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拿到國內作家的簽名書,心裡有股莫名的興奮XD。

2007這一年來,國內幾乎沒有長篇作品問世,沒想到2008年便出現開春第一炮--冷言的《上帝禁區》。

《上帝禁區》是冷言的長篇處女作,處女作是最能看出一位作家對於自身創作的理念與熱誠,因此《上帝禁區》的本格性等於昭示冷言創作的大方向。


本書大約可分為三個部分:
一、作者以同名化身為書中的主角-冷言,為追查自己失落的記憶,踏上尋覓之旅。

二、退休警官施田偕同梁羽冰女警(事實上是被上司脅迫而來XD),追查四十年前發生在雲林縣林內鄉雙子村的五起分屍案件。

三、在施田和梁羽冰驅車前往的同時,林內鄉當地又冒出一起密室殺人案件,死者+被肢解的人偶彼此如鏡子般出現在密室裡,案件愈發撲朔迷離......







以下可能會提及書中劇情,請慎入。









本書的詭計我並不感到意外,當敘事角度一再轉換時,我多多少少可以察覺作者背後的意圖。不過密室手法倒是令我耳目一新,很有台灣鄉間的味道。



我非常喜歡本書營造出來的氛圍,滿滿的雙胞胎與複製人印象充斥其間,隨時令人感受到一股神祕詭譎的恐懼。當手記出現時,更是加速我的心跳。人類妄想成為上帝的那雙手,闖入上帝的「禁區」,最終卻只會讓自己淪為人性底下的犧牲品罷了。雖然後來據書中冷言的推測,手記可能只是捏造的,不過在作者沒有給予明確答案的情況下,也未必不是真實,而且我深信擁有類似思想的人們並非不存在。我想起聖經裡的巴別塔,人類自以為可以搆到上帝,結局卻是巴別塔坍塌了,人類的語言混亂了。換言之,如果人類想要再次經由複製人類,挑戰成為「上帝」,所帶來的後果,恐怕不會只是語言紛雜而已啊!



作者在本書的自序裡曾提到,他嘗試以綾十行人的敘事方式,來描寫橫溝正史小說中設定和氣氛。看到這裡原本我很擔心,因為我對綾十對待他筆下角色們的態度,一直不是很滿意。因為綾十有時候會比較缺乏「人」味,導致角色們像棋子任他宰割。

但幸好《上帝禁區》完全沒有這個問題,透過文字我可以感覺得到作者對於台灣、對於他筆下角色們的那份愛。在本書裡,其實沒有誰真的是壞人,有人是身不由己,有人是被迫選擇錯誤,無論殺人的、被殺的,都是既可悲又無奈。也因此,作者擅長的幽默風格,在《上帝禁區》發揮得較為薄弱,因為整個故事本身,就是個悲劇,尤其是最後冷言與姚世傑猜拳決定誰留下來的那一段,深刻地拉扯著我的心。

雙胞胎(該說三胞胎其中之二)最初的一場遊戲,竟也是決定自由與牢寵的悲慘遊戲......




另外,我想起施田說過的話:

如果真相不能為活著的人帶來幸福,查出真相有什麼用?

這大概是全書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做為一個讀者,特別是推理小說的讀者,真相可說是我們唯一的目標。但在現實世界裡,真相不是紙上談兵,它往往醜陋得令人心痛。

無論是施田提及的詐領保險金案件,或者是林家不為人知的過去,這些真相一旦揭開,確實無法為活著的人帶來什麼幸福。

只是我不免會去思考,如果當年詐領保險金的案件沒被揭發,那位母親的孩子得知自己的成就,是用自己父親的死亡換來的,他會怎麼想?

如果林家當年肯面對真相,好好處理林豐年的疾病,會不會根本不會有如今的慘案?

白羅曾在《池邊的幻影》裡這樣說過:

對於一個以科學精神來思考的頭腦而言,真相是首要的。真相,即使辛酸,也能夠被接受,編織成生活的一部分。

我想,查出真相還是重要的吧!只是,如何面對、接納更為重要。不過,或許我比較極端,能積極面對最好,若不能,即使處理真相的方式像雷恩或凡斯那樣(Y的悲劇、主教殺人事件),我也不會反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