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份開始我接了新職位,幾乎每一天都是挑戰。早上七點多到達辦公室,馬不停蹄地處理一件又一件不一定是我一個人可以完全掌控的事情,太多太多新的事物要學習,我努力請教同事、上司,試著把這些陌生的東西塞進我的腦子裡。


我原以為我可以快速地適應,但如今一個月過後,我發現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許多在以前的職位認為理所當然的享受(例如:利用空閒時間讀一本書、聽幾首喜愛的音樂),現在似乎成了禁忌。一方面是沒有時間,另一方面是不好意思,畢竟萬一同事忙得焦頭爛額,自己還這麼做就是白目了。

當然,我不至於天真地認為回復到過去的職位一定過得比現在開心,可我總得面對目前的窘境,想方設法殺出一條足以生存的道路。

當初我答應接這個職位不是沒有考慮過它可能造成的影響,不過現在想想,影響確實很大。其中我最無奈的就是失去寒暑假──兩段可以讓我「長期」出走國外的時間。

我拚命說服自己「沒關係,我可以趁此好好存錢」。然而說服是一回事,思緒活動卻是另一回事。

有段時間我不敢上背包客論壇、不敢讀別人的遊記,深怕擊潰好不容易構築好的心理準備。

只是,愈是逃避,愈證明渴望一直存在。每當我被繁重的工作壓垮,精疲力盡回到家中,那股拋下一切、衝出台灣的欲望便難以抑制。

再這樣下去,我覺得還沒逃出去,我可能就崩潰了。


後來我想了個辦法,我決定每一、二個星期來換個桌布。在眾多出遊的照片裡挑出我喜歡的,做為我辦公室電腦的桌面。

這個行為很傻,我卻很喜歡。

第一個星期我放的是英國冬天的格林威治(文章開頭那張)。

這張照片我是從皇家天文臺的坡道上拍攝的。我在倫敦十幾天並沒有遇到下雪,地面上卻隨時可以看到殘雪,特別是格林威治。從皇家天文臺的高坡上俯瞰,如此美麗的景致會叫人都忘了寒冷。

值得一提的是,下坡時我看見了尾巴外圍是透明色的小松鼠。比起我在首爾南怡島遇到的瘦弱松鼠,顯然格林威治的飲食很不錯XD

(格林威治的松鼠)
 


(首爾南怡島的松鼠)


辦公空檔我會望著電腦的桌布,任由格林威治的回憶漫溢我腦海。信步在宮殿周圍,看著大學生來來往往。比起當地的建築物,我對這種悠閒小鎮的fu更感興趣。大碗麵(註)的滋味如今還殘留在我舌尖。

陶淵明有一首〈飲酒詩〉我非常喜歡: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我能理解陶淵明的「大隱隱於市」,但自古以來,能做到的又有幾人?

然而,當我處在忙碌喧擾的辦公室,看著格林威治的桌面,思緒飄到幾千里外的小鎮時,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已不知不覺碰觸到陶淵明的心境了。



(註)大碗麵是格林威治一家中國餐館,味道很不錯,是房東老闆推薦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