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年前的炎夏,BBC現代版的福爾摩斯宛如狂風席捲全世界。我幾乎不敢相信搬到21世紀的Sherlock Holmes非但毫無違合感,還令人難以克制地沉淪。


觀眾們的心懸在Moriarty那高亢刺耳的聲音與Sherlock、John生死未卜的情節裡,足足兩年之久,今年開春總算等到答案了。

可我大概是個反骨的笨蛋吧!一月的新劇,我居然隔了近半年,才有觀賞它的動力與熱情。若問我為什麼,我只能回答:看劇是需要天時、地利與人和的>”<。

不過至少我可以肯定:凡心動過的,必留下痕跡。網友好心推薦我第一季的fanvid,我一看當初對Sherlock的熱愛整個被勾出來,一再一再地repeat。



終於我做足心理準備,在某個星期五下午,開動了久違的第二季。

看完201,我總算明白為何編劇們堅持一季只做三集,因為我光看完一集就耗費我一個下午的時間。回轉、重覆、不斷品味,我家的搖控器發揮了它最大的效用XD。

201參考的原著是眾所周知的〈波西米亞醜聞〉(另譯:波宮祕聞),是福爾摩斯首次也是最後一次與旗鼓相當的「女性」交手的故事。

在Sherlock與John平靜安好的生活裡闖進一名不同凡響的女人想必會引起多數觀眾的危機感(咦),Steve Moffat竟以本故事做為第二季的開頭,使我不禁懷疑他的目的。

著名的JB版本,直接以〈波西米亞醜聞〉做為第一季的開頭,完全依照原著的寫法。因此Sherlock與Irene之間並不存在所謂男女感情,Sherlock對Irene全然是敬佩,總愛批評女人的Sherlock,也因為遇見Irene,懂得收斂他性別差異的大放厥辭,而Irene也成為他一生中的「The Woman」。原著華生醫生是這麼寫的:

對福爾摩斯而言,她總是被稱為「那位」女人,我很少聽到他用其他稱呼來稱呼她。在他眼中,她是女性中的佼佼者,別的女性比之都黯然失色。這並不是他在情感上愛上了艾琳‧安德勒(Irene Adler)。

在福爾摩斯眼裡,愛情是最不理智的情感,「與他冷靜、嚴格但極平衡的心智是極端相反的」。所以不難想像為何華生與Mary結婚時,福爾摩斯會感到不平衡並認為這是自私的行動,甚至對華生明白表示「我恐怕實在不能向你道賀」。(當然我想這也摻雜了偵探對醫生的不捨吧)

但無論怎麼偉大的偵探終究不是神,他是人,必然具備人性。而人性中最有趣的情感之一不就是「愛」嗎?如果咱們的Sherlock真的遇上了「愛」會如何?(雖然我很想講他早遇著摯愛了XD)

事實上,蓋瑞奇導演的電影版已經透過Irene稍微點出福爾摩斯面對感情的態度,蓋導也大剌剌讓Irene陷入愛情的泥淖中。



但算是意料之中吧,福爾摩斯與華生的氣場太強大,以至於Irene與福爾摩斯的互動似乎沒人在意,觀眾們看到的盡是阻擾華生成婚的妒婦福爾摩斯(笑)。


不過比起原著純潔的對手論,電影版已然將福爾摩斯與Irene提昇到男女情感的層次。我想這也是許多福迷內心的一個謎(畢竟原著是華生視角,沒人確實明白福爾摩斯的想法):

福爾摩斯真的未曾對Irene動過心嗎?

而蓋導故意將肯定的答案朦朦朧朧地搬上檯面。

那麼Moffat會怎麼處理這個關於愛的主題呢?

現代版的Irene被塑造為一名「dominatrix」(施虐的女子),她牽扯進多宗醜聞,與許多名人(無論男女)有著千絲萬縷的「詭異」關係,手上擁有足以支配世界的各項消息。簡言之,她絕對比電影版Rachel McAdams飾演的Irene多出好幾倍戰力。

受到Mycroft的囑託,Sherlock與John被迫接觸Irene。聰明的Irene因為Moriarty的提醒,簡簡單單便將Sherlock引入她的彀中。

就案件本身而言,我個人相當喜歡201的安排,前後呼應,節奏快速不拖沓。既顧及原著Sherlock被Irene擺了一道的事實,又能深入探討兩人之間曖昧的互動究竟代表何種涵義。最後,Sherlock反過來將Irene一軍更是令我叫好!

 
 
 
 


Moffat將本集定義為「Sherlock and love」,而非「in love」。在我看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我相信像Moffat這麼熱愛原著的讀者,除了補強原著的缺漏,是萬不會與原著精神作對的。

可是影像化作品一旦形成,如何解讀便是觀眾的事。

現代版的Irene十分強悍,強悍到Sherlock足以將她當成一個可敬的對手。但除此之外一定還多了些什麼,否則在Sherlock誤以為Irene死去時,不會整個人消沉失志,連John與Hudson太太都拿他沒辦法。不會在Irene死而復活硬賴進貝克街221B號勾引Sherlock時,Sherlock沒想清楚前因後果便一股腦兒將密碼解出來。更不會在Irene差點慘遭斬首之際,Sherlock願意身入重圍英雄救美。

 


所以Sherlock對Irene肯定多了除對手之外的感情。然而,我必須鄭重、嚴肅地聲明:我不認為這兩人之間必須以世俗的愛情概括

換言之,Irene可能真的愛上Sherlock,但Sherlock只是心動了,一種對於自己一輩子從未遇到過的、能力相當的女子的心動。就像我們看到珍奇的事物會產生的好奇、激賞,可它離「真正的愛情」還很遙遠。

有趣的是,我認為會讓Sherlock產生這股心動並採取行動的原因,是John

John開始撰寫部落格時,曾提到Sherlock的失敗,Sherlock在後面大聲嚷嚷說還沒解決的案子別亂寫,John卻說讀者喜歡他人性化的一面。



人性化?Sherlock?如果是第一季剛開始,大概沒人能將這兩個詞語連在一起吧!

聖誕節Molly打扮得漂漂亮亮想給Sherlock一個好印象,一如既往Sherlock的毒舌傷得她遍體鱗傷,卻在看見她的聖誕卡片時頓住了。試想,如果換成遇見John之前的Sherlock,會怎麼反應呢?大概裝作沒事、絲毫不當自己有錯地帶過去吧!

但此刻的Sherlock不但say sorry,而且俯身親吻了Molly!



我當時嘴巴張得超大,完全沒料到Sherlock竟會如此坦率。

那麼,導致Sherlock產生變化的人是誰?

不言可喻啊!

第一季的Sherlock面對無數身綁炸彈的被害者都能不以為意,單單享受與Moriarty遊戲的快感,是John的期望與爆發衝擊他的內心。所以最後面對Moriarty時,他才能說出「有人為此死了」這種不像最初那個冷若冰霜的他會說出的話。

是John影響了Sherlock,是John教會Sherlock什麼是人情味、什麼才是最珍貴的。雖然我們的偵探仍然任性、仍然毒舌、仍然幼稚(特別是Mycroft也在場時),但是他漸漸懂得分寸,心底漸漸柔軟,懂得珍惜可貴的人事物。

我認為他對待Irene的種種,正是John的影響投射出來的結果。

所以SherlockIrene之間,不是愛情;而SherlockJohn之間,不只是愛情。

我想這會不會就是Moffat的目的(笑)。

因為比起第一季的曖昧,第二季Sherlock與John的互動簡直昭昭不可逼視。

第一季只有Mycroft、Hudson太太與餐廳老闆認為他們是一對,第二季卻彷彿全世界都知道他們的關係。

先是John的女朋友質疑自己是不是在和Sherlock搶男友,因為John總是以Sherlock的事為優先。

 
 


之後兩人闖進Irene家中,被中情局殺手威脅時,他們也懂得拿John來開刀(而非Irene)好逼迫Sherlock想出密碼。



慧黠如Irene更是精明至極,一眼就看出Sherlock與John之間微妙的關係。

 
 


之後更毫不諱言地指出兩人是一對的事實,儘管John不斷否認再否認,但從來沒人當一回事。(突然覺得John好可憐XD)

 


撇開外人的看法不論,Sherlock與John的表現根本印證別人的認定正確無誤。

例如201一開始Sherlock與John的家居互動,我超愛每次Sherlock伸長脖子在John身後偷看他部落格內容的模樣,簡直是老夫老妻!



更別說遇到危險時兩人僅憑暗示的幾句話語便可搭配得宜,燃燒Irene家的火災警報器,或啟動Irene保險箱的手槍,在我還反應不及時,John早已聽懂Sherlock的言外之意迅速配合行動。

完美得讓我錯愕!

即使是相愛甚深的戀人都未必能夠達到如此境界,所以我才說他們兩人之間絕不只是愛情!

都說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所以Sherlock每每對John的女友品頭論足,故意舊事重提好氣走她們,是不難想像的舉動。真正令我訝異的是,John居然對女友的事這麼不上心,連女友有沒有養狗都不曉得,但關於Sherlock他卻時刻擺在心上。明明第一季被Sherlock呼來喚去很不爽,第二季就甘心情願做人家的賢內助?

接觸Irene後,John的醋意更明顯,連Irene都感受到了(笑)。

 
 


其實Irene詐不詐死都無關John的事,所以John會憤怒完完全全是因為擔心Sherlock。


可是當Irene無事歸來,每每看著Irene肆無忌憚地向Sherlock調情,John與其說是尷尬,倒不如說是混雜著醋意的不爽。

 
 


早在Irene生死未卜之際,John就以數簡訊鈴聲表達過他的不滿了。話說回來,哪一對健全交往的同性好友,會數算對方的異性簡訊鈴聲有幾封?

 


所以,Dr. John Watson,外人對你們關係的看法不是誤解,是真相啊!

照這麼發展下去,我相信Moffat和麥哥日後不用為了讓Mary出來與否而煩心了(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