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 東海岸)

上個星期我和朋友決定到屏東的六堆客家文化園區一日遊,事前我查好路線,起了個大早,滿心歡喜歡地坐到屏東火車站,準備轉屏東客運前往六堆。


然而沒想到,當我們八點多到達客運站,望著上頭的時間表是一臉的震撼。整整一天只有三班車,最早的還是中午十二點多。

是我太天真,拿高雄市的公車標準來看別的城市的規則。我與朋友哀怨地坐在小七研究該如何解決目前的窘境,最後決定坐火車前往枋寮參觀藝術村,再停留潮州吃冷熱冰。

於是那天我們等車的時間多過遊玩的時間,手上是最多車票的一次。

同時,我徹底體會到便利商店的美好(可以坐著休息兼吹冷氣)。

回程時,朋友說最近我們是不是太不順遂了,出來玩都踢到鐵板。

難怪她有感而發,因為再前一個星期,我們開車到高雄的大崗山與阿公店水庫,人家路都報得好好的,我們終究還是迷路了。去程沒問題,回程明明只要照原路返回,我們的榆木腦袋卻左彎右拐始終找不著路,問了N個路人,才終於回到國道一號。

真正遊玩的時間大概是坐車的1/3而已吧!


年輕時我不喜歡旅程出現瑕疵,我記得我第一次負責的行程(日本京都),是仔細到我現在看了會忍不住皺眉頭的那種。

可以想見,一旦出了點什麼岔子打亂我的安排,我可能會手足無措、會恐慌,甚至會憤怒。我在東京找不到預定的新宿御苑時,就產生了這些情感,還無端牽怒到朋友身上。

說實在的,我真想不懂,我的人生一點都不完美,年輕的我幹嘛要奢求旅行全然無瑕呢?

明明人生和旅行就是一模一樣的東西啊!哪來什麼完美之說?

不過,這是直到某次我躲在日本的高山車站廁所吐到腸胃都快嘔出來,我才了解的道理。


不完美的旅行似乎更能留下深刻的回憶,所以我永遠會記得高山車站的模樣(連站前繡球花的模樣我都記憶猶新)。

也永遠記得中國東北的冬天是如何寒冷,因為我第一天就在車上冷到哭出來,恨不得立刻飛回台灣。

當然還有許多其它城市的紀錄,如今它們都小心翼翼地被保存在我腦海的一隅──

不完美,卻彌足珍貴。


如今我與朋友到台灣各地遊玩,對這些差錯容忍度提高許多,有時候還覺得這樣子挺有趣的。

可能花了個半天開車,卻找不到上山的路。之前有次我們想去寶山賞花,結果竟一路開到寶來。我們根本沒想泡溫泉,只好原路返回,到塞車塞到不行的美濃湊合著看那些接近枯萎的花朵。

我對朋友說,賞寶山花不成,就當速度緩慢的兜風吧XD

迷路有迷路的玩法,反正只要不是深山無人處,總能問出條羅馬大道。臨時變更行程也有另種樂趣,就像我們去不成六堆文化園區,改走枋寮藝術村,反而獲得寧靜的舒適。

無所謂完美的旅行,唯有境隨心轉才是王道。

正如大文豪蘇軾說的「此心安處是吾鄉」,這是我追求的最高境界!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