後來沒有付錢,倒是H君掙扎了半天,還是當了散財童子,下面這張照片是從她那兒借來的:霧淞的「冰山一角」。



隕石博物館的外頭是世紀廣場,廣場內部和周圍有噴泉、世紀之舟什麼的,因為停留不久我也沒啥印象,只記得在這兒我花了來到大陸的第一筆錢,買了冰糖葫蘆 ̅▽̅

◎中間紅色的部分就是「世紀之舟」,坦白講,導遊沒說,我壓根兒沒認出那是艘船。


說起來我對吉林印象最深的,除了冰糖葫蘆,就是熱鬧的北山公園。雖說是公園,其實更像廟宇集中處。時值過年(初一),進香拜拜、祈求平安的人自然不在少數,熱鬧得不的了,想像一下台灣過年廟宇的景象就能明瞭了。

也因為過年,公園內小吃攤多不勝數,各項活動陸續展開,裡頭甚至還有鐵路經過。導遊說北山公園的廟宇集中在山上,我們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爬上去,或在底下活動。原本我想能爬多少就算多少,但我失算了。

 

往山上的廟宇雖然有階梯,可是冬天的階梯非常可怕,上面盡是薄冰覆蓋,一不小心摔下來都有可能,而且兩旁並沒有欄杆可供扶撐。爬上去對我而言不是問題,但爬到一半,我開始心慌了,因為我不曉得到時候我怎麼下去。

有些朋友可能曉得我出國前曾經在學校樓梯摔了個狗吃屎,自此我的膝蓋落下了病根,到現在還未完全好。上下樓梯其實不是問題,可是心理陰影怎麼也抹不去。現在我下樓梯若沒有扶著欄杆,我不敢動作,何況是北山公園那個既無扶手、階梯又盡是冰霜的地方?

我爬到一半便哭喪著臉對H君說:我要放棄了,請她和其它團員努力「攻頂」吧!於是我們分道揚鏢,此時我才發現,我有多麼恐懼下樓!我每步下一階,腳就發抖得愈厲害,有一刻我幾乎以為我再也回不到平地了。

等到踏上那平坦無波折的地面,我感動地差點跪下膜拜。

獨自一人處在人潮來往的山下,感覺並沒有想像中寂寞。我順著另一條坡道往上閒晃,只要沒有階梯似的東西,我覺得我就能安心行走。

◎北山公園山下


或許因為我落單,看起來百無聊賴,途中有個女孩居然向我搭訕聊天。起初我以為她在自言自語,直到她與我並肩一段路程,我才曉得她在同我說話。她提到她陪家人來上香,但山上廟宇她已經走到不想再走了,所以乾脆一個人亂晃。

◎與東北女孩分開之處


跟團容易產生一種限制,就是很少有機會可以與當地的人們交流。雖然我自個兒自助也不見得能同當地人大聊特聊(語言不通嘛),不過仍有幾次印象鮮明的記憶,例如:到現在為止,我都還記得多年前我夾雜著破到爆的英語與日語,在飛機上與一個日本女孩聊了將近三個小時。人在危急時果然會刺激潛力,我想我大概把我這輩子所學會的英日語單字文法全用在這種交流上了。

可是在大陸不該出現這種困境,與東北女孩閒聊,照理可以是悠閒散漫的,畢竟我們語言共通,然而事實卻在我意料外。

H君曾說過,她非常喜歡東北男生講話的腔調與簡潔有力的用詞,比之台灣男孩,勝出太多倍。雖然我認為她根本是移情作用(因為導遊長得帥唄XD),不過我也不能否認這種腔調確實有股難以抗拒的魅力。

只是真正長時間交談起來,我發現有效的溝通變得有點困難。幾乎女孩每說一句,我都要請她再說一次。究竟是因為她圍著圍巾說話我聽不真切呢,還是東北人的語速太快,我接收不及?總之,聊到最後,女孩疑惑地問了我一句:你聽不懂嗎?可我聽得懂你說的。

這我也沒辦法(淚)......

雖如此,這場算不上有啥實質意義的談話還是留給了我不錯的回憶,畢竟整趟旅程下來,我連對導遊都說不上這麼長時間的話。

以前我聽說台灣人在大陸只要一開口,就能被認出來。於是當女孩問我打哪來時,我回問:你聽不出我從哪裡來的嗎?我以為我是那種一開口便可以看到腸子的人呢!對方除了聽得出我是南方來的,其它無從判斷了。不知為何,我有點小得意XDD。


北山公園的山下除了許多小吃攤,兩邊的雪地上也有一些好玩的玩意兒,不過好像都是為小朋友準備的,我不好意思也不方便(有階梯)去摻一腳。

 


我感到最有趣的是,主辦單位在入口處以真人玩偶吸引遊客目光,可是這些玩偶居然混雜了迪士尼與中國傳統的人物,這個......有肖像權的吧!不怕被告?XD



◎過年門上掛辣椒似乎是這裡的習俗,用「紅色」來個討個吉利。


◎大型的糖葫蘆,很可愛的說,有「團圓」之意。


◎下圖大概是這次旅程我拍得最滿意的照片了,沒想到陽光照下來,剛好形成了這種美麗的朦朧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