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口氣看完了四集,都是拜袁朗他們這個沒人性的A大隊之賜啊!因為愈看愈火大,所以更想知道後續會如何(汗)。

從原來的部隊進入A大隊,不僅三多他們需要適應,看戲的我,更需要適應。有時候我覺得我還真被三多同化了,當他想著七連時,我腦子裡也是如此。他們在A大隊過得愈艱辛,我想起七連的次數就愈多。

我所謂的艱辛,並非指訓練本身,而是整體的氛圍。A大隊給我的感覺極度冷漠,彷彿自己的存在沒有意義,訓練的本身只是為了消耗過餘的自尊與理想。

就像三多對袁朗的低語,要跑幾圈都無妨,重點在於說話的方式與內容,可是袁朗卻採取了一個最傷人、最具攻擊性的說法。

當然我也懂他的目的,這些從其它部隊精心挑選出來的軍人,來到A大隊,要體驗的不是萬事具備的軍隊生活,而是所謂的「現實世界」。既然是現實,醜陋與痛苦是必備條件。為了在現實中生存,這樣的磨鍊絕對勢在必行。

但看戲的我,當下還是無法抽離那種生氣的情緒。(儘管我知道袁朗不是那種人,否則當初他不會看著三多背伍六一時落淚)

看戲的人是傻子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生氣歸生氣,不過我心裡也清楚這群老A的真面目不會是以消磨他人為樂趣的屠夫或爛人。果然,這點在後來齊桓主動提起拓永剛的行李出門,得到了初步證實。但我真正確定,卻是在袁朗對成才述說那番話之際。


袁朗這個人怎麼樣我說不具體,總之,最初他出場我並不怎麼高興,因為他們讓702團損失慘重,還當著人家的面要人家的兵,未免太囂張了。然後徵選士兵時,又以一種幾近殘忍的手法逼得他們潰敗不堪。套一句高城說的,一個老A加一個裝甲偵察營,就掃你們一小股潰兵?
高城當時的火氣我非常能認同!當然更不用說三多他們進A大隊前訓練的生活了。


但在評估成才時,我看到了不一樣的袁朗,或者該說,之前我根本沒真正看清過他。

他對成才的一字一句,深刻地打動了我。
隨著回憶的畫面,聽著他清晰有力的語調,忍了三集沒哭的我,終於繳械了。

成才封閉自私的想法,雖然可以從他的行為一點一點地歸納出來,但從來沒有人在他面前點破過。假若對照袁朗之前待他們這群兵的態度(羞辱、輕蔑...),他在會議室裡對成才的語氣,可說是溫柔了,甚至蘊含著一股強烈的「惋惜」,語重心長地想讓成才明瞭自己的問題在哪裡。

面對這樣的袁朗,我很難不被感動。

他對成才說:
我無法只看重你的表現,我更看重的是人。

若早先在三多他們訓練,他說出這樣的話,我恐怕還會打個折扣。可現在我深信,袁朗是真的。

他不但懂得看人的心,也懂得從心底看人。

而且「不拋棄,不放棄」這六個字從他嘴裡道出,竟絲毫沒有違合感。當時我腦中居然還閃過一個念頭:這個人搞不好也很適合鋼七連,七連的精神他一定懂,也一定做的到。



我原本很擔心袁朗如此直接地將成才的問題攤在陽光下,成才會不會因此自暴自棄。令我欣慰的是,成才並沒有自我放棄,而且很認真地在思考。
他問三多是否能回憶起過去三年當兵的每個日子,三多點頭了,他卻說:
昨天晚上我想了整整一夜,除了咱倆在上榕樹的時候想的起來,當了兵以後的事,我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我想七連,又臭又硬的鋼七連,還有我的七班,可我拚命,使勁地想,想到最後都哭了,卻想不起來一件事、一個人......

聽到他說想得都哭了,我感覺自己比之前他離開七連時,更替他難過。但同時也很高興,因為經過這次,成才成長了,袁朗的話他聽進去了。所以他才會說:

許三多,你是一棵樹,有枝子、有葉子,我是根電線桿,枝枝蔓蔓都被自己砍光了......
我要回去,找回自己的枝枝蔓蔓......

最叫我動容的是,最後成才留給三多的是:

別忘記自己說過的話:不拋棄,不放棄。

那瞬間--我期望不是錯覺--我覺得成才已經懂得把這六個字放在心坎裡了。


PS.嗚~~再六集就要結束了,捨不得啊~~(淚奔)

PS2.前面沒有機會提到,我很喜歡吳哲這個角色,有自己的原則與看法,卻不會自視甚高,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他和袁朗在評估會上的對話,使我對他更有好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