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這遊記寫了大半年還沒寫完,實在是......人家哈爾濱的冰都融化了的說T0T......)

哈爾濱的冬季,是萬眾矚目的焦點。幾乎所有外地旅客來到東北絕不會錯過的一個都市,它也是我與H君最初決定這趟大陸旅遊的目標。

尚未出發到東北時,我們便興致勃勃地研究哈爾濱的冰燈,幽靈PO給我的照片更是令我們神往。哎呀,窩在溫暖的南方看著這麼些漂亮到不行的照片當然興奮啦!

等我們第一晚到了瀋陽,早已經被凍得連自個兒都不認識了。對哈爾濱的期待之情瞬時化為恐懼,緯度較低的瀋陽都冷成這樣,那千里之外的哈爾濱,還能住人嗎?

總之,隨著巴士往北方開,我的心跳得愈厲害。偏偏導遊又火上加油,講得我們前往哈爾濱如面臨大敵一般。他還一一檢視我們身上的裝備,上至帽子,下至鞋襪,絕不能遺漏。我們將行李內能穿的都往身上套了,整個人比正在換毛的國王企鵝更可笑。

我們在哈爾濱停留的時間最長,參觀的景點相對於其它城市也比較多。哈爾濱的冬季有幾個重頭戲:冰雕、雪雕與冰燈,這是活在亞熱帶的我們所無法見識到的,每一種佔地都極廣。其實從街道就可窺見,到處都是冰燈,人家大連、長春都將燈泡掛在街道樹上做裝飾,哈爾濱可是直接在道路上鑿雕冰燈呢!還掛啥樹啊?

我們到達哈爾濱時是晚上,正好可以參觀他們的「冰雪大世界」。

當我站在用冰雕成的城堡大門前,我只覺得渾身血液都沸騰了,寒冷什麼的早已拋到腦後,唯一得小心翼翼的,不過是腳下。我親身驗證了兩次,摔倒在冰雪地上,其實一點也不會疼痛,只是若回到溫暖的地方,摔過之處才會向你抗議。所以我想冰冷與麻藥大概也有類似的效果吧!話雖如此,摔到骨折的情形也不是沒有的,所以凡事仍然得留意。



冰雪大世界的佔地並不廣,儘管它的門面看起來頗為雄偉。但剛進門的我們因為還不清楚裡頭的情況,擔心走在雪地上容易出意外,所以花了40RMB坐了一趟我們後悔極了的馬車。事實上繞內部一圈,根本花不到幾分鐘,本來說好看到不錯的景色便可以讓我們下車拍照,但馬伕像趕什麼似的,我們只能匆匆拍幾張照,就被催促上馬車。

我想,除了花雪鞋那100RMB外,就屬這40RMB我花得最不甘心了。

下次若有人到冰雪大世界遊玩,切記:馬車千萬不要坐(浪費錢),這種地方靠雙腳還是最保險,也能玩得最盡興。

冰雪大世界周遭的階梯、內部房間全都是一層層冰塊堆砌而成,來自松花江的河水就在我觸目可及、伸手可摸之處(哈爾濱的冰雕、冰燈都是採自結冰的松花江),一座座燈彩輝煌的建築物矗立眼前,這種感覺簡是無與倫比的興奮。有時我甚至會懷疑,踩在我腳底的東西真的是冰塊嗎?它是如此的堅硬、穩固,若非觸摸起來是這麼冰冷,要我把它當成一般石頭建造的城堡都不為過。

 


置身宛如童話才會出現的世界裡,固然令我們開心,但最刺激我們的,卻是幾條平凡至極的滑梯──冰築成的溜滑梯。



我想這八天的回憶,都敵不過當我躺在滑梯上,順勢溜下的那幾秒鐘。

如果我記得睜開眼睛,一定可以感受到更狂歡的氣息。

我和H君溜了兩次,我還想溜第三次──挑戰有彎道的──可是H君似乎有點倦了。溜滑梯對我可意義非凡啊,因為必須爬上好幾層階梯,我的膝蓋出國前受過傷,到這種地方我幾乎是小心翼翼的行走,更別說上樓溜滑梯了。但鼓起勇氣溜了那麼一次,就像上癮似的。要不是H君不願繼續下去,我想我不溜個十次八次是不會罷休的。



冰雪大世界雖然好玩,但是就跟任何一處雪地一樣,腳下永遠是我們最該留意的地方。即使緩慢行走的模樣(加上身上的裝束)像一隻國王企鵝也無妨,平安無事最重要。


第二天我們來到了太陽島參觀雪雕,因為前一晚的冰雕使我們過於興奮,純粹雪白的雪雕便顯得不那麼亮眼了。但若仔細研究雪雕的內容會發現,他們的雕工確實令人嘆為觀止,我是個徹徹底底的美術白痴,所以對於這類藝術創作者,除了佩服我找不到更好的表達方式。

 


好笑的是,我將與雪雕合照的相片給學生看時,他們居然疑惑地問我說:為什麼和保麗龍合照?我當場吐血不止。(真是群焚琴煮鶴的小鬼T0T)

活在陽光充足的南方的人,或許真的很難想像充滿雪景的世界吧!

 



太陽島除了雪雕展覽外,還有定時的遊行,可這遊行卻只是帶給我們匪夷所思。或許是當地人的習慣,整場遊行顯得毫無生氣,甚至遊行者不到隱蔽處便將玩偶裝脫下(當著一大群觀眾面前),我與H君哭笑不得。想起東京迪士奈或大阪的環球影城,他們的遊行才叫激勵人心啊!而哈爾濱明明有這麼好的環境與景色,沒有多加利用以獲取商業生機,實在可惜。



類似的情況在冰燈世界也發生了。

這次的冰燈活動是與迪士尼合作的,所以內部隨處可見迪士尼卡通裡的建築與人物。本來我很期待,但實際看過後,發現它不過是「冰雪大世界」的縮小版罷了,頂多增添一些迪士尼的氣息。

 
 
 
 


當我們逛完哈爾濱這冬季三大重要地點,得出一個結論:哈爾濱有其得天獨厚的環境,可是製造這麼多美景吸引外地眾多遊客,這本是相當有利的觀光資源。可惜我認為他們很不懂得商業技巧,如果是日本人,一定會藉此製造、販賣周邊商品,狠狠大撈一筆。但我們在這三處什麼也沒看到,連想買張明信片都沒有。我認為光是門票的收入,是不足以使商機延續的,明信片、玩偶、特殊的商品等,不是更能刺激買氣,讓更多遊客蜂擁而至嗎?至少我很樂意買到這類周邊商品,以做為一種紀念啊!


除此之外,無論冰雕、冰燈還是雪雕,對我們這些來自亞熱帶的人自然都是新鮮事,不過我仍不得不闡明一些顯而易見的事實:有這麼好的素材(雪、冰),卻似乎缺乏整體的規劃與創意。冰燈還OK,迪士尼的主題算明確。可是雪雕和冰雕則不然了,看不出它們的主題是什麼(雪雕似乎有,但不太明確),有點各自為政、想雕什麼就雕什麼的感覺。如果每年都能有個明確的主題,不是更能吸引人潮嗎?多棒啊!


我們在哈爾濱停留兩天,除上述景點外,我們還去了聖索菲亞大教堂、虎林園與中央大街。

前兩個景點比較沒有什麼可講,但中央大街卻令我頗有感觸。中央大街臨近松花江的部分全成了遊玩的景點,在上頭有許多需要收費的活動,如溜滑梯、童玩、騎馬等(在結凍的松花江上唷)。感覺熱鬧非凡,是遊玩的好地方。不過當我看到這片白色大地時,腦海中萌生的卻是:這個城市的雪,真的不太漂亮啊!

 


領隊曾經對我們說過,東北的城市因為工業污染重,所以雪色總帶著點灰黯。與我去北海道的經驗相比,確實如此,北海道的雪潔淨多了。

◎下圖是北海道旭川雪之美術館外圍的景色,雪相對哈爾濱而言,純淨許多。
 
 


顯然,我們對大自然做出什麼,它們必然會投以等同的回報。可惜了,這個原本可以更美麗的雪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