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normal」的中文譯名很直接─「變態」,即「非常態」,意指在心理、生理或行為等方面,出現了違背「正常」狀態的情形。

月九這部戲,原本不在我的觀賞範圍。但是日劇版的文章一再提及它的「特殊性」,讓我不禁好奇了起來。於是興之所至(其實是想嘗點重口味的),我今天便一口氣把前兩集看完。

淺野妙子的作品我從未接觸過,春季沸沸騰騰的Last Friend,因為題材我直接略過。不過因為拜讀他人文章,所以劇情大概也知道了個七七八八,對淺野的風格有一定的認識。如果她真能把故事寫得偏離常軌,我想就不枉我看了《Innocent Love》了。

因為我要的便是這種極度脫軌的變態之愛啊!XDD

《Innocent Love》裡的人物,似乎個個在心理上都存在著難以言喻的陰影,解決陰影的方式各人不同,有人會找心理醫師,有人會試圖以工作或玩樂來紓解。然而劇中人物好像沒有這個閒情逸致,或許因為籠罩在他們頭上的,恐怕都是用盡氣力都難以揮散的陰霾。而這樣的陰霾,卻造就了他們與常人相異的思維與行徑。



女主角秋山佳音(崛北真希 飾),父母親在她小時候被人刺殺,美滿的家庭一瞬間被死亡與火神吞噬。更悲慘的是,兇手是她的唯一的親哥哥。於是,在哥哥入獄後,她成了孤苦伶仃的女孩。長大後,雖然她努力工作,但人們一旦得知她父母被殺的事,就會立即躲她躲得遠遠的。



可憐的佳音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周遭人們排擠,終於,彷彿上天開了眼,為她帶來了一個王子,一個佳音自以為深愛著的王子──長崎殉也(北川悠仁 飾)。

如果這是少女漫畫,灰姑娘般的佳音一定是個正常且溫柔體貼的懦弱女孩。也沒錯,佳音溫柔、懦弱,但正常......我不敢斷言。當佳音不斷地用手機拍下別人的笑臉時,我盡力說服自己,把佳音當成攝影師就好了。可是我一想到如果我是被拍者,而我的照片將被佳音貼在房間裡時,我心頭梗著的,是不舒服。



我想起羅賓威廉斯的《不速之客》,佳音的行為和羅賓很像,他們都具備一種渴望,渴望自己如照片裡那般開懷、擁有照片裡的幸福。這種行為未必錯得離譜,但總是無法叫人舒坦。

這樣的佳音,居然又犯下擅闖民宅的罪行,理由很簡單,只是因為她喜歡殉也,她有股衝動想幫他打掃。說穿了,這不就是跟蹤狂的舉動嗎?更不用說那個意味不明的聖誕節禮物,連署名都沒有,殉也收到時,居然不疑有他(如果是我,會懷疑裡頭搞不好有什麼針孔攝影機)。我只能說,男女主角都有超乎常人的智慧(汗)。

殉也是個音樂家,我能了解為什麼佳音僅憑一張照片就愛上這個男人,他的笑靨是佳音已經失去的。但我不能接受佳音扮演愛戀的獨角戲,一個人演著演著,還痛哭失聲把照片撕掉,只因為殉也發現她私自闖入他的房子。

殉也的反應很正常啊,佳音哭什麼哭?明明是她自己不對,還演得這麼過癮!(我突然覺得佳音這個角色,很適合到乙一的筆下去當主角XD)




女主角這麼猛,男主角殉也不遑多讓。
殉也始終照顧著、深愛著已經變成植物人的女友遠野聖花(內田有紀 飾),在他偌大的房子裡,有一間只有好友昴與醫生才能進入的房間,那便是聖花的安身之所。

這種不離不棄的精神,照理應該會令我感動啊!可是在殉也企圖以佳音為餌,刺激聖花的嫉妒心使之甦醒時,我的心都寒掉了。當然,比起電影《悄悄告訴她》裡,男主角讓植物人女主角甦醒的方式,殉也的行徑根本OK得不得了,但我覺得對佳音太不公平了。而聖花的反應也令人不寒而慄,若真是嫉妒心使她產生了變化,我想聖花這個女人恢復正常時,會是相當恐怖的存在。



第二集最後一幕,殉也讓聖花靠在他身上,並肩彈琴時,我想到的不是鰜鰈情深,而是恐怖片的畫面,尤其當導演把鏡頭轉向正面時......




除了男女主角,圍繞在他們身邊的配角也不是省油的燈。



櫻井美月(香椎由宇 飾)似乎是殉也的青梅竹馬,很明顯地她喜歡殉也,但殉也的世界偏偏圍繞著聖花而打轉。美月的嫉妒可想而知,所以當她向神父告解她希望聖花死掉時,我並不意外。只是覺得這女人的愛,或許也是毀滅型的。




秋山耀司(福士誠治 飾)是佳音的哥哥,雖然他一口咬定自己沒有殺害父母,不過證據全部指向他,因此他被判入獄。佳音為了他,到處求律師翻案。原本看似非常普通的兄妹之情,卻在佳音告訴耀司她有喜歡的人之後,全數崩盤。耀司突然發了瘋,完全不能接受妹妹的言辭。這幕處理得非常好,在佳音柔和的口白裡「希望每個人都幸福」,畫面中出現的,卻是耀司發瘋的景象。

耀司的轉變可以解釋的方向太多了,戀妹情節?禁忌之戀?或者與十多年前的案件有關?




瀨川昴(成宮寬貴 飾),很微妙的一個角色。本來我以為他不過是殉也的好友,與聖花也認識罷了。可是從片頭開始,我就感覺到不太對勁,昴望著殉也的表情太過悲傷,彷彿望著一件他永遠得不到的奢侈品。

而後續劇情讓我得到驗證,無論是鋼琴酒吧那個深情的凝視,還是遊船上對女生說的「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然後殷殷切切的等著殉也,都表明殉也在昴心目中的地位不一般。

 


但這樣的情節也沒什麼大不了,真正大不了的是昴對佳音說的「她(聖花)不存在了」,以及想要拔掉氧氣管的那隻手。正如美月的嫉妒心想殺死聖花,昴的心情恐怕更激烈,因為美月還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但昴可能什麼也沒有。最後昴將罐子遮住聖花的舉動我看了很難過,就像在奢望一點點的機會似的,可惜它實現的可能性,或許比聖花醒過來的機率還要小......

 



可以看得出來,這群角色們都陷進愛的漩渦裡,為了愛而產生偏離軌道的思想與行為。雖然愛情的本質原本就容易使人顛狂,但是當一群人同時都走偏了的時候,造成的傷害會不會難以估計呢?

此外,這兩集看下來,我覺得編劇想要探討的主題不少,不過以日劇短短十一集的份量,她有辦法個個都深入地挖掘嗎?還是又點到為止,剩下的留給觀眾自己想像?該不該追下去呢?真是個難題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