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早個幾年,我讀到這部作品,應該會蠻喜歡的。
然而如今,接觸的作品多了,作者會設下何種陷阱,我心裡也比較有譜。因此這本《怪胎》,整體而言,並沒有帶給我什麼驚艷的感覺。


原先我是因為《謎詭》所選的好書中,包括綾十行人的〈409室患者〉,這短篇剛好收錄於《怪胎》一書,所以才找來一讀。


《怪胎》共收錄三篇中短篇,
裡頭所描述的都是精神病院的人或周遭者的故事。



未讀本書前,我腦子躍入的,竟然是小時候赤川次郎的作品。我記得赤川次郎曾經創作過一系列以精神病院人物為主角的故事,我當時還非常喜歡呢!
所以我是以懷念、歡樂的心情翻開《怪胎》的,
(應該說期望能看到一篇篇快樂的作品吧)
只是,用膝蓋想也知道,綾十行人的風格和赤川絕對是八竿子打不著。


這三篇作品,並不難猜測其布局與答案。
我最喜歡的反而不是《謎詭》介紹的〈409室患者〉,
而是最後一篇〈怪胎-564室患者〉。


本篇描述主角從精神科醫師處得到一篇患者的創作,
裡頭的故事荒誕乖違,唯一的殺人案件又沒有解答。
主角苦思不解,便交予偵探好友來挖掘真相。



我之所以最喜歡這篇,一方面是因為裡頭的殺人案件比較具體(亦即可以跟著主角們推敲兇手),另一方面則是此案件太怪異了,蘊藏著狂人難以理解的恐怖行徑,讀來比前兩篇更令人驚愕。

此篇偵探有一段話講得很好:

『所謂『正常』的概念,其實是大可懷疑的。
從嚴格意義上來,這世界沒有完全正常的東西,我們或多或少都處於畸形狀態。追本溯源,人類這種動物,也是生物進化途中發生突然變異而形成的畸形物種。』


這令我想起克莉絲蒂的《殺手魔術》,
上述和書中精神科醫師對瑪波小姐和警官講的話有異曲同工之妙:

『老太太,我們都是瘋的......這是生存的奧祕,我們都有點瘋狂。』

『居里警官,我們都是精神病患者。』


生存在現今這個社會,背負著時時存在的壓力,
我看到這種說法,總是特別有認同感啊!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