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台灣後,我不只一次與H君討論到東北的回憶。她很好奇為什麼我才去了一次東北,就開始對大陸這塊土地產生興趣。我一直有個觀念:天下風景大同小異,真正差異之處在於文化與人情。換句話說,東北之所以吸引我,風景固然是理由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應該是它的歷史文化。

對我而言,中國的歷史文化有股強烈的親切感,彷彿歷史課本的再現。學生時代的我大概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會有機會踏上課本裡提到的歷史舞臺。

這與我到其它國家旅遊的感覺截然不同,當我漫步在日本街頭時,或許可以感受京都的古色古香、東京的下町風情等,但是它們的歷史於我太過遙遠、疏離。儘管大學時代我修過一整年的日本史,出發前詳讀過該地的歷史資料,可是站在這些景點之前,我仍然無法產生親近感。我可以知道二條城的由來、大阪城的修建等等,卻無法有再進一步的契合。

不過這些感覺大多是在東北之旅後才衍生出來,正因為有了東北這個對照組,更顯見中國的歷史文化在我心目中的特殊。好笑的是,當年我最討厭讀的竟是中國史,尤其是滿清末年以降這一塊,外國史我反而讀得津津有味。

東北八天的行程中,若要我票選最喜歡的活動,我想導遊與地陪的講古肯定是首選之一。雖然我大學聯考歷史分數比數學還低(我是社會組的...囧),但我真的喜歡歷史,倒不是因為什麼鑑往知來的崇高理由,而是因為每個時代的歷史宛如一部部小說,本人對小說最沒抵抗力了。

人家說跟團能否玩得愉快,導遊的功力很重要。我們這位導遊雖非十全十美,但至少講起歷史來,我可是完全被吸引啊!我就像個認真聽課的小學生一般,從努爾哈赤聽到溥儀、從輝煌到峰火四起的戰爭年代,絲毫不覺得厭倦。雖然清朝的歷史不是我的最愛,然而親身闖入他們女真族的發源地後,卻仍不由自主感到興奮。

瀋陽是我們這趟歷史之旅的第一站,它是遼寧省的省會,也是清朝與近代歷史的關鍵地區。瀋陽在清朝被稱為「盛京」,是滿清入關前的首都。我們參觀了瀋陽故宮與張氏帥府,前者是努爾哈赤與皇太極的皇宮,因為當時女真勢力與經濟尚未足夠,所以比起北京故宮,瀋陽故宮顯得比較寒磣。H君去過北京,還特地將北京的照片弄出來給我看,果然,瀋陽故宮是差了那麼一點。但是崛起處本身代表的意義,對於女真族人而言,恐怕比國祚二百多年的明朝所建立的北京京城來得更有紀念價值吧!



◎皇帝龍座,與北京故宮相比,小了很多。


我對瀋陽故宮印象最深的有二處,一是皇太極本身,二是十王亭。據說皇太極能力頗高,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是非常愛生氣。憤怒這種情緒基本上等於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力量,因此某天皇太極便莫名其妙的過世了。就某種意義而言,也算是「無疾而終」吧!當時我們參觀了皇太極的房間,但導遊說他過世時被擺放的小房間已經被封起來了。



嚴格來講,滿清的皇帝我沒一個中意。即使聖明如康熙,我也只是覺得還不錯,倒沒有到欣賞的地步(所以我對大陸總愛拍清代戲很不能理解)。我對入關前的皇太極或努爾哈赤更是陌生,沒有導遊的講解,我大概會一頭霧水。

至於十王亭則是滿清大臣的辦事處,即八旗+二王的結構。分列兩旁各五亭,中間則為大政殿(皇帝所在處)。我覺得這樣的辦公室雖然不錯,可是蠻有壓迫感,要開小差似乎也不容易OTZ。那天十王亭外地上積滿了雪,許多小朋友玩起了丟雪球。我和H君在這裡發生了一件事,我們跑去上廁所,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十王亭外的人群居然所剩無幾,團員們也消失無蹤。往外頭走的路就那麼一條,怎麼可能一下子跑個精光?(好可怕,暴風雪山莊模式啟動嗎......囧)我們兩個笨蛋便在大門與十王亭之間來來回回,後來索性放棄出了故宮大門,才發現領隊、導遊正在找我們。哇咧,不是說要留時間給我們上廁所,怎麼可以自顧自地就跑了呢?我可不想留在宮內做皇太極的陪葬品啊!

◎大政殿


◎十王亭(右列)


瀋陽故宮出來的大道是滿清一條街,建築物確實很有滿清的味道,不過因為我與H君正沉浸在迷途知返的安心感裡,後來根本沒有多瞟幾眼以做紀念的心情。


張氏帥府(大帥府)是張作霖、張學良父子倆的府邸,我對張學良沒有興趣,對張作霖更是瞧不上眼,所以參觀過程中都是帶著一顆略嫌批判的心,尤其逛到張作霖的書房,兩邊對聯寫道:「書有未曾經我讀,事無不可對人言」,我才想說「放屁」兩個字時,導遊已經先我一步批評了起來。不過他似乎是說溜嘴,因為整趟旅程下來,他談到歷史語氣多半客觀,不會夾雜私人的情感,張作霖算是他難得的直接評論。

雖然我張家父子倆沒多大興致,但他們的府邸蓋得還挺不賴的。

◎張氏帥府大門


◎張氏帥府內部
 


◎張氏帥府側門



逛完滿清入關前的「皇宮」,我們也逛了滿清最後一位皇帝的故居,這算另類的有始有終嗎?

長春是吉林省的省會,目前保存著溥儀的偽滿皇宮,即溥儀充當偽滿州國傀儡時所建造的宮廷遺址。

◎偽滿皇宮的大門


以前讀歷史,我最不喜歡每個朝代的盡頭,因為不是充滿戰亂,就是得忍受一堆無能的傢伙。政治的變動不僅牽制著上位者,還攸關全天下老百姓的生命,所以才更叫我受不了。

於是可想而知,溥儀不會是我青睞的對象。

◎溥儀最初登基的模樣,背後的牆壁裂開,暗示清朝氣數已盡。溥儀三次登基,為時皆不長,或許因為如此,才使得他一步一步陷入泥淖,無法捨棄昔日先祖的榮耀。


雖然他的悲劇色彩太濃厚,理當給予同情,但我認為他可以選擇過不一樣的生活,而非硬要復興過往的光榮,況且用膝蓋想也知道,所謂的復辟,從來就不是為了百姓天下,不過是為了一己私欲罷了。再加上溥儀將東三省割給日本(雖然我不知道他哪來的權力),逼迫百姓參拜日本人的神明,如此要博得我的同情,根本難上加難。

◎溥儀與日本人簽署割讓東三省條約之處


日本人建立偽滿州國,本來就是個晃子,好掩飾他們對東三省的野心,溥儀不過是個檯面上的棋子,偽滿皇宮等於是日本人「囚禁」溥儀的地方,只不過這個巨大的「監獄」有漂亮的房子、庭院,甚至有豪華洋車代步。我與H君在參觀過程中一直在討論,如果有這樣的「囚房」,我們是否也會如溥儀甘心自由被剝奪?H君似乎興致勃勃,認為無妨,我提醒她這樣的話非但不能盡情shopping,也無法出國旅遊哦,她才收回肯定的答案(囧)。

◎皇宮外的道路,我很喜歡這段路,景色優美,很適合漫步其中。


溥儀的一生全濃縮在偽滿皇宮裡,聽著導覽小姐稍嫌冷漠但有條不紊的說明,看過一間又一間裝飾華麗卻冷清的房間,我不免會思考,溥儀若早知如此,還會甘願受日本人的擺弄嗎?因為在我看來,除了設備差異外,偽滿皇宮的「氣氛」與之後我們在旅順參觀的日俄監獄或許相差不大。

不知道溥儀這一生,是否曾經萌生過「何苦生於帝王家」的悲歎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