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智堯飾楚留香,樊少皇飾胡鐵花)

我曾經以為,古龍的任何一部作品我都有可能拜讀,除了《楚留香傳奇》。說不清楚為什麼,我就是不喜歡楚留香這個角色。我未曾被鄭少秋的香帥荼毒過,儘管曾經瞟了幾眼劇集。或許正是這幾眼,讓我種下了楚留香「輕浮、濫情」的錯誤印象。幼小心靈容不得這種不夠專一的男人存在,於是我潛意識將楚留香排除在外,劇集都沒心思看了,何況是原著?

如今讀多了古龍的小說,知道他筆下的男人就是那個調調,女人不自動貼上來我反而還覺得奇怪。可雖如此,我始終對楚留香無法釋懷,顯然童年經驗至關緊要。

直到我看到張智堯的《楚留香新傳》的片花,驚覺原來楚香帥也可以是這種詮釋法。我雙眼瞬時一亮,開始對原著產生興趣。

片花


片頭



不讀還好,一讀我簡直愛不釋手,要不是楚留香的性格,我幾乎以為這不是出自古龍筆下!(不能怪我,讀過那麼「簡潔」的《邊城浪子》,《楚留香傳奇》字那麼多嚇到我了XD

楚留香系列分為前傳與新傳,我讀的《楚留香傳奇》屬於前傳,共有〈血海飄香〉、〈大沙漠〉與〈畫眉鳥〉三個故事。每個故事均可獨立閱讀,但彼此之間又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前一個故事可能是後一個故事的伏筆,環環相扣,讀來十分過癮。

尤其我這種熱愛懸疑推理的讀者,這套作品正中我心。即使我被《陸小鳳傳奇》訓練到習慣古龍安排兇手的模式,但《楚留香傳奇》的意外性仍然令我驚艷。

三部作品中最精采的莫過於〈大沙漠〉,它承上啟下,兇手的安排既巧妙又獵奇,遠勝〈血海飄香〉,又能在結局製造懸宕不安的氛圍,順勢引出〈畫眉鳥〉,令人迫不及待想閱讀接下來的故事。

同樣是解謎取向的作品,《楚留香傳奇》比《陸小鳳傳奇》更令我喜愛,一方面是因為前傳三個故事確實寫得出色,另一方面是前者為主角楚留香安排了固定的華生角色。

之前我在《陸小鳳傳奇》的心得曾遺憾為什麼古龍不將花滿樓或其它人留在陸小鳳身邊,而讓陸小鳳單打獨鬥面對各個案件。畢竟我的既有觀念便是一個再優秀的福爾摩斯,終究該有屬於他的華生,而《楚留香傳奇》滿足了我的願望。

在前傳裡,楚留香最重要的夥伴莫過於胡鐵花與姬冰雁。一句「雁蝶為雙翼,花香滿人間」勾勒出的不僅是闖蕩天涯的相知相伴,更是自幼以來多年的情感累積。

拜讀原著後,我對楚留香的錯誤印象已一點一點被拔除,甚至他一躍為古龍筆下我最喜愛的男主角。他的瀟灑不羈自然不必多言,他的自信與謙虛也總能適當地表現出來,但這些都是其次,我最欣賞的是他對朋友的態度。

古龍筆下雖然不乏知交滿天下的角色,例如陸小鳳,隨隨便便都可以交上朋友(只是好死不死這些朋友往往是案件兇手XD),然而,楚留香卻是目前唯一一位令我佩服其交友觀的人。當他和胡鐵花求助於姬冰雁,姬冰雁不惜用計斷腿婉拒他們,楚留香心知肚明,卻仍無怨懟。

胡鐵花瞪眼瞧著他,道:「他(姬冰雁)這樣對你,你一點也不生氣?」
楚留香道:「你要交一個朋友,就得瞭解他的脾氣,他若有缺點,你應該原諒他,我認識他的時候,就已知道他是這樣的人了,我為何還要生氣……」
他一笑接道:「何況,能令這樣的人始終將我當做朋友,我已經很滿意了。」
胡鐵花怒道:「但我卻沒有你這樣寬宏大量,我……」
楚留香笑道:「你以為你自己就很夠朋友?我們那麼多好朋友在一齊,你居然能偷偷地不辭而別,一溜七八年不見面,別人難道不生你的氣嗎?」
胡鐵花道:「但我……我不像他……」
楚留香笑道:「不錯!你不像他,朋友有困難時,你絕不會退卻的,但你也有你的缺點,這正如姬冰雁也有他的好處一樣。」


比起楚留香的沉著寬大,胡鐵花顯然是相反的性格,或許正因如此,兩人才會一拍即合。胡鐵花是個標標準準豪邁直爽的漢子,我想不懂為何古龍會給他安個「花蝴蝶」的名號。我相信與胡鐵花當朋友是一件快樂的事,他會將你擺在第一位,即使立刻拋下手邊重要工作也在所不惜。當楚留香失去蘇蓉蓉等三人的行蹤,急忙奔去尋求胡鐵花的幫助時,胡鐵花二話不說,也不顧他正在追求的女人,便應允楚留香的要求。

他(胡鐵花)拍著桌子跳起來,道:「走!咱們找他算帳去。」
楚留香道:「你要跟我去?」
胡鐵花怒道:「你這個老臭蟲,你當我是什麼人?你有了麻煩,我不幫你誰幫你?」
楚留香跳了起來,大笑道:「有你陪我走,不把那大沙漠鬧個天翻地覆才怪。」
他忽又頓住笑聲,看了後面的門一眼,道:「但她呢?你不管了嗎?」
胡鐵花大笑道:「只要你說一句話,我腦袋都拋得下,還捨不下她。」


古龍不愧是寫友情的高手,胡鐵花為楚留香拋頭顱、灑熱血亦無悔,反之亦然。而胡鐵花死心蹋地到什麼地步呢?《大沙漠》裡有一段最有趣,琵琶公主鍾情楚留香,但因為楚留香去對付石觀音,音訊杳無。她便與胡鐵花前往尋覓,卻遭逢絕境。兩人陷入死前恐懼的混亂,胡鐵花想強要了琵琶公主,琵琶公主並沒有拒絕,只是含著淚說她的初夜已經給了楚留香,此時胡鐵花的反應太妙了。

他(胡鐵花)瘋狂般地踢著沙子,每踢一腳,就罵一句:「老臭蟲。」踢得滿天黃沙,幾乎將他自己都包圍住了。
琵琶公主幽幽道:「你現在很恨他嗎?」
胡鐵花道:「哼!」
琵琶公主嘆道:「你就算很恨他,我也不怪你,我有時也很恨他……無論任何人和他在一起,勝利和光榮總是屬於他的,無論任何人的心事,他只要瞧一眼就能猜出,而他的心事,卻永遠沒有人能知道。」
胡鐵花的腳忽然停了下來,望著她道:「你認為我們和他在一起,實在太吃虧了,是不是?」
琵琶公主道:「嗯!」
胡鐵花道:「但我們卻都是心甘情願和他在一起的,他並沒有強迫我們,是不是?」
琵琶公主低下了頭,道:「嗯!」胡鐵花竟忽然大笑起來,道:「說來說去,我們兩個倒真是同病相憐,雖然很恨他,卻又忍不住要喜歡他。」


我曾笑說,這段互動根本足以證明胡鐵花與琵琶公主是閨蜜嘛!瞧,這像不像愛上同一個男人的姊妹的對話呢?XD

胡鐵花直來直往固然是優點,但同時是缺點。他不夠謹慎,行事莾撞,有許多事原本可以處理得更好,卻因為他的介入而搞砸。比較起來,三人組的姬冰雁就完美多了。


姬冰雁可說是整部前傳裡,我最愛最愛的角色了。>///////<

他處事謹慎,遇難機警,雖不若胡鐵花率直、楚留香不羈,卻充滿屬乎個人的獨特風格。

一開始姬冰雁耍詐拒絕楚、胡兩人的求救,看似不夠朋友。但這正是他慎之又慎的性格使然,要嘛不幫,要嘛就幫到底,他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底限。姬冰雁不像胡鐵花那般大剌剌,什麼都擺在臉上,即便為朋友兩肋插刀,他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姬冰雁身上裹著條毯子,坐在水池旁的樹影下,望著滿天星群漸漸繁密,又漸漸稀落。
他就這樣動也不動地坐著,像是一直可以坐到天地的末日,他這人就像是永遠也不會覺得寂寞厭倦的。
突然一隻酒瓶子拋過來,眼見就要打中他的頭,他像是根本沒有動,酒瓶卻已到了他手裡。
楚留香已走過來,仰視著蒼穹,嘆道:「這裡真冷得邪氣……」
他忽然發現姬冰雁頭髮上已結了冰屑,皺眉又道:「你既不喝酒,又不站起來走動走動,就這樣坐著,不怕被冷死?」
姬冰雁淡淡一笑,道:「冷不死我的。」
他終於還是拔開瓶蓋,喝了口酒,緩緩接著道:「我只有在這裡坐著不動,才能瞧得清有沒有外人進來,我若是四下亂走,就顧不周全了。」
楚留香瞧著他嘆了口氣,道:「普天之下,又有誰能瞧得出你也會為朋友挨餓受凍?」
姬冰雁沉下臉,冷冷道:「我只做我願意做的事,別人對我如何看法,與我又有何關係?」


姬冰雁的冷漠性格反映在言詞間,常是令我大笑的吐嘈,尤其是針對胡鐵花。我好愛看姬冰雁吐嘈他,若再與楚香帥一搭一唱,簡直宛如父母教訓孩兒一般。

胡鐵花用力一拍桌子,大叫道:「這害人精算準咱們不敢喝這湯,還弄條狗來氣氣咱們,她竟想叫咱們來吃狗剩下來的湯。」
姬冰雁淡淡道:「狗喝過的湯,人難道就不能喝了嗎?」
他眼睛瞧過楚留香,楚留香還沒有說話。
胡鐵花已提起那鐵鍋扔出窗子,大叫道:「咱們絕不能喝狗剩下來的湯,咱們就算餓死也不能這麼丟人。」
姬冰雁嘆了口氣,冷笑道:「我若能活著回去,一定要好好為你立一座貞節牌坊,上面刻八個大字:餓死事小,丟人事大。」


姬冰雁與楚留香的默契也出乎我意料的好,不愧是青梅竹馬,相知甚深。胡鐵花本不願當龜茲國王的女婿,兩人配搭得天衣無縫,你一言我一語,只消幾句話就說服胡鐵花自願「嫁」出去了XD

胡鐵花大吼道:「你們若逼我,我可要逃了。」
姬冰雁微笑道:「有我和楚留香在這裡,你逃得了嗎?」
胡鐵花跳了起來,道:「這是我的終身大事,你們為何要逼我?你們還算是我的老朋友嗎?你們……你們簡直賣友求榮。」
楚留香和姬冰雁對望了一眼,楚留香忽然站起來,道:「既是如此,我就去回絕他吧!」
姬冰雁嘆道:「這本是我們三個人的事,他既不肯替朋友設想,我們又有什麼法子,明天被人一齊趕走也就算了。」
楚留香嘆道:「我只是有些替他可惜……傾國傾城的美麗公主,又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這樣的妻子他不要,不後悔一輩子才怪?」
兩人一搭一擋,一吹一唱,胡鐵花不覺聽呆了。
楚留香已搖著頭往外走,嘴裡還不住喃喃道:「只可憐那多情的公主,她聽了這話,又不知該多傷心?」
胡鐵花忽又大聲道:「慢走。」
楚留香道:「為何慢走,讓她早些死了心不好嗎?」
胡鐵花挺胸道:「我考慮很久,已決定為朋友犧牲了,誰讓咱們有這麼多年的交情呢?」
楚留香向姬冰雁擠了擠眼,卻也大聲道:「不行!不行!婚事乃終身大事,我們做朋友的怎能讓你犧牲自己,我還是去回絕了他們吧!」


每每讀這段,我都覺得這分明像極了老父老母在勸自家兒子娶媳婦的畫面(笑翻)。

姬冰雁能力超卓,在大漠地區建立龐大的家業,容貌又十分出眾,套一句網友形容的,這是標準的「毒舌高富帥」啊!(參見〈古龍,是改編劇裡的奧數題〉一文)

但如此讚的角色古龍居然只讓他出現一個故事,自此後再沒有姬冰雁的蹤跡。鐵三角就這麼硬生生缺了一角,讓我有想扼斷古龍脖子的衝動(淚)。


古龍塑造的女性角色向來令我厭惡的多,喜愛的少。他的作品我讀得愈多,愈懷疑他究竟吃過多少女人的虧以至於要在書中向女人報復成這副德性。不過,除去反派角色,《楚留香傳奇》的幾個女孩倒意外地討我的喜。本來縱使是天真活潑的正派角色我本人也是不屑的,例如《邊城浪子》的丁靈琳、《多情劍客無情劍》的孫小紅,總覺得這些女人好吵好煩,幹嘛莫名其妙地纏著男主角,可不可以滾到一邊去?

然而,本書的蘇蓉蓉、李紅袖、宋甜兒等卻非如此。我喜歡她們與香帥之間相濡以沫的情感,並非純粹的愛情,更多的是親情的羈絆。這無疑將他們的關係提高了好幾個層次,比起其它鶯鶯燕燕的攪擾,楚留香與這三個女孩的相處反而深得我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